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94年秋季的一天,我和老乡胖辉请一天假去XX市内玩,这个假使经过正常程序批的,时间是5点前必须归队,部队离市内步行也就一个多小时,坐车就是十来分钟吧。这一天我们吃肉喝酒看完电影看录像,好不开心。由于玩的太开心,等看完录像已经是快六点,两人一看时间超了,也顾不得吃什么了,火急火燎的往车站赶。跑到电讯大楼时,突然看见一个约有三岁左右小男孩哭的眼泪鼻子挂一脸,甚是可怜心痛。秋天又黑的早。孩子四处张望,不停的哭着喊着叫妈妈。我想肯定是走失,我对胖辉说;这孩子太可怜了,咱们帮孩子找自己的家吧,胖辉说我们本来就请假超时了,这样一来回去又要罚站挨批;我犹豫了一下就说;哎算了吧,转身我们又走了,没跑出几步,孩子的哭声还是让我停了下来。我终于转身跑向孩子,;嘿皮子你干什么呀;胖辉大声叫着我,我没有理会,抱起孩子,用衣角搽干净孩子脸上的眼泪和鼻涕,亲了亲孩子的脸说;妈妈呢;孩子哭的声音小点了说;不见了;果然是走失了,天越来越黑。这时胖辉跑过来说么意思。我说道么意思看不出来呀;胖辉不做声了,我问孩子,你家住那里。孩子小声的哭着,还不时的抽动身体说;我不知道;这下我可急坏了,孩子不知道自己住在什么地方。也难怪毕竟只有这点大,还真不一定知道。算了先稳住孩子情绪再说,胖辉你去买点零食过来。妈的又要老子花钱,胖辉发恼骚的骂着。你奶奶的,你家那么有钱不花你花谁的,不是老子面子大我们能出来玩吗,快去呀。胖辉极不情愿的走了。不一会买回很多零食,我笑着骂道,你娘的心肠不错呀。有了零食孩子边吃边望着我们,我们也稳定了思路,想出几个办法来,先尽量能找到孩子的家,实在不行就找警察。我边看着孩子边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突然我灵机一动有了。指着对面的电讯大楼问孩子;你家有没有它那么高,孩子说;没有我们家都是矮房子;我又问你家周围有什么好玩的呢,孩子突然举起双手说,轰轰,,,轰轰,,好多火车跑来跑去,;啊哈哈哈,,,,我笑了起来。胖辉说,你笑什么呀啊,麻烦死了还笑;我说你想想,用你的胖猪头想呀;这孩子的家就在火车站那边,火车站附近有一块就是一些矮房子,对呀胖辉说道。走我们赶过去,电讯大楼离车站很有点距离,我们换着抱着孩子一边走一边跑,只觉得很多路人觉得奇怪,两个小伙子跑着孩子跑的那么急干什么我也没有顾及那么多(当时我们请假外出穿的是便衣)离火车站不远了,正赶到有点希望的时候,猛地听到,你们站住,站住,我们正纳闷,几个警察和群众包围住我们,其中一个群众抢过孩子。搞得我两呆了。你们干什么,抱着孩子干什么,跑那么快往那里去。一个警察拉住我的手问道。我连忙说;我们是附近部队的说着拿出士兵证又说道,6点多的时候我们在电讯大楼时看见这孩子哭得厉害,觉得孩子走失了,,,,我说完经过后,那个抱住群众说,原来如此呀我还以为是拐,,,。哦,你们当我们是人贩子是吧。这时警察说道;孩子下午5点就走失了,家人就报警了。我们动员了很多人再找。没想到被你们抱来了,好了,事情也安心了。大家早点回去吧。家人这时也是对我们千恩万谢的。这时胖辉对警察说,警察同志,你们的事完了,我俩的事没有完呀。警察纳闷的看着我们。胖辉又说道;我们两为了孩子请假超时了,回去肯定少不了罚站和处分,你们能不能做个证明。;扯你妈的蛋,这点事还麻烦警察干嘛;我拉着胖辉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只听见身后警察大声说;我们给你看个证明吧。不用了,说着我们又跑出来,回到连队已是快十点,部队一般是九点就吹号睡觉了,班长连长没有睡看见我们回来叫到连队一顿猛骂,不管怎么骂我就是不做声,也不解释,胖辉忍不住说出了孩子的事,班长骂道你们是拐卖孩子。超时归队就是超时,别骗人,孩子走失满街不管被你们碰见,这么巧。我踢了胖辉一脚说道,别扯淡,错就错了,连长说道;今晚早点睡吧,明天再处理;也管不了那多。我们回到班里睡觉去了,第二天,我看见连长找到指导员和班长去了会议室,我知道他们再商量处理我们的事。快到中午时,只见一名中校带着几个群众来到我们连队其中一个就是昨夜的那个抱孩子的;一会连长出来了,双方了解后我们才知道,今天一早群众就找到我们部队,部队经过从1号门到四号门的进出记录查到是我们连队。这样就找到我们。那个群众拉着我的手说,你们走后我和警察就怕你们受到处分,一定要找到你们;事后我们受到团通令表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