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最后的鬼子兵”病逝  生前不信二战结束在菲游击30年 [图]



投降时的小野田宽郎少尉

日“最后的鬼子兵”病逝  生前不信二战结束在菲游击30年 [图]



日本政府派人在海边喊“快出来投降吧!战争已经结束啦。”,但是没能取得小野田和他战友们的信任

日“最后的鬼子兵”病逝  生前不信二战结束在菲游击30年 [图]



1974年2月20日,与小野田偶遇的铃木纪夫和小野田的合影

日“最后的鬼子兵”病逝  生前不信二战结束在菲游击30年 [图]



当年报道他归国的杂志

日“最后的鬼子兵”病逝  生前不信二战结束在菲游击30年 [图]



这张是1974年2月铃木遇见小野田时拍摄的照片

日“最后的鬼子兵”病逝  生前不信二战结束在菲游击30年 [图]



得到了上司的解除命令书,小野田终于投降了。被带到当地的军事基地

日“最后的鬼子兵”病逝  生前不信二战结束在菲游击30年 [图]



把军刀交给菲律宾军方,正式投降

日“最后的鬼子兵”病逝  生前不信二战结束在菲游击30年 [图]



当地时间16日下午,原旧日本陆军少尉、被称作日军“最后的投降兵”的小野田宽郎因肺炎在东京的一家医院去世,终年91岁。二战期间,小野田于1945年躲入菲律宾卢邦岛的丛林中进行游击战,并无视盟军的投降命令,负隅顽抗和藏身30年。直到1974年3月原上司来到岛上重新宣读投降命令后,他才从卢邦岛山中走出投降。回到日本后,他被当作日本军国主义的“英雄”受到国人欢迎,但始终活在二战阴影中的他,完全无法理解和适应现代生活和社会变迁-特别无法理解日本宪法对于各类军事行动的限制。近年来,年迈的他一直在东京生活,并远赴日本各地的小学、中学等演讲,讲述战争的体验。

小野田宽郎1922年3月19日出生于日本和歌山县海南市。1939年3月,他被派到“田岛洋行”位于中国武汉的分店工作。1942年12月被征召入和歌山步兵第61联队,后分配到步兵第218联队。1943年9月成为甲种干部候补生,1944年1月进入久留米陆军预备士官学校。8月毕业后成为士官勤务见习士官。9月进入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接受游击战训练。11月毕业后被派往菲律宾。小野田被派到一个菲律宾的小岛-卢邦岛,准备在美军登陆后开展游击战。

1945年2月28日,美军在卢邦岛登陆,大部分的日本士兵不是投降就是战死。小野田把剩下的人分成小组,同三名同僚一起隐入丛林,继续顽抗。1945年8月15日,在盟军的联合打击下,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美军派出由已投降日兵充当的军使赴各岛劝降,同时撒下大量的传单。但小野田认定战争没有结束,传单在骗人,于是躲进了丛林深处。

每天清晨,小野田带着三名士兵爬上山峰,对着旭日敬礼,并继续着他的战斗。他会突然出现在村落,射杀当地农民,然后躲入山林。有几十个农民在收成香蕉时,无端地被他们残酷枪杀。小野田等人保持着不断移动的战略,甚至连当地人都无法将他们捕获。停留在同一个地点几天之后,他们就会移动。他们偷窃当地居民的食物,偷鸡,杀水牛,捉野兔,吃蜥蜴,他们甚至将保存晒干的香蕉充当干粮。1952年, 他们亲人的家书与日本当时的报纸,不断地在丛林里出现,希望他们三人念及家人,或许会软化态度出来投降。然而,小野田仍然认为这是瓦解他们意志的策略,固执的他得出结论:继续作战,永不投降。

1965年,他们偷到一台收音机,听到了新闻里关于国际关系的报导,然而,他们始终不肯承认世界的改变。他们依然故我,枪杀农民,烧毁稻谷。就这样,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小野田凭借在日本陆军中野侦察学校受过野外生存训练,竟在异国的山林荒野中像原始人一样秘密地生活了28年。

老上司亲自上岛将其劝降

1974年2月20日,小野田在山里偶然遇到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后者告诉小野田,日本真的投降了,战争早已结束。小野田则坚持必须有指挥官的命令才会投降,并要将保存良好的军刀亲自交给天皇。铃木承诺会带着他的队长的命令归来,并在回国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小野田的老上司谷口义美。原来谷口已经改名并成了书商。1974年3月,小野田终于接受了亲自上岛的谷口义美的投降命令,身穿半旧日本军服,来到卢邦岛警察局,他向人们深深地鞠了一躬后,郑重地把步枪放到地上,说:“我是少尉小野田。我奉上级的命令向你们投降。”

小野田在30年的战斗中共打死打伤了130名菲律宾人,包括士兵、警察和平民。许多菲律宾人主张把小野田关进监狱,并绳之以法。但是,由于日本政府的斡旋,当时的菲律宾总统马科斯赦免了他,并允许已经52岁的小野田返回日本。

回国仍死守军国主义阴魂

1974年3月12日,他与两名同僚一起回到日本。三十年之后,小野田终于回到了日本,所到之处,受到热烈欢迎,成了所谓日本“英雄”精神的象征。他参加许多活动,特别是日本右翼退伍军人的活动。每当典礼开始,旧军歌被唱起时,小野会激动得流泪。

他接受过无数次媒体访问,当被问到如何看待上百个受伤、至少30个无辜死亡的农民与破碎的家庭时,他坚定认为他没有错,他身处于作战之中,不必为这些人的死亡负责。他坚称自己是一位游击队长,不受任何一般战斗状况的约束,他必须为自己寻找活路。他脸无愧色,他的自传甚至成了畅销书,书名是:《绝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

1974年3月,小野田把军刀交给菲律宾军方,正式投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