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基因这个名词本身带有极大的误导性,转基因本身是一个技术手段是动词而不是一个名词,变成一种名称代替其中出现的新物种而不是原有育种的新品种概念,是一个带有欺诈性质的偷换概念,对于转基因可能带来的问题,我们仅仅通过具象性的描述是难以对抗有科学逻辑为武器以巨额资本利益为驱动的科技骗子的,使用转基因让你望文生义是他们的手段,对于这些转基因的产品,我们应当要求其按照生物学规则命名新物种,最多是叫人造新物种,就如化学里面的人造元素一样,要让他们的转基因大豆不能叫做大豆油,而是叫做人造生物油,区别于人造化工油,这才是实质,如果转基因玉米叫做了人造玉米你会怎样想?但人家还是披上大豆玉米的外衣,似乎给你一种天然的安全心理暗示,如果我们叫人造新物种,你不害怕吗?

对于生物学上什么是一个种(物种),是有标准的定义的,那些搞转基因的科学家们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定义,这定义就是一个物种之间任意的配种繁殖能够产生有生育能力的后代!就如我们原来搞了那么多狗、马的培育,这些不同的狗、马只不过是品种不是一个种,不同品种的杂交后代是有繁殖能力的,甚至狗与它的祖先狼的杂交也是后代有繁殖力的,只有类似马和驴的杂交出来的骡子是没有繁殖后代的能力的!一个新物种与原来的物种发生分化是有一个质变的过程的,这个质变就是它与原来的物种不能产生有繁殖力的后代了,这个新的种子或者受精卵就是这个物种的鼻祖,对于转基因这样的育种,不要因为新种子是原有种产生的,就认为他不是一个新物种,关键是看两个种类之间是否可以产生具备繁殖能力的后代.

转基因技术把这个物种根本没有的基因转给这个物种,并且通过放射、太空、冷热等手段进行所谓的育种诱导变异的发生,这样的育种下出来的物种还能够说与原来物种一样吗?转基因很多是没有后代如骡子一样,有后代的也很多与原有物种会基因配对紊乱无法有正常的后代,这些变化我们可以知道的一个事实就是转基因的育种与以往的择优杂交等育种是有本质的不同的,转基因是育的新物种,而杂交是新的品种,物种与品种之间的生物概念是有质变的,转基因的育种与传统育种也是有质变的,这一点方舟子等人会搞不清物种与品种的概念吗?如果故意混淆说不清楚那只能是欺骗。

转基因大豆已经不是原来生物学上定义的大豆这个种,不能叫做大豆应当叫一种新的生物,物种种类名称的!如果转基因大豆不能叫做大豆了,你对食用它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更进一步的说就是同样叫做某种生物的转基因,但这转基因人工转了不同基因的不同种类之间,也不是一个同样的生物学的物种概念,而是多个物种的概念,因此笼统的叫做转基因本身就有问题,我们传统的育种是在一个物种之下培育品种,而转基因则是培育新的物种,对于这些转基因变成新物种不能叫做原来物种的名字,转基因大豆不再叫做大豆时,你食用是否还能够那么安心呢?

对一个物种范畴内的不同品种,由于物种基因配对要求,基因的差异性是有限的,物种内不同品种的安全性是有相对保障的,但如果是不同的物种,对新物种是否是安全的,这与原来同一个物种的不同品种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新的物种是否可以安全食用与已有物种的新品种能否安全食用是完全不同人类探索。而通过这个转基因人工培育的新物种会带来什么?难道科学家们就真的可以完全了解?这些人为培育的新物种,真的到了自然界,还有继续重组和进化的可能,人为培育的可能没有问题,流入自然界重新进化则不知道会有什么!就如当年的非洲蜜蜂到自然界以后杂交出来了著名的杀人蜂一样,你的转基因就不会吗?这样的自然进化使得你原来验证属于安全的转基因新物种也变得不安全了,这是比自然杂交和生物入侵更可怕的事情,这是一个潘多拉盒子,但总是有好奇的科学家自信自己可以控制世界要打开它,对于完全不知道的世界,自信自己不会有问题,这不是唯物的科学精神而是主观唯心主义,完全与科学背道而驰,那个号称“为了科学”而打假的人不知道吗?

关键认识

转基因的问题,实际上是用他们偷换的转基因概念你是说不清也反驳不了他们的,转基因问题首先要回到本源,就是人造物种的安全性问题而不是转基因技术,技术没有什么错,问题在于使用技术的结果,就如我们研究核技术没有错我们错在核武器问题上,未来的国家战争当中人造物种的安全性、基因攻击、生物武器等等一系列的非传统安全问题需要重视,我们现在被人造物种包围,这些人造物种大量是西方竞争性国家制造的,我们安全吗?人造物种可以放心食用吗?我们的育种应当是培育新品种,而不是培育新物种,转基因是培育新物种,不能把转基因育种与原来的生物育种等同视之。培育新物种与培育品种根本不是一个概念,需要更多的研究和限制才行。

对转基因产品的审批,很多公众以为与新品种的审批推广没有什么区别,而实际上却是品种与物种之间的天壤之别,就如我们的主粮,如果要采用一个新的物种作为大家主要的粮食和油料,你不觉得害怕吗?转基因农业品是一个新的物种而不是同一个物种的新品种。而且这些人混淆转基因概念还有一个层面就是你批准了转基因物种,那只不过是一个种,每个通过转基因技术人造出来的都可以是一个新的物种,就如同样为大豆的转基因,可以是多种人造豆类植物物种,所以对每一种转基因作物都应当按照新物种进行审查的,不是通过了传统物种的转基因技术就安全了,就不要每一种的审查了,要审查的不是技术不是品种而是新物种,但有人就是混淆这些差别。转基因背后是每一种新的种子都可以是新物种,人类的转基因技术在新物种的形成上比正常的生物进化要快速和激烈的多,自然界需要上万年的事情我们实验室几天就完成了,而这些基因的交换在正常的生物进化当中一般是发生在同属的不同物种之间,而转基因技术则使得基因的转移交换甚至可以在植物与动物之间进行,这样的新物种制造风险极大

还有一个重要的层面就是宗教因素,在西方由于宗教的影响,对进化论是在西方各种教育体系当中要洗脑和淡化的,对新基因技术能够创造新物种这个问题,西方社会各界也是淡化的,因为在他们的宗教信仰里面,创造物种的只能是上帝,科学精神与宗教信仰的冲突现在依然存在,只是被有意识的淡化。西方的宗教背景也给了转基因骗子生存空间,西方反驳的声音里面没有这类声音的,背后是有宗教的顾忌,因此只提到转基因不提人造物种,混淆物种与品种的概念,没有了物种进化的基因突变和物种进化质变的概念

这些科学骗子偷换概念的可恶,远远胜于抄袭作假,原因就是抄袭本身侵害的是创作者个人为主,所传播的知识是真实正确的,但骗子偷换概念是故意要传播错误的东西,这比抄袭更违背了科学精神。

反转基因首要是概念问题,就如我们需要研究核技术,但我们反对核武器,但这些科学骗子就是非常高明的把动词转基因和名词转基因给你偷换了,一个对应于核技术一个对应于核武器,二者是不同的,这里我们实际上就是要把它们二者分离开来,一个是转基因技术一个是通过转基因制造出来的人造物种,不能让科学骗子在技术与物种这两个概念之间来回偷换,对于搞科学的人不是搞脑筋急转弯,概念必须统一,面对公众不断偷换概念的,不是傻子就是骗子,现在人造物种的拥蹩当中,就是高明的骗子引领一群傻子,所以对于转基因的问题我们不但要反,更关键的是要在科学精神下反,把转基因骗子的科学原教旨主义的外衣给剥下,我们要反的是转基因技术下人造物种,要搞人造物种的安全性问题,应当以人造物种概念取代转基因概念,笔者建议以后对于转基因问题的讨论,要回到本元人造物种的讨论上,名不正则言不顺,我们首先要给转基因正名,不让骗子的错误概念左右忽悠。我们可以接受的是人造品种,我们不放心和反对的是人造物种,培育品种和培育物种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能被偷换。但对于基因技术则不是大家讨论的焦点,这属于生物学家的问题,二者不能混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