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刘秀(后来成为光武帝),在天下大乱之时公开举兵反抗王莽。与其共同起事的众人之中,有一人名叫李轶。 这个李轶,是个反复无常的势利小人;将个人私利看得比什么都高。刘玄成为更始帝后,刘秀的兄长刘縯因威望和权势很大,被刘玄暗中视为潜在的威胁;最终将刘縯杀害。而李轶,早就暗中不甘屈于刘秀之下,而有心讨好更始帝刘玄;他不仅背离了刘秀,还积极参与了杀害刘縯的活动;由此得到更始帝提拔,换来了高位。

兄长被害,刘秀悲痛万分,对李轶更是恨之入骨,曾多次想在更始帝面前弹劾这个小人。手下心腹极力阻止,并进言说:“将军万万不可。此事背后实乃刘玄授意,若将军贸然行事,不仅奈何不得那李轶,刘玄反会借势图谋于将军。刘玄猜忌将军兄弟二人久矣,又岂能为将军伸冤?”

刘秀听了手下的忠告,觉得言之有理。自此强压悲愤,刻意收敛锋芒,暗怀励志创业之心。刘玄事后看到刘秀对自己毕恭毕敬,谦卑有加,战战兢兢的样子,根本“不敢”怀有“不臣”之心,反觉得暗中有些惭愧,所以逐渐打消了对刘秀的疑虑。——刘秀,和后来曹操眼皮底下的刘备,在深藏锋芒避祸这一点上,可见都是一样的高手。

刘秀心怀远大,不断招贤纳士,招兵买马,积极经营自己的力量;羽翼逐渐丰满。在河北站稳脚跟之后,终于与更始帝刘玄公开决裂。刘玄一看这还了得,遂派遣朱鮪、李轶进兵洛阳,以牵制刘秀。

刘秀手下大将冯异驻守孟津,得知李轶也来了,就给李轶写信,意图分裂敌军。信中大意是说:李轶将军,你当初本是与我家主公共举义旗,本有旧情;只因刘玄暴虐,我家主公才被逼与其决裂,结果今日战场上又与将军你为敌。这也是各为其主,并非李将军你的过错。现在刘玄已经不得人心,天下人已经与其离心离德了,其终将不得长久。此要害之时,你李将军若能深明大义,对其倒戈相向,不仅自身荣华富贵可保,天下也会称赞将军的义举,两全其美,这不是很好吗?

李轶其实早见到刘玄一方离心离德,大势已去;自己暗中早就想找个退路了。冯异的信中,简直是说到他心眼上了,心中是大喜过望。不过喜悦之后,又有着一丝本能的恐惧。当初我可是与刘秀那家伙翻脸不认人啊,他的哥哥刘縯,被弄死我也有份啊,现在再次投奔刘秀,他能饶过我吗?顾虑重重之下,李轶召来手下心腹商议。

李轶的手下心腹,为了寻求自保,将来有个出路,极力鼓动李轶答应此事(看来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并且给李轶打了一针强心剂:“将军不必顾虑,机不可失啊!那刘秀乃人中龙凤,不同于他人。其为了成就大事,断不会与将军去斤斤计较旧怨,若如此岂不有损于刘秀的大业?刘玄乃刘秀劲敌,此时若将军携重兵去投奔于他,实乃助其成就大事,有如度量之顷,刘秀得而尽获其利(将军你就好比秤一样,一端是刘玄,一端是刘秀;这杆秤现在偏向刘秀一方,他可是因将军白捡个大便宜),他定会大喜;若此非常之时刘秀反来排挤将军,他岂不是因将军一人而失去了天下人望?况乎,将军此际投奔刘秀本即是大功一件;之后手握重兵,若能全力为其效力,阵前立功,刘秀纵使有图谋将军之心,亦不敢冒失天下人心之险。此非常之时,将军莫要错失良机!”

李轶大为心动。不过这个李轶思前想后,还是留了一手。他并未立即对刘玄倒戈,还回信于冯异,大意是说:眼下时机未到,一时无法举事。但正做准备,准备在日后起事。他还刻意强调,决心已定,愿为刘秀效犬马之劳;此时刘秀若是攻打刘玄,我李轶保证连个手指头都不去伸,我李轶肯定不会与你们交战;我就在这按兵不动,你们随便去打刘玄吧。

什么叫势利小人?这就叫势利小人。当初刘秀的力量弱小之时,为了一己私利,背叛了刘秀不说,还甘为更始帝刘玄“效犬马之劳”,谋害了刘秀的哥哥,换取了自己的高位;现在刘玄的势力不行了,刘秀强大了,又反过来出卖刘玄。——还是为了一己私利。李轶的势利小人嘴脸,再次显露无疑。就是今天这个世界,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相反还不少;各行各业都有;各阶层也都有。有人类,就会有这样的人。今天各位身边谁要是有这样的同事或朋友,我看都相处不了三个月。——关键是这种类型的人,别人怎会对其不提防呢?世界上难道就这种人比别人“聪明”?

李轶还真未食言,坐视冯异对刘玄大举进攻。冯异一举攻下了刘玄十多座城池,李轶按兵不动,毫无反应。朱鮪和刘玄却急的火烧眉毛。

冯异将此事报告了刘秀,并进言:“那李轶本与主公有仇;但今番观其知错能改,并暗助我军。方今乃用人之际,还望主公以大事为重,不计前嫌,收降于他。”

刘秀闻报,面孔毫无喜色。李轶这样的人品,他太了解了。这样的不良之人,现在如果接纳了,今后定会后患无穷。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一口回绝李轶的请求,李轶与天下不知情之人定会说他刘秀器量狭窄,不能容人。有不少本想投奔自己的力量、本可招降的力量、大批的人才,只怕会望而却步,踌躇不前,对自己继续壮大力量、统一天下的大业也属实不利。

你李轶这样的反复无常的阴险小人,我刘秀可绝不能用。可我也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耽误了我刘秀的大业啊!怎么办呢?

刘秀召来大批众将,拿出李轶的密信给众人传看。并说:“李轶已经有心倒戈于刘玄,投靠我方。我刘秀不计前仇。天下之事乃大事尔,我与其个人之私怨,与之相比,又算如何!我意已决,请诸位各抒己见,详细商议此事。”

众将说法不一。有反对的,也有赞同的。到底未能统一。不过众将为刘秀的胸襟大度所折服。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弄得沸沸扬扬,不过说的最多的是:我们主公心胸真开阔,兄长被杀之仇,这样的事都能大度的装到肚子里,真是比一般人强啊!不愧是我们的主公。主公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泛泛之辈!

事后,有人悄悄问刘秀:“众将人多嘴杂,如此机密大事,主公却令人尽知;一旦机密泄露,岂不坏了招降李轶之大事?”

刘秀面露微笑,只说无妨。

李轶私通刘秀,背叛刘玄的消息,果然传入朱鮪耳中。朱鮪又惊又怒,趁李轶不备,一举将李轶杀死。不过此时杀了也没用,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刘秀一方了。

刘秀借敌人之手,铲除了李轶这个势利小人。不但报了当年的杀兄之仇,一吐多年怨气;也没有背上杀降之恶名,从而令天下人非议。

所以说势利小人的道路,是终归走不长的。反复无常,损人利己,卖他人求荣;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毫无诚信忠义可言。表面上这样的人,可以逞一时之快意,得一时短暂之利益,给别人挖一个又一个坑,让别人陷进去;可一旦李轶这样类型的人,自己一旦掉进坑里,也同样别想爬出来。所以说做人嘛,还是不要一心只知损人利己,投机取巧,玩偏门左道;别人并不比你傻。

像李轶这种人,有此下场是注定的。人是无信不立,自己的名声、信誉度、品行还是相当重要的,在这方面,自己把自己都整臭了,关键时刻岂能没回报?这例子和道理很多的——三国演义中,曹操为何杀了蔡瑁,固然是中了计,但另外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在曹操内心深处,认为蔡瑁就是个背主求荣的势利小人(只不过因为用的着他训练水军);蔡瑁给曹操就是这个印象,所以东吴的反间计顺理成章就推波助澜了。

再例如,吕布为何没能在曹操那留条命,还不是因为平时自己利益至上,名声不好;干爹与自己个人利益相比,到了关键时刻连干爹都可以出卖(连续卖了两个干爹,谁都没捞着好)。连曹操、刘备,还都曾被其在背后捅刀。这样的人,就算个人武艺再高强,可在那些政治家眼中,谁敢继续用你呢?谁能为你说句好话呢?怨刘备不够意思,一句话要了他的命吗?怨曹操狠吗?都没用啊,吕布的所作所为已经把自己的道路搞成了死胡同。何况曹操、刘备这两位老大级别的人物,都看他不顺眼呢。有意思的是,张辽身为吕布之部将,断然求死,还当面臭骂了曹操一顿;结果不但没死,还受到曹操重用,后来成为曹魏之五虎上将之一。为何,还不是因为曹操认为其有男儿大丈夫风范,身上有一股光明磊落的劲,是个可用之人吗。

同理,铁木真,哪怕是遇见敌人的部下背叛其主人,而将其主人献给自己时,也是毫不犹豫的要把敌手的部下杀掉。因为铁木真眼中,背叛主公向自己换取利益的人,就是势利小人,靠不住。相反,那个一箭曾差点把自己射死的敌军猛将者别,最终却被他召入自己的麾下,为铁木真的大业立下汗马功劳。(者别与速不台,后来在东欧草原横扫俄罗斯联军)

像李轶这样的人物,是因自己的所作所为,把自己的道路最终弄成死路的。何况他的头脑与日后的光武帝相比,又哪里是一个级别呢。


本文内容于 2014/1/25 1:29:04 被铁牛行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