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普选如何避免泰国式动乱?


香港普选如何避免泰国式动乱?


近年全球范围民粹主义应运而生,不但在泰国和埃及造成无解对抗格局,连美国这个老牌民主国家也已经越来越感到茶党的压力。这种形势对于三年后香港普选是否有利?这是中国人普遍关心的问题。


如今,香港富豪们达到了财富的顶峰,他们的经济影响力与日俱增,但是,真正获得民意支持的却是民粹主义者,而且他们是越疯狂越受欢迎。从反对教课书运动到占领中环大进攻,表面上他们是一小撮,但背后却是一种群体逆反心理不断膨胀。在体面一点的左翼政治斗争中,中间派也在失势。这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


这些全都是民粹主义者对富豪的胜利:香港人早就对这些富商政治不信任,从李嘉诚把产业转移到大陆而后又转到英国,从大陆汹涌而来的资本不断推高香港楼价,从蚂蚁搬家般抢购奶粉的大陆水客,香港人终于证实了当年英国人的预言,50年不变已经不再具备现实吸引力,因为从前的那个香港模式已经大大改变了。在意识形态谱系的两端,金钱政治的局限性都受到了考验。在不少香港人眼中,中国政府是否真正了解或愿意了解香港人的意愿成了一个未知数,这种未知比任何因素都更容易引发不安和怀疑。加上大陆民粹分子的叫嚣谩骂,香港人以为自己真的成了待宰羔羊。这种困惑无疑为香港本地民粹分子打开了一扇大门。


从华人地区民主选举经验看,新加坡民主选举制度无疑是刻意保留一党独大,他们的绝招就是自己为自己设立了一个“反对派”,私下却是同样的那群人,民主选举是个纯粹过场形式。台湾党派竞争一直以统独情结为运作轴心,尽管近年有所改善,但民粹主义色彩依然浓厚。台湾的反对派是真实的,也正因如此,当政派和在野派都必须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尽量避免过激行为和政策,以免得罪潜在选民,并且从中学得真正的国家管理经验。香港目前选择制度没有给在野党派准备任何当政空间,因此,在野党无须承担相应社会责任,恰恰他们的影响力都来自他们的政治作秀,越闹越有民意支持,正好迎合了民众的不满情绪发泄需要。


这种民粹主义情绪的蔓延最终将把香港普选化作泡影,这种造反派只要掌握极小部分选票就可以无限闹下去,最终把整个香港选举劫持起来。对于这些激进分子,他们不会有赢的希望也就没有害怕输的理由,香港民众无法静下心来思考,最后都会把责任推给当局,当局根本没有任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潜在有效办法。无论把激进分子关起来或放出来都不是个真正有效的办法,泰国就是个最明显的例子。


香港毕竟不是新加坡,也不是台湾,更不是中国大陆,香港没有独立的国际生存能力,但却满怀着西方文明的理想,这正是香港人纠结所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