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活在世上不是为了整天找不自在的,更不是为了整天挨骂找抽,倘若一个人活到了这个份上,他一定是个受虐狂。不过,一个人想要更上一层楼,听别人的批评和接受别人的批评却是绝少不了的,因为批评使人进步,自满使人落后。 在地球村里头,中国和日本是邻居,这两个邻居之间的关系挺微妙的,中国经常口头批评日本,经常用批评提醒日本“前世不忘、后事之师”,这也难怪,日本的确有曾经对不起中国的地方,事实上批评也是为了日本好,客观上防止了日本再犯先前的害人害己的错误。和中国经常批评日本不同的是,日本很少批评中国,这很奇怪,中国可批评的地方或者应该提高的地方很多啊,为什么日本不对这些地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呢? 甭管批评别人的出发点是帮助别人提高还是压制别人的提高,日本的不批评至少证明了日本的圆滑和处事的老辣。说日本比中国强、比中国弱,说日本比中国聪明、还是比中国笨,这都有争议,唯一没有争议的是日本把中国的上下五千年研究透了,日本比中国还了解中国。看来日本这个邻居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中国有所保留,这种糊涂透着东方人的处事智慧,既给邻居面子,又能和邻居做大生意,这种处事方式和村西头的法国截然不同,和日本比起来,法国太不了解中国了,也太不懂东方的人情事故了,怎么看都有点愣头青的架势。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日本可不是这样的,他的野心大着呢,大到整个东半球他都想独占。为了实现这个野心,咄咄逼人的他左拳出击俄国,右拳出击美国,左脚踩住东北亚,右脚踩住东南亚。为了打击俄国,日本主动偷袭俄国,在中国的土地上日本陆军击败俄国陆军,且在对马海峡海战中东乡平八郎用计完败俄国海军。为了占领东南亚和西太平洋,日本没有畏惧英国、荷兰、美国在东南亚和西太平洋的军事存在,1941年12月7日,山本五十六的联合舰队成功偷袭珍珠港;1941年12月25日,英军在香港向日军投降;1942年2月15日,英军马来西亚的最高司令珀西瓦尔,率领十万部队,在新加坡向山下奉文投降;同年3月5日,荷兰在印尼的守军司令载帕尔,向今村均投降;同年5月7日美军司令官温立特中将在菲律宾向本间雅晴投降。太平洋战争前期,无论是陆地还是海上,日本的将军们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整个战局中,只有中国的薛岳将军在长沙会战中痛击了日军,造成日军成军以来,另外一次大规模会战的惨败记录。 因为野心太大,所以无论是深谋远虑的山本五十六大将、勇猛诡诈的山下奉文大将还是最后一任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抑或本间雅晴、今村均直至死守硫磺岛的栗林中道等优秀将领都没能改变日本野心破灭的命运。因为野心太大,日本吃了大亏,成了地球村里唯一的核武器的受害者。善于学习和总结的日本会不汲取这个巨大的差点让日本亡国灭种的教训吗?如今的日本有成为军事大国和政治大国的冲动,但是吃过大亏的日本断不会再有管理世界的冲动,此时中国人写的《中国不高兴》这本书里却喊出了“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的旷世呓语。 中国不喜欢听到批评,因为日本太了解中国了,所以日本不批评中国,甚至不去善意地批评中国,何必呢?!日本对中国的点评只是供日本制定对华政策时内部参考用的,不是供中国反躬自省、迎头赶上的。 1891年(甲午海战之前),北洋水师从日本回航时走濑户内海,在广岛的宫岛锚泊时,接受了时任吴镇守府长官中牟田仓之助和参谋长东乡平八郎的访问。东乡平八郎几乎每天都在码头上观察清朝的军舰,经过观察,东乡平八郎得出如下结论:“清朝舰队不足为虑,他们神圣的炮口上,挂了不少东西,从内裤到袜子什么都有,甲板上也是乱七八糟。他们只是一把褪了火的宝刀,真正需要的时候派不上用场。”就是这位参加甲午海战并策划指挥对马海峡海战的东乡平八郎,他随身携带的一颗印章上竟然刻着“一生低首拜阳明”这七个字,中国明朝的王阳明值得这位日本“军神”一生低首崇拜,中国清朝的铁甲战舰在他眼里却是一把钝刀。 如今的中国究竟是一把利刃还是一把钝刀?如果还是没有长进停留在钝刀的档次上,是什么原因让这把原先的宝刀褪了火?中国自己确切地知道答案吗?难得糊涂并保持沉默的日本大约知道答案,否则日本的难得糊涂就显得难以理解了,因为日本在地球村里是出了名的认真、较真和求真的村民。 基于上述,笔者估摸着,和美国以及欧盟相比,日本很少对中国指手划脚,是因为日本太了解中国,也太明白中国需要面子,既然中国想要面子,而且面子这东西又实在不值钱,就给足了呗,这样一来中国的大街上丰田、日产满地走不是挺好吗。 中国的国库里有不少钱,日本虽然比中国有钱,但是日本还要继续赚中国的钱,中国的钱给美国赚、给德国赚、给法国赚当然也可以给日本赚,中国不喜欢听批评,更不想交诤友,中国进步不进步的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只要不影响日本赚钱,做个点头之交的邻居又有何妨,日本绝不会大清早的就指着中国说:哎,你没洗脸眼屎巴拉的。至于听到那些个“领导世界”的呓语,日本大约只是暗中嘀咕——怎么着,要步我后尘啊,你爱咋整咋整,这鬼门关我走过一遭了。 谁都不喜欢听批评,但是谁都不应该拒绝批评,“谦受益、满招损”这句古老的中国格言被日本用的纯熟,这句格言反而和中国越来越生分,中国一旦听到其他村民批评自己某方面的不足时,立马会反驳指责对方在该方面做的更差。日本很少对中国说三道四,那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可是在钓鱼岛这类问题上,日本却没有沉默,人家的反应快的很。 拜托,拜托,如果老祖宗的东西中国已经不能活学活用的话,中国就向东瀛好好学习和地球村的村民们相处的哲学吧,别再揣着糊涂装明白了。中国人最好还是少讲点诸如“领导世界”之类的豪言壮语,别把自己打扮成隔壁金伟人那样战天斗地、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