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俄之间并不存在“唇亡齿寒”的关系

一谈到中俄历史,就不得不令人想到领土问题:只要人类还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土地就是最重要的战略资源和生产要素。作为发展中国家,土地更是国民财富的直接创造者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石。

1989年2月,老布什来北京访问。老邓告诉老布什,从历史上看,鸦片战争以来,日、俄两国加诸于中国的伤害最大,而俄罗斯从沙俄到苏联,对中国的侵略和领土野心都是一样的。邓小平指出,二次大战日本战败后,苏联得自中国的领土超过三百万平方公里,而所谓雅尔塔会议根本就是在瓜分中国。老邓继续谈下去:“雅尔塔不但把外蒙古从中国分割出去,还把东北也列入苏联的势力范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们首先向苏联要求恢复长春铁路(中长路)和旅顺的中国主权,我们也提出了外蒙古的问题,但苏联不作答。” 此时老邓对布什说:“你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看看地图,外蒙古被苏联分割后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现在的战略处境如何?中国五十岁以上的人都记得,中国的形状像枫叶,假如你现在再看地图,就发现北边缺了一大块,使我们处于极其不利的战略地位”。

俄罗斯民族对他国领土有着疯狂而无止境的追求,俄罗斯民族对待土地掠夺有一种变态的贪婪和追求。俄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军事扩张领土的历史。波兰籍的美国国际战略问题专家布热津斯基对俄罗斯民族性格中的扩张历史有过一段生动的解析,他认为“俄罗斯民族有一种争取生存的返祖本能,并因此驱使俄国人迫切地感到需要更多的土地,他们扩张是一种不断的向毗邻的领土渗透的过程,不安全感变成了持续不断的扩张。”俄罗斯持续数百年的扩张使俄罗斯周边的国家付出了巨大而又惨重的代价,这也使俄罗斯成为横跨欧亚大陆的大帝国。

现在只不过由于前苏联的解体导致俄国国力出现了近200年以来最大的衰退,才导致其现在处于战略收缩和防御期,以便急于消化在前几百年抢来的领土果实不被再次丢掉,以防国力的再度衰退。但如果有朝一日俄国东山再起和美国彻底衰退的话,那么俄国就不可能如现在这么地收敛了:因为俄罗斯民族本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充满侵略掠夺野心的民族。

反正对于俄罗斯,我支持有些人的观点: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是中国不愿意看到的,而一个虚弱的甚至是四分五裂的俄罗斯对中国则是有利的。看看历史上,俄罗斯就是个强悍、侵略成性的民族,他们对待土地掠夺有一种变态的贪婪,同时也非常的顽强和有耐心,它非常善于抓住时机,强取豪夺,有时花费了最小的代价就取得了最大的成功:例如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英法联军攻进北京并火烧圆明园,清朝统治者咸丰皇帝逃到河北承德;而中国南方又爆发了席卷半个中国的太平天国起义,在清政府处于这种内忧外患的亡国之机俄国远东总督穆拉维约夫率邻俄军进军黑龙江流域,以武力迫使清政府割让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给俄国。和它接壤的国家无一幸免,这里我们先不说土地原属国是否正义,总之是原先属于别人一段时间的土地,后来又被它夺去的:瑞典被他夺去了芬兰和爱沙尼亚等波罗的海国家,而芬兰呢,后来好不容易独立,又被通过苏芬战争强取了拉多加湖、卡累利阿地峡和汉科半岛;通过战争瓦解了土耳其,同时从它手中夺去了亚美尼亚等领土;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现在的摩尔多瓦)和北布哥维纳被抢走;伊朗被夺去了东阿塞拜疆等外高加索领土;波兰的西乌克兰、西白俄罗斯被抢走;作为补偿,德国的整个东普鲁士和西里西亚被俄罗斯并给了波兰,同时柯尼斯堡成为了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捷克斯洛伐克的外喀尔巴阡也被并入它的领土;中国-外蒙古的唐努乌梁海成为了俄罗斯的图瓦共和国;就连离俄国欧洲重心有几万里之遥、与俄国只是隔海相望的日本也丢失了北方四岛的领土。总之,俄罗斯(包括前苏联)是对周边国家都有过直接威胁的国度,这恐怕也是尽管成为了所谓的民主国家,西方仍然不待见它的原因。各国都与自己的邻国有过恩怨,但对于俄罗斯,则仇恨与警惕是共同的。

就是因为俄国人的侵略成性和对邻国领土有着疯狂而止境的追求,导致俄国周边的国家无一不是日夜盼望俄国再度崩溃完蛋的国家:欧洲的瑞典、芬兰、波兰、波罗的海三国、罗马尼亚、德国、英国;亚洲有土耳其、伊朗、日本、格鲁吉亚;在美洲是加拿大和美国。侵略成性的俄国是其周边邻国的公敌。

有争议的江心坡、藏南、帕米尔西相对所丢失的领土来讲并不是太多;中国所丢失领土最多的是丧失在俄国人手中的中国北方领土,基本上相当于整个中国领土的1/3,差不多是340多万平方公里:外西北、唐努乌梁海、外蒙古、外东北。这34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而且还是在清朝后期极短的时间里面所丧失的:从1850年代到1945年;这并不包括19世纪以前所失的领土。

邓小平同志讲过:在清末中国衰弱时期,获利最大的是俄国。

现在俄罗斯国力衰退了,俄罗斯需要借重中国的力量实现其民族复兴。于是就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站出来讲中俄是什么“唇亡齿寒”的关系。而实际上中俄互为相邻的最大邻国,两者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唇亡齿寒”的关系:在清末中国衰退时期,获利最大的是俄国;而前苏联的瓦解,中国也是世界政治格局当中的受益者之一----中国不仅减轻了数百年来来自北方的巨大威胁(俄国从欧洲扩张到西伯利亚和远东与中国接壤以后,中国就在俄国人的淫威和压力之下喘息了数百年,直至苏联的解体),同时获得了一些苏联的军事技术;在国际政治格局当中也成就了中国大国崛起的机会。

有些中国历史迷们动不动就将中国、俄罗斯、美国比喻为中国古代史上的魏蜀吴三国的关系。但我认为中美俄三者之间的关系并不等同中国历史上的三国:首先中国历史上的三国是同文、同种的关系,而中美俄之间既不同文也不同种;其次魏蜀吴三国是为了统一中国而相互斗争,而中美俄三国并不是为了相互统一而斗争;最后,如果中国非要平衡美国的力量也并非一定要借重于俄国,如果俄国倒下了,那么中国也可以大不了和印度和解、团结亚洲的力量以及和巴西一道来牵制美国。何况美国的衰退在21世纪是必然的,虽然这个进程会比较慢。不要忘记了一句名言:“世上没有千年的帝国”。当年的罗马帝国、大英帝国都盛极一时,但它们都衰弱了。

还有历史迷们将中国、美国、俄罗斯的关系比喻为宋末时期的南宋、金与蒙古的关系。这个比较也不对:首先,蒙古、南宋、金朝都属于中华文明,而中美俄并不是同一种文明;其次,南宋、金、蒙古三者之是是为了夺取领土而战斗,但最起码美国对俄罗斯与中国并不是为了夺取领土而斗争。

现在俄罗斯国力衰退了,俄罗斯需要借重中国的力量实现民族复兴。于是就有一些人跳出来说什么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有这种看法的人完全是不懂历史。例如在19世纪中后期,当时的世界第一强国大英帝国号称“日不落帝国”而横行一时(英国是19世纪的世界霸主,与之相对应的是在20世纪末期到21世纪初期美国是世界霸主),并两次出兵入侵中国,但那个时期也不见俄国人持有中俄之间存在什么“唇亡齿寒”的观点,相反的是俄国视这个为俄国在远东进行领土扩张的机会。虽然在英法对中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开始的第一年之时,也就是英法联军与俄国在克里米亚发生大规模战争刚结束之时(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时间是1856-1860年,英法与俄国之间的克里米亚战争是1853-1856年),但俄国人并没有将中国视为唇齿相依的关系和有共同敌人的同盟关系:因为那个时候中国在俄国人的眼里面就是一只它垂涎已久的羔羊;而现在的中国正在复兴对俄国人来讲有利用价值。相反的是俄国人看到英法联军攻进北京的时机就趁火打劫:俄国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率领俄军进军黑龙江流域以武力强迫清政府割让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给俄国。以后的历史证明:只要中国一有大的灾难,俄国人就会扮演趁火打劫的角色----在后来的1900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此时的俄国人是出兵最多的国家之一,而且也是瓜分清朝赔款最多的国家;而且俄国在1900年借口镇压义和团运动而出动18万俄军占领中国东北三省全境,并制订了吞并整个中国北方领土的“黄俄罗斯”计划,幸亏俄国在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当中战败,否则中国很有可能丧失长城以北的领土。再到后来就是中国陷入日本的全面侵略和国共内战时期,俄国人趁机分裂了中国的外蒙古。

本文内容于 2014/1/18 14:18:31 被痛打哈俄狗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现在不是讲这个问题的时候,面对日本的挑衅,我们应该尽力建立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来对付日本,就像日本到处游说围堵中国一样,现在讲这些尘糠旧事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不知道楼主是什么一个人物,总是在这里喋喋不休的唱衰中俄关系。美国作为一霸,他的整体实力强过所有国家,甚至比第二、第三的总和还要强大,作为第二的国家为什么要跟第三的国家争斗?又把什么远交近攻拿出来说,美国很远吗?中国的周边到处是美军的军事基地,美国国土虽然离我们很远,但是他的军事势力,甚至是政治势力早就把触角深入到我们的内部,而楼主就是这样的美国政治势力触角的代表。

俄罗斯是在近代给我们国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再伤害中国的实力了,现在能对中国造成伤害的,只能是美国,连主要矛盾都搞不清楚的楼主.


本文内容于 2014/1/20 13:45:42 被小编a36编辑

一看就是满嘴跑火车说屁话的,明显就不是站在中国的利益立场在分析。叫嚣要同俄罗斯决裂敌对的,同高呼中俄友谊的货色一样愚蠢。俄罗斯确实不是中国的伙伴,中国却不得不当俄罗斯的伙伴。这是民族文化性质不同决定的。中国四分五裂了,俄罗斯可以受益,可以继续积攒实力对抗美帝。俄罗斯要是四分五裂了,中国基本宣告下一个完蛋。

北极熊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和现实中的最大威胁。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