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中介教父”揭骗局:先骗租后打隔断群租


博雅兴业被查牵出黑中介“连环套”(1)警方称“黑中介教父”赵国军被批捕;记者调查黑中介行业骗局:先骗租后打隔断群租,欠房租扣押金,变更公司逃追究;多部门监管仍难查

记者近日从警方相关渠道获悉,“黑中介教父”赵国军因涉嫌非法经营,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过去一段时间,赵国军及其属下把控的博雅兴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博雅兴业)等多家房屋租赁中介机构,以自住的名义骗房主租房后,再打隔断群租,赚取租客的租金和押金。当房主发现欲赶走租户收回房屋时,赵国军则以重新注册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的方式,来逃避房主、租客的维权和诉讼。

记者调查发现,赵国军等人所采取的这种手段,已被北京市房产中介市场的众多黑中介普遍采用,成为一个“行业骗局”。因为黑中介收租、欠租后人去楼空,无从寻找,至少有数百位房主、租客采取投诉、报案、诉讼等方式进行维权,但挽回损失却遥遥无期。

虽然房管、工商直至司法部门多方监管,但这样“行业骗局”仍成整个管理体系中的一块灰色地带。相关监管部门表示,对于非法经营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彻底取缔存在难度。

去年12月9日,石景山万达广场写字楼,大批民警进入在此办公的伟弘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简称伟弘房产)。

看见民警来,坐在办公室里身着西装、戴着眼镜的一名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他比身份证上年轻时候的照片稍胖一些。警方搜查时,男子一直背着手站在原地。

这名男子叫赵国军,是伟弘房产负责人。但在众多房主和租客眼中,他已经成为房屋租赁黑中介的代表,被网友们称为“黑中介教父”。

警方调查发现,由赵国军及其属下把控的多家中介机构,骗租房主房屋后打隔断出租,敛财后再以变更公司和法定代表人等逃避追责。

“黑中介教父”的发财路

房东租客两头骗,变更公司躲追责,博雅兴业变身伟弘房产,警方查到成箱法院传票和判决书

赵国军“背着手”的动作,在房东窦雅兰看来有些眼熟。去年6月10日,赵国军来租她的房子时,也是背着手在空房里看了一圈,当时他租房的理由是“为了让孩子上学方便”。

窦雅兰回忆,赵国军说话时并没有看她的眼睛,神情显得很着急,“我说不急着签合同,先把房子收拾收拾,但他立刻摆手说‘不用不用’,他想自己装修。”

在双方随后签订的合同里明确约定:“不得擅自改变房屋结构”、“未经同意不得将房屋转租给第三方”。

窦雅兰把她的三室两厅租出去2个月后,赵国军没有按约缴下一季度的租金,电话打不通,发短信也不回。

去年8月16日晚上,窦雅兰和老伴儿登门催缴房租,发现原本宽敞的客厅多了几堵墙,变成了两间房,“房子被人打隔断转租了。”

更让窦雅兰愤怒和不解的是,租户们的租房合同显示,房子是从博雅兴业租的,“但我从没把房子委托给中介。”

此后,窦雅兰和博雅兴业展开了对这套房屋的争夺,双方砸锁、换锁轮番发生。9月1日,窦雅兰接到邻居的电话,称有人在卸她家的门,“我当时就报警了,警察把正在门口监督卸门的中介的人带走了。”窦雅兰的邻居向记者证实此事。

三天后,窦雅兰向派出所了解处理结果,“警察告诉我,那天晚上,赵国军以博雅兴业负责人的名义,将中介的人保走了。”

在12月9日的行动中,警方发现伟弘公司的前身正是博雅兴业。警方在赵国军的办公室中,还起获了100多份法院传票和判决书,原告多为房东和租客,被告均为博雅兴业。

警方介绍,为摆脱官司,去年10月,赵国军通过重新注册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将博雅兴业变成了伟弘房产。“有人起诉博雅兴业,即使胜诉,如果找不到原来法定代表人,根本得不到执行”。

审讯室内,当警方讯问赵国军为何老缺席庭审,他快速回答,“这段时间事情特别多,他们(中介人员)可能没去法院,法院可能也没太重视。”

在赵国军办公室里同时被发现的,还有18个账本,粗略统计,赵国军等人去年一年已签订了5万多份租房合同。据介绍,通过从房主处租来房屋后,假设分租给5个人,一年下来,一套房子至少赚2万元。

如出一辙的骗局

多家黑中介手段相似,相互存在复杂联系;与中介失去联系后,房东断水断电“催搬”租户

关注警方对于博雅兴业涉嫌诈骗处理进展的,不仅是涉及此案的受害者。

一个上限为500人的北京黑中介维权QQ群,在博雅兴业人员被控后,加入人数激增100多人,目前人数已达到490人。

每天,QQ群中都在关注“黑中介教父”赵国军和其团伙的近况,诉说各自被黑中介欺骗的经历,讨论如何拿回自己的房子或被扣下的租金和押金。

记者注意到,大多数受害者的经历与窦雅兰如出一辙,博雅兴业的手段近乎于是一种“行业骗局”。

1月8日,在房东断水断电3天后,小张最终放弃“抵抗”,从鹏润家园(资料、团购、论坛)的出租房中搬了出来。此时,租给他房的中讯伟业房地产经纪公司(简称中讯伟业)还欠他1200元押金没有归还。

小张不忍心妻子和不到一岁的儿子受苦,他重新找了房子,让母子俩搬走。

去年12月底,小张的房东李常贵“催搬”半年无果,将电表的电卡更换,小张和屋里的租户们开始靠电表里仅剩的60多元钱度日。

今年1月1日,李常贵关闭屋内的总水闸后,拿着锯子将开关锯断。断水第二天,房里另外2户租客搬走。

就李常贵而言,起初他并没有想赶走租户,但与他签合同的明远置地房地产经纪公司(简称明远置地)已拖欠他9个月的房租,继续白占他的房屋群租,“租户只要在房子里,中介拿租户当挡箭牌,4月份合同到期,中介如果提前再把房子租出去,我的房子就永远要不回来。”李常贵寻找明远置地讨要房租时,发现该公司已经更名为博雅兴业。

在明远置地“消失”后,去年年底,一家名叫中和置地的房地产经纪公司(简称中和置地)的中介机构也人去楼空。多位与中和置地签订租房协议的房主及租客称,中和置地使用与博雅兴业类似的手段,改变房屋结构群租,扣押租客的房租。

记者调查发现,博雅兴业与上述中介机构有着复杂的联系:博雅兴业由明远置地通过变更企业名称和法定代表人“变身”而来,而明远置地的员工曾向租户们称,公司被中讯伟业“收购”,并以中讯伟业的名义和租户们重新签合同。明远置地的一名经理,还曾出现在中和置地公司,协调房主、租户与中介公司的纠纷。

不过,这些中介机构有一个共同点,它们在北京市住建委网站上均无备案信息,属于“黑中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