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人为何希望“中国讨厌的人”当首相


中国这事可真该学日本

常去深圳图书馆借阅图书,到了中午要吃饭时,想起图书馆背后过马路就是市民中心,感觉到那里吃午饭应是不错选择,遂前往。“市民中心”乃市政府办公楼的别名。这里地下有好几个餐厅。进入之后,跟着人流往人最多的地方走去,可到了门口被拦下,说这里不对外。再一问,说这里是市政府员工内部餐厅,外来人员只能到大餐厅对面的一个小餐厅去吃。探头往大餐厅里一瞧,那气派,别提了。干净,整齐,明亮,设备绝不亚于外国,吃的东西就更丰富了。酸奶、水果、各种荤、素菜,北方面食、南方的大米类各种食品,还有小火锅,真是应有尽有。市政府工作人员在这里吃,既便宜又卫生,而且品质有保证。一顿饭五到八块,绝对吃得非常好。据说早餐也非常丰富。市政府工作人员有自己专门的饭卡,市政府补贴食堂,同时,还对每个工作人员有饭贴,打入个人的饭卡,自己用不完的部分,还可以用余额购买打包带走。双重补贴,仅吃饱、吃好、吃便宜一项,“公仆”就比老百姓高出一个等级,难怪公务员热。

20年前吃的东西匮乏,能够“被请吃饭”是改善生活,如今吃已经不愁,顺口溜是“请我吃饭不如请我流汗”,“被请吃饭”都是让官员们头疼的事,“被请流汗”,而且要到高尔夫球场上流汗,那才算“请了”。深圳一个街道办书记“被请吃饭”,饭局结束之后,请客者给了他一个提包,里面装了二百万现金。此后,他将一块公园用地批给该人物,用于修建别墅。

再回到市民中心吃饭事上。在市政府员工大餐厅对面,果然找到了对外营业的小餐厅,而在这个小餐厅对面,还有一间餐厅,看似高档,想自己掏钱去里面吃个午茶长个见识。刚想迈进,又被阻拦,说这里不对外。怎么?看似高档的对外餐厅,里面铺着台布,摆放着精美的餐具,灯光明亮,空调强劲,这样的地方不是商业餐厅吗?门口的服务员说:这是处级以上干部餐厅,不对外。再探头一看,里面都是挂着工作牌子的领导摸样的“大人物”。无奈之下,转头回专门对外的小餐厅。这里的设施等似乎与市政府员工食堂一样,不同在面积小,价格也是对面有补贴的三倍左右,一汤、一菜、一份米饭,要十五到二十元左右。

市民中心底楼是开放式停车场,里面停满了日本丰田考斯特中巴。这些都是用来接送市政府工作人员的班车。按理说用国货市政府应该当好表率,而且以前地铁未开通需要班车,如今深圳地铁四通八达,市政府工作人员完全可以乘地铁上下班,根本不需再养班车。

看看日本。

日本东京都厅,位于东京的繁华地段新宿,高楼是全世界的市级单位中最豪华的,曾因建筑饱受东京市民的批评。然而东京都的财政收入比加拿大一个国家的税收还多,盖世界级的市政府办公大楼也能说的过去,与中国不同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没有接送班车,没有专用食堂。大楼里有等级不同的食堂,但任何一个市民都可以进入买饭票吃饭。不但东京都如此,东京都之下的每个区也同样如此。为市民服务的场所,提供一个喝水、吃饭的场所也理所当然。东京都厅最高层的观光层,市民可以免费登顶参观,从顶层俯瞰东京。

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就是那个因为否定南京大屠杀而在中国出了名、招中国人恨的市长,他在日本也同样是个名人。他出名出在当选名古屋市长之后,立刻带头削减自己的市长工资,从年收二千七百多万减少到八百万。因为他带头减了,其他人不跟着减不行,不愿意减就别当公务员。他还削减名古屋市议会的议员人数。他列出一个表称;伦敦750万人,市议员只有25人;洛杉矶385万人,市议员只有15人,可名古屋只有225万人,竟然有75名市议员,收入也是别人的十倍,年薪为1500万左右,他要减人再减薪,将市议员人数减少到38人左右,这样仅人工费每年就可以节约近13亿日元。中国人讨厌他,日本名古屋的市议会总跟他作对,可他获得了市民的欢迎,全日本的老百姓都希望他能当首相,将日本的国会议员数减少,节省政府开支。不少人以入不敷出为由,提出要增税弥补不足,可他提出名古屋要减税10%。因为他减了自己的工资,他老婆都反对他,他老婆认为市长也与其他行业一样,老公要拿钱回来养家,800万年薪无法养活一家人。

日本,值得我们中国学习的优点有许多,深圳、广州、北京市政府,都应该以别人为师,让优秀人才不愿意在办公室里混,这样的国家才有活力。没有听说美国人为了当公务员打破头,日本也只有国家公务员才非常难考。日本东京的霞关,这里是国家官厅的聚集地,但所有国家机关自己并没有自己的专用食堂,都是国家机关给饮食连锁店提供场所,由他们在里面开店经营,所有办公楼内的食堂,对国家公务员、老百姓都一视同仁,谁都可以在里面吃,用同样的价格吃。既然已经补贴了餐费了,那么再给专用食堂补贴,这等于让公务员享受双重补贴,而且专用餐厅占用了大量资源。

要建节约型社会,首先要建立节约型政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