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吃酒战》


酒啊,装在瓶里像水,喝到肚里闹鬼,说起话来走嘴,走起路来闪腿,半夜起来找水,早上起来后悔,中午端起酒杯还是很美!

喝酒是和平年代没有硝烟的特殊战争,其成本之高,伤亡之大,场面之惨烈,不亚于一场核战争,往往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或是相反或是同归于尽。这种战争以在亲朋好友之间展开为主,是在欢歌笑语中直接攻击对方肝肾胃等要害部位。

酒战期间,作战双方以感情深一口闷、感情铁喝吐血为指导方针。以宁让肠胃穿个洞、不让感情裂个缝为突破口,以你不喝、我不喝、我们感情必滑坡为着力点,以你不醉、我不醉、商务酒店没人睡为支撑点,采用酒风如作风、酒品如人品、酒量如胆量等强大舆论攻势,麻痹中枢神经,摧毁抵抗意志,消除恐惧心理,使举杯者视死如归。 感情越深伤势越重,甚至牺牲。

这种战争源于古代盛在当今,是古今中外最富人情味的战争形式。往往是屡败屡战,乐此不疲。

人生一次不醉,则终生遗憾;人生经常大醉,则会遗恨终生!

酒要微曛,花要半开。

春节前转此文献给经常奋斗在酒桌上的亲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