[原创]我曾关押中越战争中我军部份归国战俘(结尾)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 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上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 -----柳青

十一 给解放军日报的一封信

448团的故事我听得差不多了,他们也开始被送上军事法庭,然后就是去劳改场所接受改造。我无聊地打发着当兵的日子。部队为鼓励军人向解放军日报编辑部投稿,规定凡稿件被刊登部队就给投稿者一个嘉奖。我看到解放军日报上有一个“读者来信”的专栏, 所刊登的文章从内容到形式都并不咋地,于是就想试试。写什么呢?回忆一年多来在部队的所见所闻,想起许多委屈和苦闷,于是便提写了长长的一封“读者来信” 。 信中写了老兵强用破旧服装换新兵服装、像对待佣人一样对新兵呼三唤四,还写了那次我坚守岗位6小时不给表杨反给批评的过程,也写了一次附近一农民家的草房发生火灾(那时华阳农村都是草房),带队领导不同意我们前去抢险,后他两次登高眺望起火地上空已从清烟变为浓烟后才发出抢险命令的事。信寄出后又抄了一份寄给成都军区政治部,结果解放军日报没有刊登也没有回音。但一个多月后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我写给政治部的信首长看见后引起高度重视,说不久会派人来调查。

几天后政治部果然来了两个干部,第二天陈教导员召见了我,他真诚地与我交换了意见做了自我批评,提了些改进措施,问我还有何建议、要求。在他一再提问下,我提出希望能尽早入党的想法(这真的与理论、信仰无关,那时的人都想谋张党票,好有个前程), 陈教导员对我说新战士一般都要两三年后才能考虑入党的事,在我之前还有好多三年的老兵没被批准。最后他对我:你至少要满两年军龄才行。最后决定立即批准我为团员。几天后文书就通知我写了张申请书叉填了个表,就这样我成了共青团员。

家中来信说县、市法院要组建法警,召收退伍军人, 说像我这种在军事监狱当过兵的军人更易被招收,接着又发来一张“母病危速回”的电报,我便请假5天回了趟家。回部队我如实将申请退伍的理由向易所长、陈教导员和戴副所长做了汇报,得到了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我便以眼睛近视为由办理了退伍手续,并于1980年4月持服役期满的退伍证回到了原藉。

十二 人生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

我回到家乡却没当上法警,退伍军人安置办也不安排工作,要么回原单位为农工,说这是政策规定。我的人生路又一次走到岔道口。

1976年7月我从县城高中毕业回到家乡,进家不到一个月街道主任就三天两次上门来动员我下乡做农民---响应伟大领袖毛泽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11月我按当时的下乡政策规定以知青的身份来到果园做知青,天天挑粪种果树接受再教育,成果全归单位,自己每月领取16.50元的生活费。

1977年恢复高考,凡在农村的知青都可离开生产队回城复习备考,我却因为在果园上班得不到脱产复习的时间,这年我没考上;

1978年春,云南军区来召汽车兵,接兵部队的连长一心要召收我,但我却因视力不达标不敢去体检,在连长的鼓励下我走到县医院的门口最终还是退了出来,连长生气地说我身后一定有坏人,因为当时中越两国关系已紧张,越南政府正赶华桥回国。

1978年夏高考中考再次开始,由于我乃未获得脱产复习的机会,决定退而报考中专,结果分数上了录取线,全考区共有四人考上我排名第三,体检后我填报了高县师范(现宜宾学院的前身);

在等待录取通知书期间第二次征兵工作又开始了(1978年征了两次兵),因“跳龙门”(逃离农村)心急,我又决定去试试,没想到这次依靠背记和别人暗示竞然过了视力测试关。那天体检结束后我急回到下果园摘桔柑,不一会儿山下传来果园余东文书记的呼喊声,说接兵部队的首长来访,要我到看管房里去,起初很难让人相信,但来到山下果然见到刚才在医院面试的是两个军官,其中叫腾营长。腾营长说他们是尾随我而来的,他表杨我朴素工作积极等。又问我战争就要来临当兵怕不怕死等问题。我的态度他非常满意,决定要召收我入伍。我了解到将去的部队在山西太原,是解放军总参谋部的通讯单位。可是到了临近发入伍通知书的日子,武装部正试通知我不能去总参了,因为我所在乡镇的兵源已改为去成都军区,就这样命运又安排我去了成都军区。分手时腾营长对我说了许多鼓励的话又送了一个笔记本给我。我坐火车到达成都北站后又分乘去华阳看守所的汽车,就这样成了一名军事监狱的看守兵。

1979年元月家里接到高县师范学校通知我入学的《通知书》,我母亲怕我不安心当兵,对我封锁了消息。

1979年2月17日中越战争暴发,上级通知不参战部队每班抽二人上前线锻炼,我所在的华阳看守所一班共11人有三人报名参战,我是其中的一人,在正准备上前线的时候,28天的中越战争结束了。

1980年4月我退伍回到家乡原说有把握当法警的,结果人家只召收转业干部和自愿兵,不召退伍战士。县民政局安置办也因我是下乡在农场的知青而不予另行安置,说按规定只能回原单位工作。一年前我为改变命运冒死参军,出去转了圈回来还是改变不了挑粪拿锄头接受再教育的命。

如果当初我不去当兵,耐心地在家等一个月如今我已是快毕业的师范生学了,不久就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唉!都是自己的错,都怪自己知识少了,不明白得与失的辨证关系,如果当初我能果敢地舍去当兵的机会,今天就得到了改变命运的结果。造化?知识?命运?......如果当初我去了战场,现在或许已不在人世或己经伤残了,也可能做了俘虏,那不更悲催?想到这些又总觉得还是要知足,觉得老天还是公道的。

于是我成天在街上东逛西转,等待时运的到来 ……。(全文完)

2014年元月19日

结束语:在中越战争暴发快35周年之际,终于完成了本日志的编写,全文分上、中、下、结尾四部份,上、下两节标题为,后觉得此标题对二位长官不敬才从下节起改为现标题。我在以文寻友的同时想通过真实记述有关人员的思想、表现和命运的起伏变化,从另一个侧面印记那场战争和那个时代我们这群人的理想、追求和精神生存面貌。

如果我在文中无意地伤害了谁---无论他是我的战友、我的首长,还是那些参战被关押进看守所的战友,我都在此向您至歉!敬礼!

如果您愿与我真心交友就请加QQ1476267024,我期待您的到来。

我们之所以回望战争,是为因我们珍爱和平!

向首长和战友们问好!向对越作战的老兵们敬礼!

深入了解可看:一 150师448团副参谋长付培德在军事法庭上的陈述

二 兵败如山


本文内容于 2014/1/21 9:11:29 被渔歌123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