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三、战友出境,堪察地形

在边疆的日日夜夜,我们始终坚守着阵地,时时刻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越南飞机只飞到我边界领空就调头,不敢越界。而我们的空军也将飞机压制越南飞机,边境上高炮部队随时作好战斗准备。

在三月十一日,我们发了一条绿色毛毯,还发一双防竹尖的解放鞋(79年2月厂),我们以为准备向越南开进,后来也没有命令下来,还是坚守在高炮阵地上,防刺鞋也就一直没有穿,一直到退伍带回家还是崭新的。

我的同学加战友曾松杉是在650团高机连,他告诉我,他们在2日4日就到达广西,驻扎在马路边,沒搭帐蓬睡觉轮流在车上睡,开战时,那个马蹄声是彻夜不停。后来他被调去搬运炮弹。我去过他连队看见他有一张相片,是押送越南特工人员的,当时此相片被师部采纳邗登在师部报邗上。这次聚会中我到曾松杉家里用手机将这张相片翻拍了过来,确实是一张珍贵的相片,也是见证这场战争的历史资料。

话说战友宋方柱,江西会昌人,我俩玩了很好,在一起就很有话说。他长得胖胖的,身高一米六八。在部队里,他在侦察班,后来当上了班长。

有一次,在高地上,宋方柱来到我们二班找我,要借枪照相。

我就问他:

“你们班长没有分配一支枪给你。”

宋方柱有些尴尬地说:

“没有,我们班就一支半自动步枪,没有冲锋枪。”

他接着又说:

“用冲锋枪照相,比较神气。”

我说:

“那好吧!我请示一下班长。”

班长同意后,我拿起冲锋枪,就跟宋方柱跑到阵地上,我们的高炮置放地,有一个团里的宣传干事正在为战友们照相。

我赶紧跑回班里跟班长说:

“班长,有一个宣传干事正在照相,我们班全体战友能否合个影。”

班长听我一说,感觉言之有理,就马上答应,并当场组织了全班战友跑步到高炮阵地上,邀请了宣传干事帮我们全班战友在炮位上照一张全班战友集体留影。正当照像时,突然战事来临,雷达兵测到越南飞机起飞,我们全班战友立刻就炮集合上了炮位,宣传干事就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匆忙照了我们全班战友在炮位上的集体照,所以没有照好这一张相,看上去很糊,但是,很珍贵。

说到宋方柱,他照了一张手握冲锋枪的相。第二天,跟随步兵出境执行侦察任务去了。

几天后,我去侦察班,看见宋方柱。

我问他说:

“你不是出境侦察去了,那么快就回来啦!”

他说:

“头尾两天就回来了。别提啦!太血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过尸体(指越军),已经是腐烂发臭,现在想想还恶心,不注意脚下还会踩到被炸断的大腿。”

我又问他:

“你照的相片有没有拿到。”

他回答:

“没有。”

可惜,至今我都没有他的相片。从部队回到地方后,他到福建来我家一共就两趟,最后一趟见面是在2007年10月份,我还叫了李华、官长广几个战友聚了一下,大家玩得很开心。在2008年五、一节,我给他打电话想问候一下,电话是他的女儿接的,他女儿说不在,我又问她,上那里去啦!怎么跟他联系,他女儿才告诉我,爸爸已经去世,因为心肌梗塞,没有抢救过来,去世时,享年四十八岁。当时,我就失声痛哭,并对他女儿讲,江西条件比较困难,如真有困难就打电话跟我说,我问她知道我吗?她说知道,爸爸有说过你和福建的战友。

往事不堪回首,在边境前线的日月里,生生死死、战友情深。

如今,有许多战友不知在何方,他们过得好吗?思念是我们那一代人永恒的主题……

硝 烟陈年事,记忆常犹新。几番梦雨时,青春战友情。炮弹激烈处,征衣血水沁。哭叹我身边,兄弟又倒下。征战齐装员,凯旋人见鲜。心中人不少,孤坟已草青。清明时雨短,长年祭酒香。遥祝英灵安,问讯战友好。南疆烽烟散,和平却长驻。但愿万家乐,不再有战火!!!

本文内容于 2014/1/17 18:30:24 被huazhiqia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