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是养肥了再杀 难道贪官也要养大了再查?

猪是养肥了再杀 难道贪官也要养大了再查?

这真是一件挺滑稽的事:中央纪委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查实了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去年9月底,倪发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倪发科曾经抱怨:“如果组织上早提醒或早处理我两年,我给国家造成的损失也不至于这么大,自己犯的错误也不至于这么严重。”(1月7日人民网)

语言表达再贫乏的贪官,在落马之后总能找到为自己解释、开脱的各种理由,有的不乏妙语连珠,甚至警语连连,倪发科也不例外。不过,倪发科找的借口与众不同,很有点幽默的成分。他不是说自己放松了学习,不检讨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问题,更不提自己滥用权力、权钱交易,而是怪组织没有及时处理自己,也就是说,组织对其监管不到位。他的这句话很能迷惑一部分人。

不错,我们的对领导干部的监督还比较滞后,我们反腐的力度还有待加大,问题是,如果把自己的腐败推到组织没有早提醒,恐怕是不能服人的。组织没有提醒吗?可以说从你入党的那一天起,组织就在强调党性、强调党的纯洁性、强调为人民服务。至于你走上领导岗位之后,党的反腐教育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像陈希同这样的国际反腐领导小组成员还在给别人讲反腐败,提醒别人,怎么能说没有提醒呢?

说到“早处理我两年,犯的错误也不至于这么严重”,话也许说的有道理。可是谁有那么神的预测本领,处理得恰如其分。早处理两年,早几年呢?如果早到3年前,在你没有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前就处理了你,那怎么有接触上了玉石这档子事,没有疯狂收藏玉石的故事,当然也就没有今日锒铛入狱的事了。如果按早处理几年的逻辑,皇帝早几年处理和|,最好在和|没当上宰相之前就处理掉,怎么会有后来富可敌国的和|呢?然而,这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是不可能实现的一个愿望。早处理,难在一个“早”字,何时为“早”?如果都能做到早处理,天下就不会出现陈希同、成克杰、陈良宇这样的“著名”贪官了。

倪发科的抱怨,让人很容易想起多年前流行的一个故事:有一个青年犯罪伏法前,曾狠狠地咬掉了母亲的乳头,说:“是你惯坏了我,不是你娇生惯养,我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在我看来,这同倪发科的抱怨有相似之处。是的,如果那位母亲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天,就处理掉那个孽种,那怎么会有后来的一切呢?麻烦在于,谁都无法早知道,更无法控制什么时候处理为最恰当。

猪是养肥了再杀,但贪官的确不是刻意养的,是他们自己在作孽。自作孽,不可留。查处贪官,只能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存在早几年晚几年的问题,贪官没有必要像一个怨妇。其实,早两年处理,贪官也会有别的说辞:“我这才贪了多点就处理我,处理何太急,比我贪得多人有的是,为什么不处理他们?”瞧,贪官总是一副常有理的嘴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