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的梦魇___机枪的诞生 – 铁血网

步兵的梦魇___机枪的诞生


自金属定装子弹(也是弹丸和火药一体的子弹)出现后,装弹速度大为加快,步兵在战斗中受到的损伤更大。作为一名军医的加特林医生在美国南北战争中不停地在为受伤士兵进行截肢手术,目睹终日哀嚎的士兵,加特林医生产生了一种想法:制造一种可以快速连续发射子弹的枪,以更密集的火力打击敌人,在同等火力下减少己方上阵士兵的人数,这样不就自然而然地减少己方士兵的伤亡吗?基于这样一种拯救生命的想法,加特林医生弃文从武,转而研制起一种从未见过的大威力步兵武器。很快,加特林发明出一种类似于现代转轮手枪的速射武器,被称为“加特林机枪”。这种武器由六根枪管同轴排列,发射时由人力手摇驱动六根枪管依次转动,同时子弹完成上膛、发射、退壳,软弹链连续供弹。每分钟可发射二百发子弹,发射和装填的速度要高于步兵使用的单发步枪。当这种机枪制造出来后,加特林信心满满地向美国军队推销,但是美国南方和北方的陆军指挥官们都认为这种机枪的出现颠覆了步兵的精神信条,并且改变了自拿破仑时代就开始的密集队形战术,普遍对这种武器表示不感兴趣。无奈之下,加特林只好带着这挺机枪与步兵比赛。比赛现场一百名步兵向同一个目标射击,射弹七百发,命中仅二百多发。而加特林机枪射击同样的子弹数后命中五百多发,其中孰优孰劣一目了然。面对此景,那些对机枪不以为然的步兵指挥官们无话可说。结果北方军队率先装备了这种机枪,并且使用这种新式武器在随后的“七日战争”中大胜南方军队。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机枪的发明者加特林医生本来是同情南方军的。

这种类型的连发武器在中国大明朝《武备志》中有类似记载,并且附有工程图。就是将车轮平放,在平面上沿圆周装上几十枝火铳,在使用中转动车轮,将火铳轮流燃放。但是因为这一思想过于超前,当时的加工工艺和火铳的制造水平以及发射效率都无法达到实战要求。在中国近代,自大清政府开始“洋务运动”后,以李鸿章为代表的洋务派除海军舰队外也十分重视陆军枪械的发展。自加特林机枪问世后,李鸿章对其大加赞赏并迅速引进改造,制成了十管机枪,命名为“格林快炮”。在甲午战争中,当进攻平壤的日本陆军面对部署于平壤城上的这种新式武器时,在机枪子弹的快速射击下前进不得。据当时的日军士兵日记载:“我们的士兵一冲出堑壕就被扑面而来的子弹击中,形成了一排排永远也无法逾越的血雾”。但是这款机枪在使用中因为需要在机枪右侧进行手摇发射,所以存在两个重大缺陷:一是射手位置过高,极易被敌方火力击中;二是因为在实战中打红了眼的士兵会越摇越快,导致机枪卡壳甚至炸膛。所以,这款新式武器并没能挽救清军失败的命运。

在美国,发明家马克沁先生在美国政府的一项照明工程招标中被另一个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击败,被迫转让公司出走欧洲。此时的欧洲战火纷飞,在一次聚会上,马克沁的一个朋友对他说:“忘掉你那些没用的化学和电气吧,你要是能发明出一种让欧洲人自相残杀的新式武器,那就发大财了!”马克沁茅塞顿开,受到步枪发射后坐现象的启发,革命性地利用气动后坐原理实现了枪械在发射子弹后自动完成退膛抛壳上膛这一连续装弹技术。马克沁重机枪一分钟可发射六百发子弹,为了防止枪管过热,在枪管外还拖了一个水箱来进行循环散热。这样,一款真正意义上的重机枪出现了,这就是“马克沁水冷式气动重机枪”。随即,马克沁就气动、水冷等一系列发明申请了多项专利,禁止其他军火公司研制生产类似产品。

当李鸿章看到马克沁重机枪在试验中眨眼间将一棵两人合抱粗的大树拦腰截断后,不禁高呼“太快了!”,而他在得知这种机枪一挺售价高达30英镑时又惊叹“太贵了!”贫弱的大清政府已无力出资购买这种杀人利器了。而当时的德皇威廉二世独具慧眼,自掏腰包将这款重机枪列装到他的近卫军团。

“马克沁重机枪”出现后,极大地震惊了军界,在战斗中被称为步兵的梦魇。各国纷纷进行类似武器的研制开发,但是苦于受限于马克沁的一系列专利,这些国家都不能再制造水冷式重机枪。为绕开这一专利限制,冷却方式更加先进的一款重机枪被研制成功,这就是法国的“塞奇斯基气冷式重机枪”。在中国大地上进行的日俄战争中,俄军装备的马克沁重机枪让进攻的日军步兵一天之内就死伤4000多人;在日后的战争中,吃尽了俄军机枪苦头的日军改变战术,被俄军包围后利用塞奇斯基重机枪阵地让进攻的哥萨克骑兵有来无回,一天时间让俄军损失5000余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在索姆河战役和凡尔登战役中,交战双方使用重机枪让进攻的对手各损失一百万人!当时的那位著名的奥地利下士受伤后蜷缩在战壕里,后来回忆到: “(在敌人重机枪的扫射下)我只能躲在战壕里,由衷地感谢上苍给了我一个活命的机会”。

中化民国政府得到马克沁重机枪的授权后开始了进口和仿制,并且成功地研制出更加高效地“民国24年式”马克沁重机枪。而日本则继续仿效法国的塞奇斯基重机枪,在此基础上研制出了自己的“92式”重机枪,而且创造性地把重机枪安装到独轮车上,更加有利于在崎岖山路机动。这样,马克泌重机枪与塞奇斯基重机枪的对决在抗日战争中又一次在中国大地上演。由于日本的92式重机枪射速要慢于民24式,总体上说,马克沁重机枪(民24式)胜出。

在步兵面前,马克沁重机枪号称“生命收割机”,成为步兵无法逾越的死神障碍。但是重机枪体积庞大沉重,机动性差,所需机枪手多,消耗弹药也多。所以更适宜于步兵使用的轻机枪就应运而生了,在经过不断改进后,轻机枪更加符合实战需要,受到了士兵的推崇和喜爱。其中,国人最熟知的恐怕非“捷克式”与“歪把子”莫属了。捷克式轻机枪问世后,由于国内经济状况较差,急需外销,国民政府一马当先获得了得项产品的购买和生产权。当时除国内自行改装制造外,有很大一部分通过授权加拿大进行生产,并且在枪身上刻有“中华民国国有”字样。这种轻机枪改变了重机枪弹链供弱的方式,采用弹匣供弹,并且枪管可以在10秒内更换,射击精度极高,在实战中可以做到指哪打哪,只要敌人被瞄准就难以逃脱死亡的命运。在使用中,中国共进口和制造出120000枝捷克式(ZB26型)轻机枪投入战场。

与此同时,日本研制出了“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基于节约弹药的中心指导思想,此款机枪以弹仓方式供弹,使用“三入大盖”标准五发子弹弹夹依次放入弹仓。弹仓置于枪身左侧,为了便于瞄准,握把偏右安装,结果就成为了我们通常所说的“歪把子”。此枪代表当时日本最高的工业制造水平----不是设计水平,全枪由整钢削铣钻切而成。在实战中,此枪由于弹仓偏左,枪重心会逐渐左移,导致子弹落点不断向左,射手需要不时地向右修正。为了保护射手,当时轻机枪的枪架普遍在300毫米高度,而此枪的枪架极高,达到了400毫米。而当时的日军平均身高只有1.55米!这样,射手不但极其容易暴露,而且在开枪平射时要把身体抬得很高,不但危险且极费力。如此一来,具有诸多优势的捷克ZB26型轻机枪就成为日本机枪手的珍爱之物,纷纷扔下用中的“歪把子”换装国军的捷克式。

在德国,极具创新精神和追求精美的德国工程师们综合了重机枪和轻机枪各自的优势研制出了MG34型通用机枪,既可使用弹鼓供弹也可使用弹链供弹,解决了重机枪携带不便和轻机枪连续射击时间短的问题。民国政府立即与德国进行磋商引进,但是由于轴心国的形成,德国停止了这款机枪技术对中国出口。由此,中国通用机枪的研制工作戛然而止。MG34机枪后来衍生出著名的MG42机枪,射速高达每分钟1200发。盟军士兵一旦跃出战壕,迎面而来的就是犹如狂风暴雨般的机枪子弹。由于MG42在射击时会发生令人恐惧的电锯声,被盟军士兵称为“希特勒电锯”。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各种原因和条件的限制,直到1967年才研制出自己的“67式”通用机枪,在人机工程学上更适合中国人使用。到“88式”通用机枪问世,性能已经非常先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