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民国初年,税收分田赋和工商税2大类。随后,税目屡增,特别在抗日战争中后期开始,官吏贪贿无状,巧立名目,横征暴敛,税种之多,税率之高,征税之酷,税外有税,名目繁多,令人发指,税收浩繁,民负沉重。

田赋 初承清制,以地、丁两税为正税,根据清代税册定额征收。每两赋银折征银圆2.2727圆,全县年缴纳地丁钱粮银洋32785.562圆。同时核定连城征随粮捐(归省的地方附加)银洋5464.26圆。之后,军阀割据时期税收无常额,随意加派,任意截留,甚至附加税收超过正税的二、三倍之多,中央和省亦莫奈之何。民国17年(1928),南京政府宣布田赋归地方(省)收入。

民国27年,进行土地陈报编查分段绘制田图、编制清册,核定亩分,裁定原则,按三等九则依率计征田赋。规定一等上则亩征田赋0.52元,中则0.47元,下则0.42元;二等上则亩征0.37元,中则0.32元,下则0.27元;三等上则亩征0.21元,中则0.16元,下则0.11元。翌年,按此税率开征,全县赋额为法币120858.39元。后核减为法币100204.32元,实征法币65350.25元。民国30年8月,宣布田赋收归中央。因物价不稳定,出现通货膨胀,于同年田赋改征实物,额征稻谷20060.864石,实征18319.514石。民国31年,加征省、县公粮额达13001.06石,实征得11802.289石。民国33年,改征购为累进征借。民国36年征购、征借、征实、公学粮等应征额为33609石,实征26782.538石。

工商税 民国初,工商税亦沿清制征收炉冶、牙行、当铺、契纸、酒税、牛税、商捐、纸捐、膏牌捐、清膏牌照捐、酒牌捐、烟牌捐、烟酒公卖捐、屠宰税、菜牛捐等各种捐税和附加。民国20年国民党南京政府制订营业税法,对工商营利事业单位和个人,按营业额征收营业税。随后,又对个人或企业的各种所得征收所得税。此外福建省征收屠宰税、契税、糖烟酒税、营业牌照税、使用牌照税、筵席及娱乐税等地方税收,其中屠宰税由县乡分层承包,逐级上缴至省。民国29年以后,根据福建省政府的规定开征房捐、房铺宅地税、自治捐等,逐级向下摊派征收。抗日战争胜利后停征。民国35年,福建省下令自10月1日起征收货物税、统税。货物税的课税品种及税率:烟叶、烟丝征40%,黄酒、烧酒征60%,赤糖征25%,火柴征20%,生铁、煤炭征5%,土硝、石膏、明矾、瓷土等征10%。统税的课税品种及税率如下:面粉征25%,皮毛征15%,化妆品征45%,水泥征15%,迷信品征6%,茶叶征10%,饮料品征20%。

大家看看,我是从县志中找出来的,不知道准不准确,这是当时的原始资料,有些地方我看不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