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人问我怎么看郭美美。我说,史将证明这是一个传奇的女子。这双拎过爱玛仕坤包的小嫩手已经打开了一道门,这辆玛莎拉蒂已带我们跑向真相的超跑俱乐部。我觉得郭美美身上具备着建党伟业里小凤仙、拉链门里莱温斯基、潜伏里翠萍的综合素质,以及上述三位不具备的IT素质,在一个技术决定一切的时代,她会用微博。且果真决定了一切。

你看,键盘前我们中的哪一位敢用一条微博就让泰山崩于面亦不动色的红十字连开两次发布会,又让千万计的微博用户成了福尔摩斯和华生,让我们忽然知道了天略、王鼎、商红会、红博会、百达翡丽这些生僻的字符,以及郭子豪不是郭长江儿子更不是郭沫若孙子这个非生物链DNA事实……这季节,官员干了黑社会的工作,情妇干了反贪局的工作。

我不会道德谴责郭美美,只是想讲些故事。红十字会到底是怎样一个会?我认为,这个会就是你需要它时根本找不到它,你不需要它时它却忽然出现……的一个会。前一种情况可参考河北农民孙文辉的故事:为治疗儿子的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孙文辉已欠了三十多万,后来病情恶化,医生说只有换骨髓,不换就死,换得花四十万。可年收入才几千的孙文辉已借无可借,卖掉房子也凑不齐这笔钱。那天上午儿子又开始发烧,听说红十字有个天使基金会可救儿子的病,他奔驰一百多公里来到首都。在这家基金会里他碰到很多天使,可天使都说,这里只治白血病啊不治再生障碍性贫血,即使白血病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救……他跪下了,天使还是不救。后来,他拿出早揣好的一把菜刀架在一个天使脖颈上。再后来,他被赶来的**一举制服,菜刀飞得老远。

这个故事有个感人的结尾,报纸泄露了这个消息后很多好心人捐来了款。孙文辉也保外就医了。可这些跟红十字没关系,这个会没有出现,它天天有太多的会。

至于后一种情况大家已很熟悉——每当出现大灾大难,这家会就会大量出现,之所以用大量这个词汇,因为这时它会变幻成各种庄严宝相,一会儿是红总会,一会儿是红基会,一会儿是红博会,还有商红会,总之你莫名其妙,也得心领神会,否则单位会计发工资时就自动把你教会。

天底之下只有这个会是在灾难来时才会高调现身。这多少有些不祥。我尝试给它一个准确定位:它是不干事的,垄断经营垄断收费,它全靠别人干活,每回还要提取固定回扣,它对下面态度恶劣,对豪客阿谀奉承,它迎来送往,资金不明,背景神秘,倘你敢说不字,它便告诉你别惹老娘,老娘上面有人……大家知道,这其实就是妈咪,这会其实就是夜总会,下面的那些分舵就是些小姐。这样说对小姐有些不公,想必很多朋友看过一个帖子,说汶川地震那年深圳有一些川籍小姐捐了一百万,有票有收据,央视上那一个亿就有她们的一份子,可是没报纸敢登她们的名字,因觉得这钱来得不干净。这是一个永远证不了真也证不了伪的事情,我只有认为这属于反抗不了妈咪的情况下,大家寄托的一种哀思。

红十会也不要怪我用妈咪、小姐这样庸俗的字眼,因为我也有一个庸俗的故事:今年年初,修女吴丽莎从玉树发帖说,那里有几十个老人没奶喝也没保暖设备。作家李西闽和陈岚联络我一起弄点钱,大家很热血的样子,徐小平一下就捐了六万元,陈坤也捐了不少,出版人张小波还误把两万元当成一万来捐了,一两天下来就有二十多万……我忽觉恐惧,大叫打住。因为突然想到我们没通过红十会,这个数目是可以被当成非法集资的,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标准普法版。这件事的尾巴挺尴尬,我们不甘把这钱通过红十会,这样的话老人们恐怕喝不到牛奶,自行成为红十会的奶牛。至今还有一笔钱只得在几人监督下挂在账上,以徐小平私人借款名义,等到明年再给老人买牛奶。

别怪我庸俗,这样一个慈善信用下,你们有牌照的妈咪,有坐台的小姐,私下募捐的我们是站街打游击的暗娼。我们是这样三位一体的。这样总满意了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