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呼吁为公务员加薪 称工人年收入三四十万 工程师五六十万


就在北京传出公务员蓄势涨薪之时,南方的深圳立刻遥相呼应。昨日,在广东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上深圳代表团的讨论中,多位代表呼吁给公务员加薪。

一方面是争夺公务员“铁饭碗”竞争越来越激烈;另一方面,在职公务员不断抱怨收入低、福利差,涨薪呼声越来越多,这一悖论该如何解释?

工资低压力大?

在讨论今年广东省高院的工作报告时,广东省人大代表、深圳商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林慧表示,由于自己单位就在法院旁边,对法院队伍的辛苦程度了解比较多。“我下班时间比较晚,有时八九点法院灯还亮着,能看得出他们的辛苦程度。”

“法院的人真不容易,他们工资真不高。”林慧说,在国外,法官的工资相当高,所以很积极地承担社会责任。“我们的法官按行政级别,副处、处级,基本工资也就一万元左右。”

律师界女代表张丽杰也有感而发:“深圳的法官队伍有很严重的人员流失问题。我认识一个基层法官,是个副院长,说很多女法官因为太累了,回家没有时间管孩子。”

张丽杰说,这几年从深圳中院辞职的法官越来越多,所以很多人辞职出来做律师,挣的钱是法官的很多倍。

广东省人大代表、深圳市政府投资项目评审中心高级工程师刘林在会上直言,应该尽快给公务员涨工资。刘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仅是法院队伍,所有深圳公务员队伍都很辛苦,工作量和工作压力都很大。

广东省人大代表、深圳市皇岗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庄创裕说,从公务员到两院队伍的待遇问题是一件迫在眉睫需要改革的事情,希望深圳能以高薪养廉为指导思想,尽快启动这方面的工作。

实际上,不仅是深圳,在“八项规定”等文件对公务员的纪律约束越来越严格的背景下,2014年初,不时有基层公务员吐槽的消息出现,“公务员涨薪”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日前有消息称北京公务员涨薪已经蓄势待发,北京市各区正在通过不同方式,将一些“暗补”变为“明补”,而这将直接影响公务员的退休金发放水平。不过对此官方尚未有明确回应。

代表释疑为何涨薪

就公务员涨薪的提议,刘林在接受《第一财经(微博)日报》等媒体采访时,一一对记者的质疑给予了回应。

刘林告诉本报,深圳公务员工资六七年都没变,加上通胀,大家生活压力非常大。

更大的原因来自与外界的比较。“五年、十年前公务员收入算中上,现在是中下,因为别人在动,物价在动,我们一直没动。”

“这几年企业员工收入增长非常大。原来一个职位年平均工资大概八九万,现在加上奖金有三十多万。企业里工程师一级别的五六十万很正常。”刘林说,自己的职位到企业工作将是现在的四到五倍。

既然如此,为何不干脆解印而去,“下海”一搏?面对记者的追问,刘林说,自己快五十岁了,这时再到企业,意味着自己这么多年拿低工资,退休后却不能享受体制内较好的退休待遇。“等于前面没拿到,后面的也没拿到。”

这也正是问题核心所在。由于养老双轨制,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的退休金比企业人员高很多一直是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

在去年底的全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会议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正在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着力解决‘双轨制’‘待遇差’问题。”目前,由人社部会同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负责制定的养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涉及养老“并轨”、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退休年龄调整等多项重大问题,是一项一揽子工程。

对此,刘林认为,在企业工作的人,在岗时收入比较高,这相当于提前兑现了报酬,而公务员是退休之后才折现。“在企业拿高工资,退休时拿低退休金,但你先折现了,实际收入比公务员高很多。所以不要老是误导人,你在职时工资多高啊,你为啥不说?”

如果公务员工资低,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挤破头考公务员?对此,刘林回答,报考人多是因为大学生就业难,很多企业不愿意招没经验的应届生,公务员应届生都可以报考。

“公务员相对是比较稳定的工作。而且公务员刚开始可能起薪比企业高,但企业后面提得特别快。”

刘林认为,公务员薪酬要定一个标准,至少要提高到中等以上程度,再根据每年的物价上涨进行调整。

“我也同意你们说的,就是在发达国家,最聪明的人都到企业挣钱去了,中上才去做公务员,这种形势将来在我国也会实现。”刘林说,目前我国还处于过渡阶段,这个阶段就要解决好当前该解决的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