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官场危机:师生反目,小泉操刀“杀”安倍

小泉纯一郎为何要操刀“杀”安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擅自将东京奥运组委会主席的职位拱手交给森喜朗,这让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感到十分不悦。日媒称,小泉将会去给细川的竞选作街头演讲,为他拉票,其结果就会出现与安倍对决的局面。不能否认安倍政权因此面临动摇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来说,安倍政权将陷入危机。

日本新闻网1月17日发表评论称,前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因收受医疗集团“德州会”5,000万日元现金被迫辞职,那么谁来接掌日本首都?没有任命,只有选举。东京都知事的选举,是由年满20周岁以上的东京市民直接投票选举产生,因此,从天皇到首相,谁也无法将新知事的交椅擅自送人,只能靠候选人个人的造化。但是,首相并不是没有能耐来掌控选情,只要确定一位颇有人气的候选人,再加上执政党在背后调动党员拉拢“组织票”,首相心仪的候选人当选新知事的可能性依然很大。安倍于是选定了前厚生劳动大臣舛添要一。

安倍选定“叛徒”做候选人

今年66岁的舛(chuan3)添要一是一位政治学者出身,长期从事国际政治和经济研究,担任过东京大学副教授。2001年当选参议院后,深得安倍的信任。在2006年,安倍第一次内阁诞生后,舛添要一获邀担任了厚生劳动大臣。但是,在2010年,安倍所在的自民党下野后,舛添要一当了一回“叛徒”,居然离开了自民党另组“改革新党”,因此触怒自民党,结果遭到开除处分,直到现在,众多的自民党议员对于舛添要一的“变节史”依然耿耿于怀。加上他离婚两次,最后与女秘书再婚后,又被发现还有私生子。所以好些人也怀疑他的品德。

但是,自民党虽然重新掌权,却选不出合适的人去争“东京都知事”这一宝座。而舛添要一在担任厚生劳动大臣期间,解决了困扰日本国民多年的药品导致C型肝炎受害诉讼问题,加上他经常在电视节目中出演嘉宾,知名度高。因此,安倍最终把目光聚集到了舛添要一的身上,并要求全党齐心协力协助他展开竞选,把富可敌国的东京都的行政大权掌控到首相官邸。

本来这一出戏唱得十分顺利,舛添要一欣然同意出马,并开始到处拜码头,求各界支持。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中途杀出了一名“程咬金”。

这位“程咬金”是谁?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小泉单独推举了90年代担任过日本首相的细川护熙,作为候选人与舛添要一“拼刺刀”。

安倍当首相全靠小泉

在讲述这一出“拼刺刀”故事之前,先来理一理日本政坛的一脉关系。

今年76岁的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于2001年辞去首相职务时,他把宝座转给了自己的“政治小弟”小泉纯一郎。2006年,小泉在当了5年半首相后,开始厌倦于权力斗争,辞职时指定安倍晋三接替自己,于是安倍有了第一次当首相的经历。安倍在2013年12月再次当选首相后,小泉已经离开政坛多年,而他的小儿子小泉进次郎接替了父亲的票田,已经是一位英姿飒爽的众议院议员。安倍念及小泉的恩典,任命他的儿子担任了内阁府政务官——副大臣级别,负责地震灾区的灾后重建。

从这一脉关系来看,没有森喜朗,就没有小泉。没有小泉,就没有安倍。三个人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命运共同。但是,小泉跳出了这一根绳子,落入了他人之窝。

小泉当年离开首相官邸,不是被人逼下台的,而是在人气如日中天之时,自己溜走的。因此,当年有许多狂热的支持者为小泉流下了惋惜之泪。也正因为如此,小泉隐居横须贺老家多年,许多人还惦记着他,甚至在去年的众议院大选中,还有人呼吁他重新回到首相官邸来拯救正在下沉的“日本丸”号。但是,小泉挥挥手,称自己已经告老还乡,不见记者不会政客。

结果,安倍东山再起。

小泉为何举起反安倍大旗?

小泉沉寂多年,突然从新闻堆里冒出来,是在2013年的10月,他在关西地区的一次讲演中,对于安倍积极推进的核电政策展开了批评,认为日本在没有一处核燃料处理工厂的情况下建起50多座核反应堆,要让福岛核泄漏的悲剧重演,这是对子孙后代和国家未来最大的不负责任。因此主张废除核电,实现“日本零核电”。

一向被人们认为是安倍“政治导师”的小泉,突然对安倍的核电政策展开公开的批判,震动了日本列岛。安倍懵了好久,选择了公开的反驳。他在几天后的电视节目中批评说:“因为大量进口石油天然气发电,现在日本一年有近4万亿日元的财富流向海外,如果持续下去的话,情况会很糟糕。在现阶段,承诺零核电的话,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安倍的这一番话,惹怒了小泉,他在11月的横滨讲演会上再度挑战安倍:有人说我“脱离核电”言论是盲目的乐观,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这样的话出自首相之口,令人难以置信。他说:“与其投入巨额资金去处理一个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还不如投资到新清洁能源的建设上来。首相的观点和我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两条道路。”

日本媒体对于小泉与安倍的这一场“口水战”,刚开始时还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认为小泉绝对是在小骂大帮忙,帮安倍找到“脱核电”的新外套。但是,当这一次,小泉公开扶植细川护熙竞选东京都知事的消息传出后,人们开始相信:小泉是动了真格,要把安倍拉下马!

昨日采访了日本资深的政治问题专家、东北亚动态研究会会长木村知义。问及“小泉为何要把安倍拉下马”的原因时?木村先生解读说,安倍首相和安倍政权对于小泉寻求“零核电”的主张,不仅不予理解和支持,反而表示无视,这很伤小泉的心,也让小泉对安倍的独断专营产生了不满,因为毕竟安倍有今天多靠了小泉的提携。同时,东京都知事这一位子与东京奥运会的诸多利益仅仅捆绑在一起,掌握着东京奥运会的利益分配权。在猪濑知事辞职,新知事尚未诞生的空白时间,安倍擅自将东京奥运组委会主席的职位拱手交给森喜朗,也让小泉感到十分不悦。消息显示,今后一段时间,小泉将会去给细川的竞选作街头演讲,为他拉票,其结果就会出现与安倍对决的局面。不能否认安倍政权因此面临动摇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来说,安倍政权将陷入危机。

安倍政权或将陷入危机

离东京都知事选举日的2月9日,还有三个星期。趁新知事还没有诞生,安倍首相突然安排森喜朗老爷爷出任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组委会主席。虽然东京都政府一直抵制政治家出任这一要职,但是,安倍首相不等东京都新知事点头,就公然把森喜朗捧到了最风光最有利益可得的位子。更为重要的是,三只蚂蚱一下子变成了二对一,小泉能否扛得住安倍与森喜朗的联手打压?那将又是一处好看的悲喜剧。

无论如何,对于安倍来说,东京都知事的宝座一旦落入小泉——细川之手,那么麻烦就会接踵而来,安倍对于东京奥运的任何旨意,随时都会被东京新知事中途掐断。这还只是小事,更为重要的是,小泉的挖墙行动,会让安倍的政权根基崩溃,这是安倍最为忧心的事。因此,安倍已经下令自民党的干部们准备接连出动去东京街头为舛添要一拉票,同时重新挖出细川护熙当年辞去首相时的“金钱丑闻”,抹黑他的形象。

有趣的是,本来对这一场东京知事选举毫无关系的森喜朗,在确定出任奥运会主席职务后,对细川护熙以“前首相”之尊准备竞选知事一事,竟然使用了“拿东京奥运会做人质企图中止核电事业,是十分卑鄙的行为”,这样恶毒语言来攻击同样做过首相的政治先辈。

而被安倍要求去为舛添要一拉票的小泉进次郎,则公开表示:在自民党下野后最为苦难的时候,高喊着“自民党的使命已经结束”而离党的人,要我去声援他,我是做不到,找不到必须去的理由!

那么,进次郎是否最后会站到父亲的身边为细川拉票?又是一大悬念。东京都知事选,演绎日本现代“官场现形记”。


本文内容于 2014/1/18 6:39:12 被saiyifu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