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空识别区并非领空 诞生起就被他国军机屡闯不止


近日,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专访,就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再次表明了中国政府的立场和态度。刘大使强调,中国设置防空识别区的做法不是侵略,也不是设置禁飞区,目的是单纯为了防御。

去年11月23日我国正式宣布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年底,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表示,短短一个月内,我国共掌握其他国家和地区军机近800架次进入我防空识别区活动。

这看似“冒犯”,其实非常正常,我们完全不必对此纠结。

防空识别区是为领空安全服务的特殊空域

虽然,国际上还没有防空识别区的统一定义,但对其较为一致的认识是,防空识别区是为最大限度保护国家安全,由一个国家单方面划设的与该国领空毗邻的国际空域。当外国飞机要通过这一空域进入该国领空时,需要在其内先通报自己的身份和位置。

实际上,一个国家设置防空识别区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增加战略预警时间,以保障本国的空防安全。在和平时期,特别是对于沿海国家而言,防空识别区可以作为维护国家安全的第一道防线。

因此,防空识别区是一种服务于国家领空安全,却与其性质完全不同的特殊空域概念。在防空识别区的划设方面,它是一种单方面的国家行为,即一个主权国家在不影响其他国家依据国际法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权的前提下,有权根据自身的现实需要单方决定划设防空识别区。

也就是,是否划设防空识别区,在什么位置划设防空识别区、防空识别区的范围多大、何时对外宣布划设防空识别区,以及怎样管理和维护防空识别区等,都属于本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完全由本国决定,而无需事先征得其他国家的同意。目前,全球已有的20多个防空识别区均为各国自行决定划设。

在防空识别区的运行方面,划设国虽然并不享有完全的、排他的权利。但根据国际通行做法,他国航空器应按照划设国的有关规定报告身份、方位、飞行计划等情况,否则划设国可对其采取跟踪、监视,甚至驱离、拦截、迫降等强制措施。

当然,这种强制性是受到一定程度约束的,即防空识别区的管制单位必须是在确认航空器实施了对本国安全有害行为的情况下,才能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一般情况下,只有航空器真正侵入领空时才能采取极端措施。

因此,在防空识别区产生和发展的60多年里,虽然外国军机闯入别国防空识别区的事件层出不穷,但是鲜有发生冲突和造成紧张局势的。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充分体现了防空识别区的缓冲价值。

“识别目标”和“处置空情”是防空识别区的两大任务

由于设置防空识别区是为了争取尽可能多的防空预警空间和时间,辨明进入其内空中目标的性质和采取适当的处置措施就显得至关重要。

2013年11月23日,我国在宣布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同日,专门发布了该区域内的航空器识别规则公告,要求进入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航空器提供飞行计划识别、无线电识别、应答机识别和标志识别等4种识别方式。实际上,这也是目前世界上现有防空识别区通行的识别方式。

飞行计划识别是识别民航飞机的主要方式。在识别过程中,若管制单位雷达发现的目标航迹位置、飞行诸元与已经掌握的某一民航飞行计划一致,即可判定其民航班机的属性。因此,我国东海防空识别区要求飞经的各国民航班机预先提交飞行计划,实为简化识别程序、保障民航班机安全的正当要求,也是各国的普遍做法。

无线电识别是指管制单位与航空器进行语音通话,以对航空器的性质进行识别的方法。应答机识别是通过对机载雷达应答机信号进行航空器属性判别的识别方法,这种识别方法与战场上的敌我识别类似。

标志识别则是通过航空器识别标志判明航空器属性的识别方法。当其他识别方式无法完成时,防空识别区的管制单位将派出军用飞机抵近飞行,对航空器进行最后的目视识别,主要依据就是航空器上的识别标志,而各国军机上喷涂的机徽和民航班机上喷涂的公司标志都是非常重要的识别标志。

完成了对空中目标的识别只是第一步,更为重要的是对被判定为可能产生威胁的目标的处置。一些设置防空识别区较早的国家对于此类目标的处置,已经形成较为详细和规范的流程。如美国北美防空防天司令部在对目标识别的基础上,将所有空中目标区分为“友好”、“不明”、“敌对”、“特殊”、“假想敌机”、“截击机”和“迫近目标”等类型,并据此采取不同级别的防空状态,最高级别即战斗机起飞拦截。

战斗机飞至空中目标附近后,进行最后的目视识别和判性,根据其威胁程度采取相应行动。当确认产生严重威胁时,命令其在指定机场迫降,若不服从指令则直接将其击落;当确认不产生实质性威胁时,一般采取伴飞目视监控,逐步迫使其离开防空识别区。

2006年10月,两架俄罗斯图-95战略轰炸机巡航进入北美防空识别区后,美国和加拿大派出了6架战机进行拦截,在判明其没有进入美、加领空意图的情况下,只是采取了近距离跟踪伴飞的措施,将其“礼送出境”。

防空识别区的重心在“管控”

自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以来,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恶意炒作,故意混淆“防空识别区”与“领空”的概念,一方面试图在国际社会丑化和孤立中国的正当举措,另一方面则意在制造中国形势被动的假象,误导国内舆论。其中,焦点就集中在对我国防空识别区的“承认”和“闯关”上。

但是,如果仔细研究防空识别区的发展历史,就不难发现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是不成立的。由于防空识别区从来就是划设国单方面的做法,因此根本不存在是否得到其他国家许可和承认的问题。所以,日本、美国等一些国家对中国防空识别区所作的频繁的、激烈的“不承认”表态,实为多余之举,中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根本无需得到他国许可和同意。

另外,防空识别区自“诞生”以来,就一直被他国军机屡“闯”不止。尤其是苏联、俄罗斯的军机,几乎把西方大国的防空识别区“闯”了个遍。冷战时期,苏联军机经常沿着美国和加拿大的领空边缘飞行,时不时地进入北美防空识别区打个擦边球。这一时期,美、加战机拦截苏联军机达上百次。

特别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海军3架F-18A战机在一次拦截飞入阿拉斯加防空识别区内的一架苏联图-16飞机时,因采取了危险的机动飞行动作,造成两架F-18A战机相撞爆炸,被爆炸碎片擦伤的图-16却安然返航。为此,有人将这种在防空识别区内发生的“闯关”和“驱逐”戏称为“猫鼠游戏”。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空中力量一度比较消沉。但是,随着其实力逐渐恢复,俄罗斯军机又开始了“闯关”之旅。尤其是自2007年8月俄罗斯远程航空兵恢复海外战略巡航以来,“猫鼠游戏”再次上演。

俄罗斯巡航的主力是图-95和图-160两型战略轰炸机,在历时数年的战略巡航中,俄罗斯军机在西方国家的防空识别区中遇到了F-15、F-18、F-22等几乎所有先进战斗机的拦截。只不过与冷战时期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相比,今天的氛围要缓和得多,更多是为了体现能力与意志。

而从这一系列事件中可以看出的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于俄罗斯军机闯入防空识别区的行为是相当的“冷静”与“平和”。作为防空识别区的始作俑者,他们最清楚防空识别区与领空性质的差别。

因此,防空识别区的重心在于有效管控,而不在于防“闯”。只要能够对进入防空识别区的各类空中目标进行准确识别,并对威胁目标及时采取有效处置措施,就达到了设置防空识别区的目的。换一个角度讲,没有外国军机的“闯关”,就没有划设防空识别区的必要。

单从这一点上来看,中国划设的东海防空识别区就已经达到了预期目的。去年12月26日,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耿雁生表示,自东海防空识别区公布实施后,中国军队对防空识别区内各种航空器的活动情况进行了全面监管。“根据我空防安全需要,我国军队出动侦察机、预警机和战斗机51批87架次,赴有关空域执行例行巡逻警戒以及必要的紧急识别查证等任务。”

可以预见,随着东海防空识别区的长期、有效运行,其将成为中国维护国家利益和维持地区稳定的重要途径和手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