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1974年1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重申“南沙、西沙、中沙和东沙群岛都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多次声明,多次警告,南越当局并未因此而收敛入侵行径。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1974年1月18日深夜,风高浪急。企图与保卫西沙的中国海军一较高低的南越海军,增派护航舰“怒涛”号赶到永乐群岛海域,与先期入侵的“陈庆瑜”、“李常杰”、“陈平重”三艘驱逐舰会合。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1月19日清晨,与中国海军对峙了一整天的南越海军,企图以军舰的优势,一举吃掉在装备上处于劣势的中国海军巡逻舰艇,进而强占永乐群岛。“李常杰”与“怒涛”号率先拉开了海战态势。两舰从广金岛以北海面接近中国海军编队;而“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舰则从羚羊礁以南外海向琛航、广金两岛靠近……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从装备上看,南越海军的这3艘驱逐舰和1艘护航舰,大的为1770吨,小的也有650吨,总吨位为6000多吨,舰上共装有127毫米以下口径火包50门。而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的四艘舰艇,最大的才570吨,比对方最小的还少80吨,而小的只有300吨,总吨位加起来只不过1760吨,还不足对方最大的一艘舰只的吨位,此外,我方四艘舰艇仅装备有85毫米口径火炮16门,其中大部分还是双管小口径火炮,装备实力悬殊极大。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此刻,舰大炮大的南越海军处于有利的外线阵位,而我方则处于被动的内线阵位。针对这一敌情,广州军区根据指示,要求海上指挥所和各舰艇编队随时保持高度的戒备,在与南越海军进行说理斗争的同时,如果其敢于发动突然攻击,则应立即给予自卫反击。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按照广州军区的部署,海军南海舰队下达指示,命令396编队进到广金岛东南海面,负责监视“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舰。各舰艇编队根据命令,迅速驶到指定海域。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南越军舰见状,似乎并未把这些小吨位的中国海军舰艇放在眼里,尽管中国海军舰艇已几次发出警告,但他们仍然不相信中国人敢动真格儿的。于是,仿佛象要考验一下中国海军官兵的胆量一般,“李常杰”号昂着炮首,大摇大摆地向中国海军编队冲来。这是一场比钢铁更比意志的考验。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与“李常杰”号面对面斗争的是中国南海舰队扫雷舰10大队的396号和389号扫雷舰队。扫雷舰对驱逐舰,这在南越海军眼里,似乎构不成多大的威胁。因此,“李常杰”号也不敢如此猖狂地横冲直撞过来。396号与389号两舰此刻并不畏惧吨位4倍于自己的对手,依然毫不减速地迎了上去同时再次发出警告,令其马上离开中国海域。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李常杰”号仗恃着自己的钢板厚实,非但不转变航向,相反却用舰首猛撞向396号舰,使396号舰的指挥台柱、左舷栏杆及扫雷器遭到损坏。肇事之后,“李常杰”号竟径直从两艘中国军舰中间穿过,驶向琛航、广金两岛继尔放下四只橡皮艇,在中国军舰的眼皮子底下送40余名南越官兵登陆。其中登上广金岛的南越士兵首先向中国民兵开枪进攻,挑起了蓄谋已久的流血冲突。驻守广金岛的中国民兵虽然是第一次与南越正规军交手,但当他们奋起还击时,即毙敌1人,伤敌3人,使入侵者在遭到当头一棒之后,只得被迫撤退。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登岛行动受挫后,南越海军决定改变战术,试图在海战中讨回便宜。四艘越海军舰只在占据了有利的外线阵位之后,突然向中国海军编队的四艘舰艇开炮轰击。中国海军舰艇在其密集的炮火下,接连中弹,造成少数人员伤亡。忍无可忍,无路可退。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根据敌我双方的装备情况和战场态势,编队指挥所果断命令采用近战手段与敌厮杀。接到命令后,中国海军这两个舰艇编队开始高速接近目标。 猎潜艇73大队的271、274艇分别攻击“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艘驱逐舰;而396、389号则分别攻击“李常杰”号和“怒涛”号两舰。南越海军头目见状,立即命令拉大距离,以发挥自己远程火炮的威力。然而,中国海军虽说船小火力弱,一俟处于近战阵位,则令对手很难不挨打。两舰距离不断缩小──中国海军舰艇已与南越海军舰艇船舷相接,令其饱尝了一番射速极快的小口径火炮的弹雨。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经过13分钟的激烈战斗,南越海军的阵脚完全被打乱了。“陈庆瑜”号为南越海军的指挥舰,尽管它几次试图以炮火上的优势重新夺回战场主动权,但我271艇和274艇则盯准目标不放松,集中火力攻击它的主炮,并在战斗中击中其加强台和指挥通讯设施,造成该舰的通讯中断,指挥失灵。 “陈庆瑜”号见势不妙,拖着滚滚浓烟急忙逃跑。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274号艇为不失有利战机,紧紧追击。这时,敌“陈平重”号为解指挥舰之围,从右侧方对我274艇进行拦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274艇的电舵突然发生故障,此时如不加以控制,无疑将要冲到“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舰中间,陷入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274艇艇长李福祥一面镇定地命令转换人力舵操纵方向,同时指挥主机班由全速前进改为全速倒车,终于重新占据有利阵位。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然而,274艇虽然在近战中最大限度地发挥了自己的优势,但打近战所要冒的风险也相当大。一发炮弹落在艇指挥台上爆炸,也使艇上通讯线路受损,指挥中断。好在指挥员们临危不乱,沉着地用口令和手势顽强指挥作战,打得“陈庆瑜”号多处中弹,甚至甲板上的几个南越士兵和舰挂军旗也被炮火扫进了大海。就整个海战形势而言,中国海军尽管还算不上“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但毛泽东一贯主张的这个战术思想原则,则得到了灵活的运用。我271艇和274艇集中火力打敌指挥舰“陈庆瑜”号,而396舰和389舰亦是贴近“李常杰”号进行集中近射,使其受伤。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南越海军的“怒涛”号为给“李常杰”号解围,向389号、396号实施偷袭。两艘中国扫雷舰立即调转炮火,一齐向“怒涛”号急射,一连串的炮弹落到它的舱面上,由于弹药舱被打中,“怒涛”号顷刻间爆炸起火。为了不使受到重创的“怒涛”号逃脱,389舰继续紧追不舍,对它进行猛烈的炮击。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值得一提的是,389舰是中国海军50年代的老舰,接到命令时,刚从工厂维修回来,甚至还来不及试航、试炮,便连夜开赴西沙参加海战。经过一番殊死激战,虽然南越海“怒涛”号受伤而逃,但389舰实际上也是带伤追击的。389舰的指挥台已被敌炮火打坏,人员伤亡很大。但全舰官捕同仇敌忾,视死如归,坚守战斗岗位,英勇作战。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389舰在离“怒涛”号只有十几米之际,水兵们端起机枪、冲锋枪对准其舰上的各战位即是一阵横扫,同时又投上去一连串的手榴弹……南越军舰从未见过这种阵势,但在慌乱还击中,却有一发炮弹打在389舰的两部主机之间,舱内顿时爆炸起火,并迅速四处蔓延。舰上官兵一面坚持战斗,一面组织人力奋力灭火。在烈火中,共有6名战士牺牲,不少人被烧伤。幸好及时扑灭火势,保住了舰艇。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1.19”海战结束后,南越当局极力掩饰自己的失败,并在“怒涛”号被击沉后的当天,制造了系列的骇人“新闻”,说在这场海战中,中国海军派出了实力强大的“科马尔级驱逐舰”,同时在交战中还使用了“冥河式导弹”,妄图以此蒙骗世界舆论,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海战结束后,中国军队乘胜发起登陆作战,从南越军队手中夺回被占三岛。

珍贵老照片再现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18P]

1974年1月20日早晨,中国人民解放军参战部队分乘海军舰艇和渔轮向三岛开进。到达预定位置后,登陆部队换乘橡皮舟和小舢板,在海军舰艇炮火的掩护下,经4连、5连和两栖侦察队按3个梯队在甘泉岛东南滩头登陆。面对勇猛顽强的中国军队的攻击,侵占该岛的南越军队见难以抵抗,不得不放弃滩头阵地后撤至甘泉岛的中部地区。打头阵的4连在占领滩头阵地后,不给敌人半点喘息,仅用10多分钟就迫使被围的南越军队官兵全部缴枪当了俘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