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日军杂志上的伪军士兵和“太君”。您的这张嘴脸,绝对就是标准的汉奸啊……

从1932年3月成立的伪满洲国,到1937年成立的“察南自治政府”、“晋北自治政府”,还有在北平建立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从1938年在南京成立的“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再到1940年春汪精卫在南京成立的伪国民政府……在这些伪政权“治理”下,在伪军的枪口下,大量的金钱、粮食、矿产被源源不绝地运往日本,抗日武装被反复“扫荡”“清乡”,中国百姓被血腥屠杀……

还有一点很要命。由于日本不解决伪军给养,靠伪政府自筹,所以伪军一直存在两大问题:待遇和士气。因为为解决前线作战兵力不足的现象,日本本来希望利用当地现有的兵员维持统治,招募当地人来负责占领区治安。根据日本占领区的傀儡政权的管辖范围,设立如“南京国民革命军”、“华北治安军”等各种武装,各傀儡政权没有相互干预伪军活动的权利,但日本军官有权随时调遣任意地区的伪军。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1938年时,伪军在中国的数量约为78000人,随著1940年汪精卫叛离国民政府建立新的政府后,伪军数量急剧上升至145000人。其实刚开始,伪军扩充得并不厉害,这点不得不承认,委员长控制军队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但是好景不长,在1942-1943年期间国民政府推出“曲线救国”口号,许可国民革命军指挥官在面对战局不利的情况下,“可为保存实力,暂时投降”的指令后,伪军数量开始爆炸性增长。

根据在抗战结束后的统计,在华伪军建制中62%左右是原国民革命军部队。其中除了部分伪军驻扎在城市负责占领区治安维护外,绝大部分的伪军被调往华北地区进行“扫荡”或者“治安强化作战(日本的说法)”,其中不少伪军参与了在华北地区对平民的大屠杀活动。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在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经过统计,除满洲国以外所有驻华伪军的数量被缴械的大约是118.6万人,而满洲国和伪蒙古军当时,1945年有40万军警。但目前广泛流传的版本中也有逾200万伪军的说法,因为那时候逃亡和被改编的大多没有被统计。

这个数量的伪军几乎超过在华投降日本军队的数量——-120万(而这个日军数量还包括在台湾和越南北部的的日军,而这些日军一般是不在抗战实际作战数字里的),但指挥伪军的却是日本军队。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伪军和伪政权大致上属于三个系统:汪的中央政府中央军25万以上,王辑堂的华北政务委员会治安军10万(后来叫皇协军),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的蒙古军1.5万,地方团队25万。

其中,国民党正规军投敌50万,中央委员22人。就山东来说,1940年有地方军及正规军18万人,投敌人数为1941年4万、1942年6万、1943年3万,3年投敌13万。山东伪军,1940年8万,1941年12万,1942年15万,1943年18万,3年增加了10万。到1943年,山东抗日的国民党部队只剩下东北军51军于学忠部以及地方少量,总数只有3万。而冀察更干脆,10万人马只有新8军高树勋1万人枪。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正如伪政府的所有决策要听命于日本顾问一样,伪军队的所有行动必须听命于日军。日军对伪军重要的控制形式就是作战会议。伪军参加日军的作战会议,几乎没有发言权。作战,打头阵永远是伪军。那些汉奸省长、警备司令、警察厅长,听起来官名比日本参事、日本顾问大得多,实际上,不过像木偶戏里的小戏人子一样,无论怎样蹦跳都是身不由己。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全国伪军除伪正规军外,尚有各省县的伪地方武装,全国伪正规军三十二万七千四百人,伪地方武装二十九万九千八百人,共计六十二万七千二百人。计华北伪正规军二十万零九千四百人,伪地方武装十七万八千人,华中伪正规军九万四千八百人,伪地方武装八万五千人。华南伪正规军二万三千二百人,伪地方武装三万六千八百人。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汪精卫与日军在一起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华北伪治安军系统——齐燮元。他是最早的汉奸,起家的时候只有4个连,1940年率3个团在济南反正,1938年发展为5个团5000人,隶属于汪精卫的伪国民政府,总部设北平,辖十二个集团军,总兵力约六万人。

集团军下辖团,各集团军之主官及其分布是:第一集团军李润泉,第二集团军李瑛,第三集团军卢凤策,第五集团军刘化南,第七集团军马文起,第九集团军王斌,第一百零一集团军钱富安。

以上七个集团,均位于冀东之迁安、遵化、丰润、滦县地区。第四集团军陈志平,位于鲁西之东平、东阿、长清地区。第六集团军齐荣,位于保定地区。第八集团军徐贯一,位于胶东平度地区。第一百零二集团军高德林,位于冀南豫北之安阳、邯郸、武安地区。教导集团军田申,随总部住于北平。该部为华北伪军中战斗力较强者,其装备与国民党军队同。伪第二方面军总司令孙良诚,原为国民党第三十九集团军之副总司令,于1942年5月,在鲁西之定陶、荷泽地区率部投敌。后总司令部设开封,辖两个军、一个独立师,总兵力约三万人。所属之第四军赵云祥,第五军王清翰,独立第三十八师孙玉田,均位于濮阳、东明、考诚地区。该部投敌后,积极配合敌寇,向共军进攻,其战斗力亦为华北伪军中之较强者,装备与国民党军队同。

伪第三方面军总司令吴化文。吴原为国民党新编第四师师长。1943年春季在鲁中新泰、莱芜地区率部投敌。后辖三个师,总兵力一万二千人,全部仍在原地区活动。伪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庞炳勋、副总司令孙殿英。该部原为国民党之第二十四集团军,于1943年5月在豫北陵川地区率部投敌。投敌后,番号与官职一概仍旧。辖伪第四十军、伪第二十七军、伪新五军等三个军,总兵力二万五千人。总部设于汤阴。所属各部,分布于滑县、淇县、林县地区。编制装备与国民党军队同。伪暂第十五军军长荣子恒。荣原为国民党第一百一十二师副师长,于1943年春季在鲁南费县地区率部投敌。兵力四千左右,位于鲁南临沂、郯城地区。

伪兴亚同盟军总司令王胜武,辖六个师,兵力四千三百人。该部为骑步兵混合,位于绥远固阳地区。伪蒙古军总司令李守信。李原为国民党骑九旅之团长,于1933年率部投敌。辖五个师,全为骑兵部队,总兵力三千人。位于绥远百灵庙地区。伪东亚同盟救国军总司令白风翔(后被敌杀害)。白原为国民党之师长,于1940年在绥西率部投敌。该伪军现辖第三、四、五、六等四个骑兵师,三、四、五三个师均系傅作义之投敌部队改编的,总兵力二千人。位于绥远之固阳、百灵庙地区。伪山西剿共军下辖第一师赵瑞,第二师杨诚。赵瑞原系国民党骑一军的师长,抗战后率部投敌。杨诚原系国民党骑一军的团长,抗战后率部投敌。现第一师位于武乡,第二师位于崞县,军部位于太原。总兵力五千一百人。

伪东亚皇协军总司令蔡雄飞。蔡原为国民党第十九军的副师长,于1938年率部投敌。现辖两个纵队,活动于山西属离石、中阳、太原地区。总兵力三千人。伪绥靖警备队司令丁其昌。下辖三个集团军,总兵力三千人。活动于归绥,固阳地区。伪绥蒙联军总司令王英,下辖三个骑兵师。第一、第二两师,全为国民党第八战区投敌之部队组成。总兵力四千五百人,活动于包头地区。伪剿共第一路军总司令李英,下辖三个师,活动于豫北之武安,内黄地区,总兵力三千五百人。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华中伪正规军统归伪南京军委会直辖。伪地方团队则由各省管理。

伪第一方面军总司令任援道。辖两个军六个师。第一军徐朴诚,第二军任援道兼。部队分布于南京、杭州、天长、合肥、扬州等地,各驻一个师。总部设南京。兵力共一万五千人。苏北绥靖公署主任,汪逆精卫兼。辖两个集团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李长江。李逆原为苏鲁战区游击纵队副总指挥,于1941年2月率部投敌,该集团军辖五个师,另一个独立旅。分布江苏之泰州、江都、靖江地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原为杨仲华(杨原为苏鲁战区游击第六纵队司令,于1941年3月率部投敌),1942年10月被扣,番号被取消。所辖四个师另一个独立旅直属伪绥署指挥。部队分布于江苏之东台、盐城、如皋、南通一带。另有伪绥靖公署直属部队三个师,另一个独立团,分布于江苏之泰兴、兴化、高邮、宝应、盐城地区。总计伪苏北绥靖公署共辖十二个师,二个独立旅,一个独立团,兵力三万四千人。

伪武汉行营主任杨揆一,辖鄂南绥靖公署三个师,直属三个师,另一个维新军。全部兵力六个师另一个维新军(相当于一个师),共一万人。部队分布于湖北之随县、应城、信阳、云梦、咸宁地区。鄂中伪清乡军司令潘尚武。潘原为国民党第一百二十八师之旅长,于1943年2月先王劲哉率部投敌。现辖伪保安第三师,活动于鄂南之天门、汉川地区,兵力三千。伪苏皖边区绥靖军。总司令胡毓坤。下辖第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三十六等六个师,总兵力一万五千人。部队分布皖北之宿县、亳州、苏北之沭阳、灌云及豫东之太康、商邱等地。

伪和平反共兴亚建国第三军。军长徐继泰。徐原为江苏省游击第五纵队司令,于1942年夏季率部投敌。现驻苏北灌云地区,兵力三千八百人。伪第二军军长刘培善。辖第十及第十三师。第十师长谢文达,二千人,担任浙东杭甬铁路沿线守备。第十三师丁雪山部后反正。伪护国救民独立师师长刘子清。刘原为第五战区一百七十三师五百一十八团团长,1941年8月率部投敌。部队驻皖中无为地区,兵力二千人。伪南京警卫军军长刘夷。下辖一个警卫师,一个独立旅,一个教导大队,兵力一万人。装备战斗力为伪中央军之冠。1943年春季率部投敌之王劲哉(原国民党第一百二十八师长),及第六战区挺进军司令金亦吾等,。还有各省伪地方武装八万五千人。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不过其实各县的地方警备队反倒装备和士气都高于伪政府正规军的大多数部队,因为他们一般都由当地日军部队直接控制,统一计划,统一编制,统一训练,统一装备,他们的武器都在各兵团的增加装备用枪支里补充,也就是日本武器装备。都配备有日本指挥官,教官,完全由日本所指挥,在实际操作里,大多数时候都是由日军军曹带分队直接配属,等于在伪军里掺杂骨干,在华北,当时警备队总兵力95000人,其中装备步枪79000支,轻重机枪230挺,手枪5000支,自动步枪400支,至于警察,平时欺负老百姓还可以,华北总人数69000,不过有武器的不够一半,不过几乎每个县都有武装警察队,属于战斗部队。最后,说到铁路警备部队,这里面日本人的成分比较大,相应战斗力也比较强,差不多30%是日本人,机枪比例也大。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现在看看从东北来的伪满洲国军。可能与抗联玩出点心得,他们对付游击有点水平,战斗能力和素质也较强,一般情况下调入关内都做特务武装和主力使用,装备大多是日式或者德式,1943年夏季由伪满开赴冀东,兵力八千人。位于遵化、迁安地区,一般是日伪双重领导,直属日军。

一般说来,伪军编制都比较大。如伪治安军系统,12个集团军才60000人,一个集团军才不足5000人。集团军辖师旅不等,师人数在1500左右,团4、500人。大多数情况下,伪军一个师就是2000人以下,1000多人的比较常见。一个集团军1000人,一个师七八百人很正常。战斗力也分三六九等,有强悍的,也有听见枪响就散伙的。总的说来,有日军督战战斗力还是可以的,守备依托工事勉强胜任,进攻白刃玩命就差点。在历次战斗里,伪军一般都是配属日军战斗,独当一面的只有“满洲国”的军队,主要是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战绩,都是去当运输队的。另外,这些伪军牌子特别多,什么名目都有,东亚皇协、兴亚同盟、东亚同盟救、自治、护国救民、维新、清乡、和平反共兴亚建国、山西剿共、绥蒙联军,听起来特别唬人。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伪军与日本妇女一起炮制“中日亲善”场景

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占领区内的反抗活动此起彼伏,牵制了大量的作战用正规军。以日军62师团为例,师团占领长治、阳泉地区,有正太和白晋两条铁路,约500公里铁路,有188个大小据点,其中县城就有近20个,师团是三等师团,有8个步兵大队,42个中队,128个步兵小队,而控制的地域太大,128个步兵小队实在不够分,因为一个县城起码也得有一个步兵中队,而两个地区首府也得有驻军,师团还得有机动的直属部队,所以这些据点都必须依靠伪军来驻守。这样就能解脱大量日军部队用于野战目的,而日军确实达到了他要的这个目的,不过,伪军大多数时候真的没法子指望。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隶属于汪伪政权的伪军部队

当时华北沦陷的县属超过500个,而日军能切实控制的不过70个,而80%的县是只能控制县城或重点城镇,或者干脆完整县在抗日武装手里。而以一个县每天只消灭一个日军的话,则日军每天的损失要超过500人,这相当于一个满员的步兵大队的5/8,一个混成旅团1/5,一个三单位师团的1/20,一个四单位师团的1/30-1/40。反过来讲,也就是平均大约2天可以消灭日军一个大队,5天消灭其一个旅团,20-40天消灭其一个师团。聚少成多才是游击战争的真正的威力所在。中国抗日武装就是如此来的。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从伪军的组成来看,属于国军老底子的不少,但中央嫡系投降的不多,大多是地方部队。华中忠义救国军序列投敌的基本不属于正规军,他们是属于军统系统的,反共有余,实力不足。但是他们有优点——-装备精良,特务活动熟练。而特务队,便衣队、夜袭队等等,由于只有轻武器并且缺乏战斗经验,只能跟着上,欺负游击队和村干部可以,碰上正规军和坚强的游击队时还不如伪军能打呢。同时,伪军系统还有各种游杂武装,如爱护团,自卫团,维持会乡警,他们的战斗力很差,但是大小也算伪组织人员。这个数字可能更多。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伪军的战斗能力和素质一般随其前身的风格和底子所决定。山西伪军继承了晋军的风格,善于守备据点工事,预备队比较大,没有白刃的优秀传统。河北伪军则大多由民军和西北军的老底子比较多,早期西北军改编的敢于白刃,后期善于上房压顶,敢拼手榴弹。伪蒙古军则是乱打,一窝蜂地上,只要抵抗的坚决,蒙古军只有吃亏的分。山东民风强悍,以地方部队的风格而定,大体上战斗力位于中游偏上。新四军附近的伪军战斗力就要差点,但装备普遍比华北要好的多。

再补充点有华北伪军更详细资料。

1937年12月14日,即日寇开始南京屠城的第二天,在日寇华北派遣军的操纵下,北平成立了伪“临时政府”,以伪“行政委员会委员长”王逆克敏为主席。在其下设立“管理全国治安事务”的“治安部”,由齐逆燮元出任“总长”,并授以“伪上将”军衔。伪“治安部”成立后即编成“剿共军”(俗称“黄协军”)第一、二、三、四路,拼凑出“最早的、比较正规”的华北伪军。伪“剿共军”由伪冀东保安队、原北平宪兵(笔者注:这些宪兵不是国民党中央军的宪兵,而是由二十九路军在北平成立的宪兵队)、黄协军、民团军等地方汉奸武装共万余人编组而成。

1938年5月10日,伪“治安部”在北平通县成立“陆军军官学校”,齐逆兼任校长。

1939年10月,由伪“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的296名毕业生、伪“军官队”、伪“军士教导团”第一期的结业学员和在华北沦陷区招募的1万3千余名壮丁,以及原来的伪“剿共军”,合编为伪“治安军”(俗称仍为“黄协军”),齐逆兼任“治安军上将总司令”。伪“治安军”下辖3个集团(相当于师级)、2个独立团,共8个团1万5千余人。

1940年1月14日,在北平武庙举行“建军授旗式”,齐逆宣称:“……‘治安军’为担负华北治安之唯一军队……”。

1940年3月30日,伪“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以汪逆精卫为“主席”。随即华北伪“临时政府”改称伪“华北政务委员会”,伪“治安部”改称伪“治安总署”,伪“治安军”易名为伪“华北绥靖军”(“治安军”名称仍沿用,俗称仍为“黄协军”),齐逆任“治安总署督办兼华北绥靖军总司令”。

1940年9月底,伪“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926名毕业生在北平北郊清河新址(其遗址为今天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司令部现址)举行毕业阅兵式,齐逆等出席。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1940年底,伪“治安军”开始扩编,新编4个集团、6个独立团,总兵力达14个团5万余人。

1941年5月1日起,伪“治安军”19个团开赴冀东,在河北滦县建立“华北绥靖军总司令行营”,执行“……把冀东的治安完全恢复……与皇军(日寇)互相提携,以共同力量彻底覆灭共军(八路军)而……”的任务。但由于其战力有限又加之华北抗日军的重点打击,遭受了惨重损失——两个团的大部、五个团的一部、七名团级军官均“撒手而去”。不久第四、第十团被撤销编制。

1941年10月21日,新编各团在北平武庙举行“授旗式”。

1941年9月,伪“治安总署”整编伪军部队,原伪“华北警备队”(前身系冀东伪保安队)改编为第101集团(下辖3个团),伪“剿共军”第二路改编为第102集团(下辖3个团),伪“剿共军”第三路缩编为第107团。

1941年10月,伪“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706名学生毕业。

1941年底,伪“治安军”新组建第八、第九2个集团(下辖5个团)。

1942年5月2日,伪第101、102集团下辖各团和107团在北平武庙举行“授旗式”。

1942年12月11日,伪第八、第九集团下辖各团在北平武庙举行“授旗式”。

1942年间,还编组了伪教导集团(下辖军士教导团、步兵教导团)和新兵补充团。至此,伪“治安军”共辖12个集团、29个团,共9万余人,号称“10万大军”(此时加上其它伪军,华北地区共有伪逆武装20余万)。

1943年秋,伪“治安军”进行整编,各集团、团的隶属和驻地发生较大变化。

1943年11月,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改组,齐逆被解职,杜逆锡钧出任伪“治安总署督办兼华北绥靖军上将总司令”。

1944年1月1日,伪“治安总署”改称伪“绥靖总署”,伪治安军正式改称伪“华北绥靖军”(此后,治安军名称不再沿用,但民间仍称“黄协军”或“治安军”)。

1945年2月,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再次也是最后一次改组,王逆荫泰任“委员长”,门逆致中任伪“绥靖公署督办兼华北绥靖军总司令”(其时军衔为中将,3月底晋升为上将)。

1945年3月,伪“绥靖公署”“诏安”了山西长治一带的地方伪军“山西剿共军”6000余人,组建第十二、十三集团,下辖6个团,1945年4月11日,伪第十二、第十三集团下辖各团在北平怀仁堂举行“授旗式”。同日开始,伪“华北绥靖军”军旗样式由北洋政府时期的五色旗改为伪“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1945年9月抗日战争结束时,伪“华北绥靖军”的编制、驻地如下:第一集团驻河北唐山、第二集团驻河北滦县、第三集团驻河北乐亭、第四集团驻山东聊城、第五集团驻河北迁安、第六集团驻河北保定、第七集团驻河北永清、第八集团驻山东平度、第九集团驻河北宛平(今北京丰台区)、第十集团驻河北玉田、第十一集团驻河北邢台、第十二集团驻山西沁阳、第十三集团驻山西寿阳、教导集团驻河北通县(今北京通州区),总兵力5万5千人,枪械4万4千余支,各种炮1000余门。

1945年9月中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将伪“华北绥靖军”改编为“第九路军”(又称“河北先遣军”),门逆任中将总司令。

1945年10月10日,在北平举行日本“华北派遣军”受降仪式,门逆也以“第九路军总司令”的头衔参加受降。

1946年6月初,慑于民众的压力,国民政府宣布解散“第九路军”,门逆也弃职赴香港。但华北伪军的大部(校尉军官和精壮士卒)被编入华北国军各部。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伪治安军(华北绥靖军)曾先后编组了14个集团(师级),一般下辖2至3个团,下文中各集团所辖团的“初辖”指组建之初的情况,“后辖”指1943年10月以后的情况。集团司令的编制军衔为少将、中将,集团参谋长的编制军衔为上校、少将。现将各集团情况简述如下:

伪第一集团,组建于1939年10月,先驻北平北苑,后移防河北唐山,辖第一、第二两团。历任集团司令:刘凤池少将(1939年10月6日任)、李定衡少将(1941年7月9日任)、李阔泉少将(1942年10月4日任)、卢凤策少将(1943年3月29日)。历任集团参谋长:田申上校(1939年10月6日任)、薛式如上校(1941年6月5日任)、金绍宗上校(1941年11月1日任)。

伪第二集团,组建于1939年10月,先驻河北保定,后移防河北滦县,初辖第三、第四两团,后辖第三、第八团。历任集团司令:黄南鹏少将(1939年10月6日任,1941年11月1日晋升中将)、李瑛少将(1942年3月20日任)、栾乐山少将(1943年4月任)。历任集团参谋长:李瑛上校(1939年10月6日任)、徐贯一上校(1940年10月16日任)、熊子涵上校(1941年7月14日任)、邓大纲中校(1942年5月8日任)、齐靖宇上校(1943年2月4日,齐燮元的儿子,曾在德国学习过军事,是伪治安军第一代军服的设计者之一)。

伪第三集团,组建于1939年10月,先驻河北唐山,后移防河北乐亭,辖第五、第六两团。历任集团司令:刘组笙少将(1939年10月6日任,1941年11月1日晋升中将)、卢凤策少将(1942年10月4日任)、宋延裕少将(1943年3月29日任)。历任集团参谋长:赵晋三上校(1939年10月6日任)、罗宝泰上校(1940年10月16日任)、刘云龙中校(1942年3月20日任)、唐椿林中校(1942年10月4日任)。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伪第四集团,组建于1940年10月,先驻河北北苑,后移防山东聊城,初辖第九、第十两团,后辖第九、第十七、第二十七等三团。历任集团司令:姜恩溥上校(1940年10月22日任)、陈志平少将(1942年2月3日任)。历任集团参谋长:王景和上校(1940年10月16日任)、安雅轩上校(1941年11月1日任)、朱宏上校(1942年5月8日任)、李建善中校(1942年12月21日任)。

伪第五集团,组建于1940年10月,先驻河北通县,后移防河北迁安,辖第十一、第十二两团。历任集团司令:胡恩承上校(1940年10月22日任,1941年晋升少将)、叶荫南少将(1941年7月14日任)、刘化南少将(1942年3月20日任)。历任集团参谋长:杨琦上校(1940年10月16日任)、康逢祥上校(1941年11月1日任)、绍冠章中校(1942年10月4日任,1943年晋升上校)。

伪第六集团,组建于1940年10月,驻河北保定,初辖第十四、第十五两团,后辖第十四、第十五、第十六等三团。1945年夏季,该集团一部(1个团部加1个营)反正,此事即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的主要素材,后被八一厂改编为革命经典影片《野火春风斗古城》历任集团司令:宋延裕上校(1940年10月22日任)、李瑛少将(1941年11月1日任)、齐荣少将(1942年3月20日任)。历任集团参谋长:祁继忠上校(1940年10月16日任)、杨学潜上校(1941年11月1日任)、朱文澜上校(1942年5月8日任)。

伪第七集团,组建于1940年10月,先驻河北唐山,后驻河北永清,初辖第十八、第十九两团,后辖第十八、第十九、第二十等三团。历任集团司令:马文起上校(1940年10月22日任,1942年晋升少将)、薛式如上校(1943年8月13日任)、赵晋三中将(1944年4月26日任)。历任集团参谋长:邵化民上校(1940年10月16日任)、刘之初上校(1941年12月17日任)、杨冠英中校(1942年10月4日任)、王仁轩中校(1943年3月31日任)。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伪第八集团,组建于1941年10月,驻山东平度,初辖第十八、第十九两团,初辖独立第二十一、独立第二十二两团,后辖第二十一(原独立第二十一团)、第二十二(原独立第二十二团)、第三十四(原独立一零七团)等三团。历任集团司令:宋延裕少将(1941年11月1日任)、徐贯一少将(1942年10月4日任)、王××少将(1943年4月任)。历任集团参谋长:祁继忠上校(1941年11月1日任)、冷兆一中校(1942年2月24日任)。

伪第九集团,组建于1941年10月,先驻河北唐山,后驻河北宛平,辖第二十五、第二十六两团。历任集团司令:富经武少将(1941年11月1日任)、田文炳中将(1942年3月20日任)、王斌少将(1942年10月4日任)、邓大纲少将(1944年6月任)。历任集团参谋长:唐昆上校(1941年11月1日任)、李骏若上校(1942年4月10日任)、洪作武中校(1943年1月25日任)。

伪第十集团,即原第一零一集团,组建于1941年9月,驻河北密云,辖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三等三团和炮兵队(团级)。1943年9月改称第十集团,移防河北玉田,辖第二十八(原一零一团)、第二十九(原一零二团)、第三十团(原一零三团)。历任集团司令:王铁相中将(1941年9月27日任)、田文炳中将(1941年10月6日任)、李燮坤少将(1942年3月20日任)、杨琦少将(1943年5月任)。历任集团参谋长:李骏若上校(1941年10月17日任)、杜帆扬中校(1942年6月20日任)、南宫辰上校(1942年10月4日任)。

伪第十一集团,即原第一零二集团,组建于1941年9月,驻河北邢台,辖一零四、一零五、一零三等六团。1943年9月改称第十一集团,移防河北邢台,辖第三十一(原一零四团)、第三十二(原一零五团)、第三十三团(原一零六团)。历任集团司令:高德林少将(1941年9月27日任,1943年6月28日晋升中将)。历任集团参谋长:庞定远中校(1941年10月31日任)、姚景洙上校(1942年12月21日任)。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伪第十二集团,组建于1945年3月,驻山西沁阳,辖第三十五、第三十六、第三十七等三团。集团司令:李宝森少将(1945年3月任)。集团参谋长:段炳昌上校(1945年3月任)。

伪第十三集团,组建于1945年3月,驻山西寿阳,辖第三十八、第三十九、第四十等三团。集团司令:杨诚少将(1945年3月任)。集团参谋长:何焜上校(1945年3月任)。

伪教导集团,组建于1941年10月,驻河北通县,辖军士教导团、步兵教导团等两团。历任集团司令:齐燮元上将(1941年11月1日兼任)、刘组笙中将(1943年12月14日任)。历任集团副司令:田申少将(1941年11月1日任)、李海天少将(1943年12月14日任)、洪作武中校(1943年1月25日任)。

图揭抗战期间真正的伪军 天生的一张汉奸脸(组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