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围困蟠龙模范连(北风所在的步兵连)

战友相聚,北风很有感触地对班长周军说:“我觉得当兵还是应该选择在步兵连,在步兵连队的三年摔打才是真正的锻炼人!”班长对此非常赞同:“确实如此!并且步兵训练任务多,会让你感到每天都很充实,而不像你们在你们自己的连队会感到整天无所事事。不过你和刘宝建当初离开六连是正确的,高个子兵由于自身的限制,在步兵训练课目上占优势的项目并不多,出成绩也是很难的,在靠实力说话的步兵连队你们不会有太大的发展空间的。”闻此言北风顿时心有戚戚焉,亦如释重负:不是当年哥训练不认真,都是身高惹的祸啊。北风身高一米七八,刘宝建一米七七,每次五公里,倒数第一的是北风,倒数第二的则是刘宝建。 “当然了,在高个子兵里面象你们班长我这样优秀的是属于极少数。”说罢班长露出了得意地笑容,班长的身高是一米七五,我和刘宝建马上慌不迭的点头以及时配合我们班长的自我膨胀。不过班长的军事素质在连队里确实很优秀。

北风掰了掰手指头,当年自己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射击曾经打过一次47环,仅此而已,以后就是不及格居多。还有就是在训练场上得到过连长徐岩木的一次表扬,当时我们战术训练卧倒目视前方时,北风的脑袋压得很低,下巴几乎抵到地面上,连长很满意大声表扬:“这个兵做得最好!头一定不要抬高,要注意隐蔽性。”这是连首长唯一的一次对北风训练的表扬,因此牢记至今。高强度的训练之下,北风的双脚肿得像个馒头,当年一瘸一拐的身影也给许多战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刘宝建要比我强些,他的队列动作非常标准,为此经常受到班长的表扬,而那时的北风在班长的口令下经常手足无措,甚至到现在刘宝建还念念不忘北风曾经的顺拐。个头不如北风的刘宝建于是便名正言顺地取代了北风排头兵的位置,而北风只能自愧弗如地排在他的后面,那时总感到和他相比自己的接受能力特差,特羡慕他行进时的挥洒自如。如今才得知,原来这家伙在家当过民兵,曾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哥白白的在他面前自卑了二十多年,追悔莫及!

当听到刘宝建讲述他那次生不如死的武装越野时,北风的心情顿时无比舒畅起来。那是新兵连快结束时,团里对各营进行五公里武装越野考核。排长知道后坐不住了马上去找连长,要求考核那天安排一向对五公里恨之入骨的北风去炊事班帮厨,因为集体五公里越野取最后一名的到达时间作为全营的成绩。一个人的成绩要关系到全营荣誉,非同小可。排长想到难兄北风,可忘了还有难弟刘宝建。

连队出发时,刘宝建的身高赢得了连长的信任,命令把班用轻机枪交付给他,扛着机枪的刘宝建拼命的奔跑,可感到肩上的机枪愈来愈重,最后象座山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没到三分之一的路程时就步履蹒跚了。连长看到后马上让一个老兵接过刘宝建的机枪,刘宝建顿时浑身一轻,虽然身上还有四枚手榴弹,他迈开大步向前跑,跑到一多半时,全身渐渐被汗水湿透,就感到双腿象灌了铅一样沉重,再也跟不上战友们的步伐了,慢慢地被甩在了后面。这时身后传来着急的铃声,骑着自行车督战的营长赶了过来,喝问道:“怎么回事?!” 气喘吁吁的刘宝建哀求着:“营长,我实在跑不动了。”营长童珠法看看四周无人:“上车!”刘宝建爬上营长的二等座,营长使劲地蹬着车,刘宝建坐在后面大口的喘着粗气,可没等他把气喘匀就被营长撵了下来,前面已能望到终点了。远远地能看到团首长的身影,营长不敢再往前带了。刘宝建咬紧牙关,使出全身最后一点气力向前猛冲,冲到终点时刘宝建整个人象面条一样瘫软了,战友们急忙把他架起来,刘宝建就感到脑袋在轰鸣,只看到战友在张嘴却听不清在讲些什么,就这样刘宝建被战友们架回了营房,在床铺上奄奄一息地躺了一下午才恢复过来。

北风知道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新兵连终于结束了,为了逃离班排,北风向排长提出要求分到炊事班,刘宝建则积极要求去养猪,望着这两个备受摧残的高个子兵,排长姜成盛哭笑不得。

再后来,北风去了通信连修理室,手中的武器变成了电络铁。而刘宝建则调到了别的部队,双手紧握的是方向盘。

虽然离开了步兵连,但热火朝天的六连一直是北风和刘宝建最难忘记的地方。

本文内容于 2014/1/19 13:52:03 被一夜北风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