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背后----中国当时没有真正狙击手

针对神剧狙击枪横行的场面,我看了河南法制报的一篇文,觉得不错,转过来大家看一下,看看中国是不是有那么多狙击手。 以下是正文。

当下,《我的兄弟叫顺溜》热播,一杆狙击枪痛杀鬼子的场面让无数人大呼过瘾,然而,历史的真实是,因为装备的限制,无论是八路军还是新四军,都没有真正的狙击手。

一架小小的瞄准镜,对于狙击手是不可缺少的装备。没有瞄准镜,步枪可以精确射击的距离不超过三四百米,有了瞄准镜可以达到六七百米,其间三四百米的距离差是非常致命的。在三四百米内射击,狙击手时刻处于敌人大量步枪的射程内,在撤离时有一分多钟的时间暴露在敌人的回击火力之下,想全身而退相当困难。因此,八路军的“麻雀战”往往要依托特殊的地形(如,山地)、地物(如,青纱帐)。所以,当时有射击精准的“神枪手”,却没有真正意义的“狙击手”。

抗日战争时期,中日双方陆军装备比当时的世界强国差一个档次,双方主要是步兵、炮兵的较量。在这种条件下,中国抗日战场上的狙击手们相比其他战场上的同行显得默默无闻,很出乎意料。通过收集到的一些资料分析,狙击作战在抗日战场上并非没有闪现光芒。

师从德国教官

据考证:在1935年德国顾问就建议国民党军队应配置狙击手这一编制,随后中国于1935年11月从德国购买120支配置有光学瞄准镜的1924式重枪管型猎枪,其实这就是二战时德国大量使用的98K型狙击步枪的前身,只不过当时是以猎枪的名义生产的。从国民政府1935年财政部开支列表中看到它的存在,有一项“购毛瑟24猎枪120支,配望远镜式瞄准镜,每支配弹2000发,另配备用枪膛30支,望远镜式瞄准镜30支”。

1936年中央教导队挑选300名优秀射手,在德国教官的指导下开始进行狙击训练。1936年下半年,一个德国支援的、生产军事光学装备的工厂在南京建成,可生产诸如迫击炮、狙击步枪等装备的瞄准镜。

淞沪会战期间,美国华人向中央政府捐赠雷明顿30式猎枪1200支,也都同样有光学瞄准镜。据称,日军于月底急电大本营“支那军大量配置神枪手,对我军造成大量伤亡”,要求支援。据说在日本神枪手上阵之后,由于国民党军队缺乏相关训练,因此对抗中没占到上风。

江阴文史资料记载,一位国民党军队士兵在大洋桥边利用地势狙击来敌,连续击毙10余名日军,后遭到日军炮火覆盖。有段回忆文字称:在南京保卫战期间,日军枪法奇准,国民党军队士兵在城墙垛口稍一露头就被击中。南京警察的6名神枪手(估计是当时的特警)上城墙与日军射手对打,在击毙一批日军后悉数牺牲。据考证:其后在武汉会战前,武汉城防司令部曾通令嘉奖过一名国民党军队士兵,此人用一支步枪拦截一队日军进攻长达三天,打死日军士兵多达57人,并射伤42人。按此战果考虑此名国民党军队士兵应该是国民党军队中少数受过专业狙击训练的专业狙击手。

据说,国民党军队曾开展过狙击比赛,“每击毙一名日军士兵赏50元法币,击毙一名日军军官赏200元法币,击毙一名日军佐官赏500元法币”。估计这是抗战初期的悬赏,后来肯定要高得多。一名到台湾的抗战老兵回忆,“武汉会战时一山东老兵一人打死112名日本兵,得奖金14800法币”。此说似有水分。

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的狙击战例、数据很少,一种可能是这些资料在海峡那边的档案馆里;另一种可能就是国民党军队后来在内战中土崩瓦解,相关资料可能散失;还有一种可能是国民党军队方面不重视狙击这种作战形式、不重视低层士兵的价值。

八路军的狙击手

抗战时期八路军方面没有专门的狙击手,但是很注重培养“神枪手”。

刘伯承曾指示:“要教地方部队爱护武器,要培养特等射手,造就一枪一敌的神枪手。麻雀战,除政治坚定、地形熟习外,就靠射击准确。辽县刘二堂神枪手的故事,要到处宣传鼓励仿效。”这个“刘二堂”在彭德怀的文章里也提到过:刘二堂的枪法百发百中;敌人“扫荡”时,每次都被刘二堂打死人马和指挥官,因此,敌人恨之入骨等。

类似的神枪手还有李殿冰、高运成、陈丙昌、杨长顺、金维三、孙存余等等。比较有名的有吴德胜、宋岭春,据说这两个人都用步枪击落过日本飞机,似不太可信。资料称,吴德胜是老红军,在平型关战斗中击毙日军37人,其中有5人是军官。八路军神枪手的步枪是反复挑选的好枪,而且经过多次校验,往往配发比普通战士更多的子弹,一般人带弹3至5发,神枪手往往可以有40至50发,他们主要射杀日军的军官和机枪手。如,1945年7月,在攻打高密县墩上日军据点时,一一五师六八六团二营六连的张兴来在近10个小时内,用30发子弹,击毙日军指挥官和机枪手20名。

据说日军的常冈宽治中将是被新中国开国将军彭清云少将一枪击中的。狙击手(神枪手)的神奇表现,使人产生这样的想法:假如一人就可射杀几十个鬼子,多培养点狙击手,那点鬼子不够打呀!这是对狙击作战的误解。

狙击“战力”分析

分析现有的狙击战例,可以发现这种作战形式有很多因素制约,导致狙击作战没有在抗日战场上取得决定性战果有以下几点。

第一,相对稳定的战线为狙击手提供稳定的狙击环境

二战期间苏军一名女狙击手射杀了近300名德军士兵,这不是她一个人的功劳。在她的周围,有无数的普通苏军战士、坦克、大炮稳定了战线,否则,如果挡不住德国的装甲集群,她除了撤退就只有与敌同归于尽了。

在抗战时期,无论是国民党军队还是八路军、新四军在日军空军、炮兵、战车、毒气的攻击下,战线很难稳定下来,尤其是在大部队交战时,在双方猛烈的对射火力之中,少数狙击手的几支步枪火力并非决定性的,因此,战果就不特别显著。

第二,需要灵活的战术

在战线不稳的情况下,需要有灵活的战术发挥狙击的威力。比如,苏芬战争期间的滑雪板狙击手,斯大林格勒巷战、格罗兹尼巷战中的双方狙击手,“麻雀战”中的神枪手等。分析这些成功的狙击作战,有两个基本要求:其一,要求狙击手有比狙杀对象更强的机动能力;其二,要求狙击手有涉险攻击的主动精神。

然而在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队主动攻击精神不足,分兵能力、机动能力差,这导致了狙击作战没有取得决定的作用。

而八路军忌惮日军对中国民众的报复性屠杀(比如,在击毙吉川资少将之后,日军报复性地屠杀了附近村庄80多人),因此,八路军神枪手的威力在反扫荡期间的作用更大。从实际效果看,日军、德军对平民的报复性屠杀是遏制游击战比较有杀伤力的做法,八路军在作战时不仅要考虑打击鬼子,还要考虑掩护群众转移,因此,类似《亮剑》、《杀虎口》中不经请示单独出击要挨批评的情节,非常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

第三,装备水平限制

一架小小的瞄准镜,对于狙击手是不可缺少的装备。没有瞄准镜,步枪可以精确射击的距离不超过三四百米,有了瞄准镜可以达到六七百米,其间三四百米的距离差是非常致命的。

在三四百米内射击,狙击手时刻处于敌人大量步枪的射程内,在撤离时有一分多钟的时间暴露在敌人的回击火力之下,想全身而退相当困难。因此,八路军的“麻雀战”往往要依托特殊的地形(如,山地)、地物(如,青纱帐)。

国民党军队装备虽然比八路军好,但是专业狙击步枪对于国民党军队来说也是奢侈品。前面说的那个德国援助建设的军用光学设备厂,即便在南京陷落前搬迁到了大后方,估计也会面临原材料不足等方面的问题,产量也不会大。在没有瞄准镜的情况下,士兵的射手在三四百米内与日军对射并无任何优势。

第四,训练水平

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除了没有专门的狙击装备外,子弹也很紧张,“抓壮丁”、扰民、军官体罚士兵、吃空饷等做法也极大地影响部队的士气,必然导致训练水平不足。

八路军方面子弹更是匮乏,不过,正因为八路军方面条件艰苦,因此更强调射击技术训练。据老八路说,当时进村驻扎之后,先帮着老乡干活,然后就练瞄准、练拼刺,举枪一瞄就是一两个时辰,当地的大姑娘、小媳妇、小孩子都围着看。早期那些神枪手大多是长期从军(如,吴德胜),或在入伍之前就有打猎等方面的经历(如,杨长顺以前打过兔子),后来,在延安及各解放区都组建了教导队,专门训练神枪手,前面介绍的金维三就训练过700多名民兵。这样的训练虽然和实际情况有很大的距离,但经过训练的战士在实战中往往成长得很快。有专家统计八路军毙伤一名日军消耗子弹30发、手榴弹7颗,这个数字是很惊人的。

《我的兄弟叫顺溜》背后----中国当时没有真正狙击手

《我的兄弟叫顺溜》背后----中国当时没有真正狙击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中国那叫神枪手,现在电视剧不为了迎合观众么,不取个吊炸天的剧名,你都不好意思说我是拍电视剧的!中国抗战时期根本就没有培养狙击手的战场,除了滚滚的往后退就没什么固定的战场让狙击手显现本事,偶尔来个小刺杀什么的,跟国外的狙击手来说人头就差很多。老外那边狙击手人头多,是因为人家有相对固定的战场,在中国抗日时期他娘的还没伪装好呢,丫自己后方阵地的队友早就甩胳膊遛完了!你一个狙击手爬那里等轮呢?话糙理不糙!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