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首领被处极刑 事件惊动毛主席

1960年2月,宣汉县漆树乡在解放前从事迷信活动的无极道骨干分子刘志善,窜来满月乡马营村白厚于家,传播迷信,裹胁落后群众做会、发相、降谕,同时,秘密策划神兵暴动。

5月28日下午,驻村干部徐友凡(供销社经理)在马营村召开干部会议,刘志善突然窜出,登台发难,大叫“坏分子来了,杀!杀!”并率先对徐大打出手,白厚于、周修正等人趋势持棒将徐毒打致死。于是,暴徒乃决定提前在当晚起事,并急派李天寿到乐元村请来另一神兵头目刘中寿商议行动计划。刘派张义成当晚带一队神兵攻打乡政府;陈帮胜带队抢劫狗儿坪供销社;周德广、李利顺去宣汉、城口联络援兵;李平坤等到各村扇动群众杀猪、抢粮;刘世全等带神兵去张家垭口、灵官庙、火烧洞、分水岭垭口等处设卡堵击。神兵指挥部设在毁基寨。<!-SSE NEWSADSTART SSE-><!-SSE NEWSADEND SSE->

张义成等60余名神兵于深夜攻入乡政府,将6名干部绑架到马营村,抢趟步枪18支,子弹一箱半,砸烂电话机,切断电话线。各路神兵又将干部陈可斌、周家华等8人捆到马营村。当晚周家华(公社主任)、陈可斌(公社会计辅导员)被杀死。

29日晨,白厚于、陈帮胜带领20余名神兵攻打狗儿坪供销社,因供销社闭门防守甚严,未遂。接着何顺民、廖中维复领神兵20人第二次攻打供销社,仍未攻破。中午,徐兴海再带10多名神兵第三次攻打供销社,职工们坚守在楼上,掷下石块、毛铁,打退神兵进攻。下午周德广又带20余名神兵,第四次攻打狗儿坪,恰逢区长谭正乾等赶到供销社,神兵闻讯自行撤退。30日上午张义成又带20余名神兵第五次攻打狗儿坪,仍被供销社职工击退。

5月29日,县委收到情报后,立即向万县地委报告,同时召开党、政、军紧急会议,决定由兵役局长宋树魁和公安局副局长王嘉文率领县中队武装民警40人为先谴队,迅速开赴满月平乱。再由王国生(公安局长)、安名珊(区委书记)率领武装民警,民兵于31日上午赶到马营村。硫磺厂党委书记杨勤学、厂长李大寿得知满月暴乱消息后,立即组织一支18人的武装小分队,于5月29日上午11时出发,从龙咀庙经黄龙溪,到达杉元寺,他们从神兵小头目口中骗得了口令,并立即按神兵规定改变了装束,诈称“神兵”。

又从一队神兵手中骗来两名五花大绑被押解的干部。夜行军中还抓住两名持枪神兵,从口供中摸清了马营神兵活动情况。30日晨,这一支“神兵”将两个抓来的神兵捆绑好,用帕子紧紧扎着头,佯扮成抓来的公社干部,直插马营学校。又诈称“点团”,将20多名神兵集中到教室缴了械,救了被关押的12名干部,小分队在押解俘虏回厂途中,在杉元寺突破刘中寿率领的300多名神兵组织的阻击防线,胜利返回硫磺厂。

5月31日上午,正当白厚于在马营村集合神兵300多人“点团”,并委派周修正为总指挥,准备向我平叛部队反扑时,恰逢王国生、安名珊率领的武装民兵赶到,即合围了白厚于的神兵队伍,白在指挥神兵突围时当场被击毙。同时,神兵骨干周伯成带领神兵据守在满月村谭家沟,捉住了到城口接平乱部队的区粮站站长赖克仲,赖在秀才洞被枪杀。

31日傍晚,宋树魁带领平乱部队向毁基寨刘志善指挥部发动进攻,盘踞寨内的70多个神兵,听到激烈的枪炮声,吓得满山乱跑。通过政治喊话,大部分神兵被迫缴械投降,神兵陈定安还将头目刘志善背下山来,交给平乱部队。接着,俘虏了大小头目和神兵250人,叛乱始告平息。

这场连毛泽东主席也知道的满月暴乱,历时4天,被欺骗直接参加神兵暴乱的共405人;杀害国家干部4人;抢走步枪18支,子弹2万余发;抢劫粮食26.5万余公斤;宰杀毛猪138头;抢走各分销店物资折款28000多元。给全乡及附近乡场政治上造成极大混乱,生产和经济上造成了严重损失。

此次平成,全县动员131名武装民警、906名民兵和各级干部266人组成了平乱大军;重庆、城口、宣汉、万县地区均派出解放军和武装民警,昼夜兼程赶来参加平乱。在平息暴乱过程中,击毙神兵22人,俘虏250人,经审查半场释放94人。收缴大、小菩萨953尊、各种迷信工具121件、万民伞1把。对暴乱首恶分子刘志善、刘中寿、胡德三公开审判后处以极刑;陈焕章、周德广、廖地坤、张义成、周伯成被判处死缓;还有21人被判处无期或有期徒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硫磺厂党委书记杨勤学、厂长李大寿得知满月暴乱消息后,立即组织一支18人的武装小分队.

一个厂的党委书记在当时就能组织小分队,深入虎穴,并营救同僚,可见当时干部不是一般的能力非同一般.

本文内容于 2014/1/23 10:30:00 被小编a31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