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师(组诗)


理发师(组诗)


作者 施泽会


我走进理发室,走进灯光闪烁的标志

理发师用电剪在客人的头上,来回推

仿佛驾驭一台推土机,在开垦荒芜的土地

我说我剪个平头,理发师笑容满面

平头仿佛没有生产粮食,只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我说一根头发就是一粒粮食,我的头发就是数不清的粮食

种植了几十年,收获了几十年,有时候干旱颗粒无收

理发师笑笑说,那就是光头,光头就是这个景致



突然来了两个漂亮的女人,她们要染发烫发拉直发

花几百钱值得,过春节头发就是一处风景

看见头发就是想起美丽,还有性感的造型

理发师说,女人的头发就做给男人看的

那些翻卷着的波浪,就是男人战斗的渴望

女人的头发就是艺术,让男人神魂颠倒

理发师在女人的头发上种植花朵,不知道花树

根植在男人的土地里需要多少营养,多少支撑



花和树


你为啥总是喜欢自己是花朵

你为啥总是喜欢自己死于阳光下

她为啥总是喜欢自己是一棵树

她为啥总是喜欢你长在她的树上

你不能是一棵高大的树木吗

总是希望把花朵开放在别人的树上

让别人为你遮挡狂风暴雨

树是花朵的根,花朵是树的眼泪

只有擦干眼泪才能开放得越艳丽

你还是先做一棵树吧,让树长高

再在树枝上开放花朵,那样生命才不会枯萎



空城


人去楼空,春风得意

来来去去的打工者,提着鼓胀的行囊

完成了回家的夙愿,一张站票也能回家

反正我们都习惯站,站立了很多年

站立就是一种锻炼,一种享受,一种爱

家乡的年味浓了,流浪的游子近了

哐当哐当列车的响声,通过夜空

传递回家的心愿,回家是一种爱

回家是一种恨,回家是一种相思



几年才回一次家的打工者,发现故乡的道路

越来越宽了,故乡的房屋越来越空了

故乡的人越来越少了,他们到哪里去了

打工的城市一到春节,人头颤动

仿佛蚯蚓滚沙,仿佛燕子呢喃

仿佛椿树发芽,仿佛梨树开花

他们吼叫着,高兴着,泪流着

回家,回家,回家,人去楼空

工业园就是一座空城,装着空气


赶年货


员工上完最后一个班,领了工资就回家

带着一年来的硕果,给家乡的亲人发奖金

年底赶货,动作要好,精力要集中

千万不能出纰漏,一出问题损失无法挽回

员工的心态想着回家,哪里还有心思赶货

我的车票已经订好了,难道你不要我走

你留得住我的人,留不住我的心

老板气得直跺脚,你们呀你们

年底赶货,你们都不为工厂想想

都那么自私,我要是不能出货,拿什么

给你们发薪水,你们怎么给亲人交代



你们是上帝,我们老板是奴隶

你们在吸我们当老板的鲜血

你们看看几百块钱一天,能够做事的有几个

牢骚归牢骚,年货还得干,拜托各位兄弟

各位姐妹,你们就是工厂的动力

你们就是老板的心肝宝贝,我就是你们的打工者

因为以前是人找工厂,现在是工厂找人

赶完年货大家安安心心回家,与亲人团聚

与爱人相依,与故乡同醉,与年味同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