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任何社会变革离开群众参与最终将一事无成


回顾中国上下五千年来的历史,推动社会进步的主力永远是人民群众。人民群众的需要,永远是社会前进的动力。人民群众不仅创造了丰富的物质文明,也同时创造了光辉灿烂的精神文明。因此,历朝历代的开国统治者从亲身目睹疾风暴雨似的人民革命无不深知“得人心者得天下”的道理,孟子讲“社稷为重,君为轻”,唐太宗用水和舟的关系形容官民关系。社会革命如此,社会变革亦如此。

任何一项社会变革的出台,如果撇开社会众多成员的意愿而仅仅是在统治阶层做顶层设计,然后再依靠权力自上而下推行,是很难成功的。比如元朝推行“四等人制”,在全国范围进行菜刀实名制,严格管制刀具,规定地位第三、四等的汉人、南人只能七八家共用一把刀做饭切菜,再加上一些恶心的血统改良政策,激起众怒,最终在“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的大起义中覆亡;清朝雍正年间鼓励灾民垦荒,出发点不错,结果地方官为了报数邀功,勒令民众放下熟田硬开生田,使得熟田荒芜,荒田初开也收成寥寥,这下逃荒之人更多。再说剿匪,历朝历代匪患不绝,剿不胜剿,搞得皇帝夜不成寐,何也?清朝的平西王吴三桂给出了答案:土匪清剿完毕,留我辈何为?遇到这样的部下,皇帝老子想睡个安稳觉梦想恐怕也是遥遥无期了。

相反,顺应民心民意的社会变革准能得到顺利推广,因为它符合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得到大多数人民拥护的变革,人民自然拥护。

比如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积极依靠工人、农民阶级,团结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采取武装斗争、统一战线、党的建设策略,经过28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建立了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中国,就是一个典型事例。期间,人民群众踊跃支援前线、积极参军入伍的盛况也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国家贫困落后而饱经外敌侵略、奴役之苦的人民大众,深深懂得国家强盛必须要实现国家工业化。毛主席在建国初总结得很生动:“我们现在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毛选》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29页)为了工业化,就必须把昔日个体、传统、分散经营且难以抵御自然灾害的农业进行合作,组成一个强有力的集体。同理,手工业也必须组织起来。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也应消除剥削,所以资本主义工商业也要同步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因此,从1953年12月开始,新中国历史上一场轰轰烈烈的社会变革——工业、农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开始了。这场社会变革在1956年年底基本结束。它创造了两个世界奇迹:一是在一个5亿人口的大国中比较顺利地实现了如此复杂、困难和深刻的社会变革,不仅没有造成生产力的破坏,反而促进了国民经济的大发展(“一五”计划提前一年完成);而且这样的巨大变革没有引起巨大的社会动荡,反而大大加强了人民的团结。这两个奇迹的出现,就是因为三大改造是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的社会变革,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高度一致。

1954年还有一件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大事,那就是当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即1954年宪法),这部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诞生20多年没有大修改,之所以受到广泛认可,是因为在此之前从中央到地方组织动员全国1.5亿人参与讨论。在这场大讨论中,翻身的工人、农民以空前的积极性参与了这场政治活动,充分享受了当家做主人的权利。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利,人民成为国家主人。人民的代表——中国共产党认真执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家国一体, 党群一家,硬是把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建设得厂房林立、朋友遍天下,整个社会和谐稳定,充满朝气,黄赌毒一夜间绝迹,真可谓“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可谓真正的千古盛世!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从农村开始到城市,从经济领域到政治领域,从国内到国外,可谓多渠道、宽领域、全方位,改革波及到全体社会成员。这场涉及到全体社会成员切身利益的的改革,如果没有民众的参与,是不可想象的。在一些地方出现的野蛮执法、野蛮拆迁,就是源于地方党委和政府在进行决策时,漠视民众意见,侵害民众利益。为了拉动GDP,各地纷纷跑马圈地上项目。在占地补偿时,则与民争利。遇有民众抗拒,则动用专政力量,硬生生把人民内部矛盾升级为敌我矛盾。同样的征地拆迁,南昌市某区、包头市东河区北梁改造则进行得顺风顺水,欢天喜地。为什么?协商充分,补偿到位。有些地方就出现暴力流血事件,这些事例不用列举了,看得够多。

近些年发生的贵州“瓮安事件”、云南“孟连事件”、甘肃“陇南事件”等一系列事件告诉我们,改革不能以损害人民利益为代价。改革为了人民,更要要依靠人民。没有人民的参与,任何社会变革是难以成功的。同样,反腐要想获得成功,不能靠官僚反官僚,也不能仅仅依靠党内和政府强力部门,也要必须依靠党员群众。有了群众参与,我们的改革可以少走许多弯路。按照党的科学决策、民主决策要求,倾听社会各阶层的意见,少一些无谓的顶层设计。中国的事中国人是有能力解决的,不需要外国人特别是西方国家、国际组织的官员、所谓经济学家来指手画脚,要相信人民的创造能力。

任何一次社会变革,都是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结果。衡量其成败的一个主要标准,就看它能否推动社会进步。而民众是否积极支持并参与,则是社会变革能否持续的关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