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交伏击战

我是93年兵,由于部队离城市很近,坐公交也就十来分钟,所以上街我们经常做公交。那个时候公交小偷十分猖獗,甚至有点明目张胆,先是暗偷被人发现后就直接威胁,司机由于天天要跑线路也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且这些小偷一般同一台公交上有2到几人不等,都是三四十左右的壮年人。一般以春秋天就为突出,方便他们拿着衣服做掩护,有一次周末我们在营区晒太阳,突然一个新兵看上去很恼火和伤心的回来跑到我跟前说;班长我今天上街,在车上有人偷我的钱包,我抓住他们没想到他们两个还把我打了一顿;,我在正眼一看,新兵眼角都青了,妈的个巴子,偷到老子的兵身上来了,我跳了起来照着新兵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你娘的你个**养的,两个打你一个伤这点就哭,哭你妈的,,,屌兵。老子给你报仇。正骂着连长看见了,过来了解情况以后问我道;你准备怎么报仇。是呀,连长这样一问,我还得仔细想想,筹划一下。这时连长说道;街上小偷这年头是越发猖獗是得管管。警察也抓过一些,但是不是拘留就是罚款。这些人出来照做;我想了会后说;连长这样子你看行不(这里先不讲方案,免得你们看完没有了悬恋)连长听后使劲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可行,但是不要过于搞出大事来。

转眼第二周周末就到,我叫过排里四个平时身强力壮和训练素质很高的老兵说了自己的方案,拿出连长给的钱每人20元。一个个嘱咐后他们就离开了,我带着一个个子小的兵。把连长给的两百大元塞在他上衣口袋里。还故意露出一个角来。上车前我嘱咐他说你我装着不认识记住。于是我们先后上车了。上车后不久果然车上有了动静。又一个中年人靠近新兵的跟前手里拿着衣服不时的挤着新兵。我知道他快动手。我声音不大不小的唱着歌,晚秋,,,,突然新兵大叫你干嘛偷我的钱有小偷呀,只见新兵抓着小偷的手不放。我还是唱着歌看着,这时小偷说谁偷你的钱。这是我的钱,小偷狡辩着,新兵说我的钱上有记号(这也是事前我做的)小偷一看抵赖不了挣开新兵的手,新兵又抓住他,我唱着歌继续看着。这时我看见又有一个中年挤过去直接抓住新兵的衣领照着胸口就是一拳。新兵心里有底气,毫不犹豫也还手。眼见两个打一个,我环顾车上觉得车上应该就是这两个。大叫一声,司机停车、司机知道车里发生事情了,老老实实停下来。我有叫到兄弟们还等谁呀。开工了。说完冲了过去抓住那个动手的小偷照着面部就是一连好几拳头,鼻子歪了,嘴巴出血了,小偷一看冲向车门想跑。(那个时候的公车车门时手拉的),刚到门口只见门口先前一个打瞌睡的年轻人猛的站起来守在门口。抬脚一顶,小偷应声痛得蹲下。同时车尾的几个年轻人也冲了过来,也许你们要问。怎么车上一下子出来这多年轻人)其实出发前我怕我们同行人太多,小偷不敢动手,那个几个老兵都是先前去了上几站算好时间分批分站上的同一台车。然后再车上尽量占领有利地形。这下子车热闹了,看到两个小偷不敢还手了,我吩咐道。兄弟们把小偷押下车。战友们用携带的背包绳捆好小偷下车了。我转身对司机说,不好意思你等我几分钟,我马上上车的。说完叫一个战友留在车上。我下车后,把两个小偷带到人少的地方吩咐大家说;执行第二步计划。只见大家忙乎起来。一顿暴打,这次不打脸部,专门打腹部背部胸口。而且拳打脚踢时全都是用携带的包里面装着的书垫着踢打。过足瘾后。审出在我们之间车上还偷了一个老人的钱。我们拉着小偷上车后,我对司机说,去附近的派出所;司机犹豫的看着我,我对他说道;以后我们会经常安排战友上你的车放心,我们是东营房的。说完搜出小偷先前偷的钱举出来问道;那个老人掉钱没有。一会儿一个老人站起来说是我的;我把钱还给老人说;以后一定要注意,老人家你放心,再遇到小偷你就叫不要紧。车上会有当兵的。我们一般都是便衣上车去市内玩的。绝对有人管的;哦谢谢你们了,车上的人呢活跃起来。有的说该打,有的说还是当兵的厉害,,,,到了派出所后我将小偷交给派出所并说明了经过,车上也有几个乘客给我们作证。事实清楚,经过明了。处理完后,我们借机上街痛痛快快玩了一天,不过后去还是被连长骂的狗血淋头,为什么你,我们把连长给的诱饵钱花光了,而且没有给连长买一点吃的,那个时候一个连长一个月才三四百元工资,他能不骂我们吗,哈哈哈哈哈哈

本文内容于 2014/1/18 12:38:30 被zhuminjie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太没战斗力。

我当兵时,驻地附近的一些黑老大碰到我们连里的一个老班长都要点头哈腰,口称‘老大’。威慑力都是打出来的。讲句犯禁的话,我们驻地一带的几个老大起了冲突,都请他出面调停。

当时还在严打,连里还有几个到部队避风头的兵,被老兵一个个收拾的象乖宝宝。有不听话的新兵,老兵会叫到小屋里进行革命再教育,保证不打脸。一个在地方当黑老大的战友,在部队大熔炉里被教育的很好。我提干后在省政协碰到他,他当时在新组建的巡警当一个中层领导,后来组建特警时又到特警大队当了领导。


这算什么,老子03在安微当涂当兵,有一天指导员老婆来队,楼下一帮混混吵得不可开交,正好一个叫便便刚动完手术的战友去倒垃圾,嫂子给他说叫那几个小青年别太吵,嫂子睡不好。便便嘛,当年在家也是一混混,他下去说了一句话我弄你妈给老子声音小点,那领头的说话了,信不信老子要你回不了营房?便便嘛,刚动完手术不便动手回去跟我们几个一说,正好当时牛逼的城班长在那块,还有小个子的柱子班长,还有刚从合肥指挥学校毕业的黄排,那可是个牛逼人物安徽武警铁人五项冠军,一听马上就冲出去了,当时下面是个网吧,那几个家伙还在网吧门口吹牛,当时成班长一把拉过小头头的手腕一个别腕柱子班长也过去两个擒着那家伙,我上去就是一脚,另外几个战友一人拉一个都拖到营房里去了,后来还是我们善良的郭队给了每人几个大嘴巴和其它的再教育,此后,网吧门口总是静悄悄的。

28楼646693

2楼 typhoons
太没战斗力。

我当兵时,驻地附近的一些黑老大碰到我们连里的一个老班长都要点头哈腰,口称‘老大’。威慑力都是打出来的。讲句犯禁的话,我们驻地一带的几个老大起了冲突,都请他出面调停。

当时还在严打,连里还有几个到部队避风头的兵,被老兵一个个收拾的象乖宝宝。有不听话的新兵,老兵会叫到小屋里进行革命再教育,保证不打脸。一个在地方当黑老大的战友,在部队大熔炉里被教育的很好。我提干后在省政协碰到他,他当时在新组建的巡警当一个中层领导,后来组建特警时又到特警大队当了领导。

你的意思是警察都是黑老大变过来的?你的文字再说明一点就是在我朝兵、匪、警是经常互换角色的?你抹黑天朝有一套哈!


22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这算什么,上次城管把青岛海军大院都强拆了,网上还有视频
23楼 抗日尖刀
说这个就太扯了,是部队自己搞违章建筑在先,理亏了,领导自然也不敢闹大。

那个视频明显不是军队的营院,人员也不是海军的现役军人。能骗的也就是一些不明真象的群众。

军队的设施、营房,地方没有管辖权和执法权,审批走的是部队内部的营房管理系统。地方只能协调,不能执法。


89年(也可能是90年初)在重庆沙坪坝读书时,正好当时13军37师111团从老山前线回来。一天几个在沙坪坝的老乡到歌乐山西南政法学院去看另一个老乡,在歌乐山街头看到一群兵围了一个大圈,外面有几个干部模样的没事似的在那里站着。圈子里面先是几声惨叫,后来就只有哼哼的哀嚎声。一个老乡想去看热闹,被那干部模样的轰走,路过的一个老大爷凑来说是打小偷,然后喜气洋洋的走开。街面上店铺里的个个都挺高兴的样子。呵呵。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