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听老兵讲故事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小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听老兵油子吹牛,讲故事。当时住在军分区大院里,专业的叫法是警备司令部,当时是滨州地区警备司令部。当时家属院分两大部分,大多数军官,退休老干部和老志愿兵住得比较好,都是一家一个小院子,有的住楼房,那时候整个滨州市没几个住宅楼。我家住在另一个相对条件比较差的家属院,主要是84年以后入伍的,在当时已是士官且已婚的老兵们住的。没事的时候我爸他们就在院子里喝酒,喝多了就开始说自己的光辉历史。我爸是为数不多的从野战部队调到地方军分区的,所以大多是他的故事。

我爸从云南前线回来的时候夹带了战利品,两把手枪,有一把还是左轮。后来我爸的一个战友还说过,不过挺可惜,被军分区领导没收了,到是留下十几发子弹,不过后来也找不到了。当时军分区搞打靶的时候,我爸出过洋相。由于是用的是老式拉栓枪(53式步枪),我爸在野战部队的时候没用过,成了打靶的人中唯一一个不会用的。但是还有几个老兵起哄,我爸也不说话,看别人怎么用,然后五发子弹打了50环。前几年我爸战友聚会的时候还有个叔叔说,就佩服我爸的枪法。

我爸经常给我说,当年上军校的事。当时的武汉通讯学院还是大专院校,所有学员都是干部待遇,吃饭都是四菜一汤的小灶餐。我爸现在都不吃大米,都是被军校给坑的。幸亏当时军校考虑到北方兵比较多,就搞早晚饭吃面食,中午饭吃大米。但那些大米都是国库的存粮,那叫一个难吃,一股麻袋味,结果我爸一看大米就想起那种带有麻袋味的米饭。当时训练,上课都很紧,所以早晚饭吃的特别多。我爸一个军校同学,也是山东的,一顿饭吃了十八个包子。那些包子都有碗口大,可想而知,当时的训练有多苦,学习有多累了。还没毕业,学校成了士官学校了,后来我爸调回军分区的时候变成了士官,但是穿的是上衣四个兜的干部服,但是是士官的肩章,住一起的老兵都很纳闷,这是个干部啊还是士官啊,敬不敬礼啊,十分尴尬。都说枪法是拿子弹喂出来的,我爸说过他一个战友,还是老乡,也是山东邹平县人,在博山集训的时候,天天抱着枪突突,但枪法是全连最烂的,以至于上了前线后,成了给别人背东西的,电台,电台备有电池,多余的罐头食品,都背过。不过也有天赋很牛的,也是个老乡,手枪打得好,左右开弓,后来被军长看上了,也没上前线直接去给军长当警卫员了。也是在集训期间,我爸第一次吃肉吃到吐。不过都是肉罐头,后来练打靶的时候都是用空罐头盒代替纸靶子。

作战任务的事老爷子说的不多,有一年去东营玩的时候,我爸说起过一次。 不过那次说的也不详细,主要是损他的老排长。当时去侦察敌人目标引导炮兵炮击,由于距离目标有些近,有几发炮弹落在小分队周围,这位排长拿起话筒就用明语喊,别打了,炮弹砸屁股上了。连长一脚就把他踢沟里了。

后来听我奶奶说我爸上前线后,家里一直没有音讯。乡里一共有两个上前线的,另一个是高射炮兵。结果那个高炮兵家里等来的是烈士证书。乡里的人四处传啊,前线死了好多人啥的。我奶奶就慌了,四处找人,我三大爷去军部找人也没打听到。没办法,家里人就做了口棺材放院子里。我爸从前线回来后回家探亲的,据说是乡长都来了,都不信我爸还活着。那场面是相当壮观啊。

最有争议的是我一个伯伯说的一件事,我在网上也没有查到相关信息。他说济南军区两山轮战的时候派过炮兵,其中有一个营是从我们当地炮兵团派去的。这个炮兵团现在还有驻地在邹平县。后来也就半年的功夫回来了,说是战绩不错,但是营部被对方发现了,一阵炮火下来,主要领导都没了,也就被撤了回来。这帮炮兵相当牛,从淄博坐车到滨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车站没有去沾化县和无棣县的车了,当场把车站砸了,还打电话到军分区。值班的副司令接的电话,对方直接说副司令算个蛋,叫司令接电话。后来那场面更是没得治,司令,政委,警察,武警,那是都去了,统统关了三天禁闭。后来这些人一个提干的都没有,我伯伯说,挺可惜的,要是不闹这事的话,至少也得有十几个提干的。

说到炮兵,我爸还说个事,当年他们驻地离炮兵阵地不远,那时候一发大口径火炮炮弹和一台小彩电一个价2000人民币(1985年物价)(价格有点记不清了,但绝对不低于2000)。以至于我爸他们不执行任务的时候去找炮兵们玩,一见面就问,今天咋了多少台电视啊。还有件事我一直很疑惑,我爸说有一次炮兵阵地炸了,当场伤亡了一百多人。具体情况有点模糊了。大体经过是,一大帮领导去炮兵阵地视察,正好赶上有作战任务。有一门炮不知是打急了还是操作不当,炸镗了,顺带着放在炮后边的几十发炮弹被引爆了。好在是就炸了这一门炮,视察的那一帮人大都挂彩了。我爸听别的战友说是实验新火炮,好像是炮弹装药过多,炮筒大红了,指挥员没当回事,结果炮弹炸镗了。在一边的技术员,火炮专家啥的那是相当惨啊。

我爸说当时运往前线的有一种营养液,是娃哈哈生产的。不过我持有怀疑态度。我妈也证实,的确是有一种营养液,好像名字就是娃哈哈。军分区里有个运输兵,后来找关系调回来的,当时是在前线搞运输,偷偷往家里寄了不少,结果他母亲五十来岁就得了老年痴呆。我爸他们都说那是营养过剩造成的。我爸一直对后勤部门有意见,尽管他在银行也是干后勤的。他说,当时的时候他可以凭个二等功,结果没了,不多的名额被后勤部门分了,三等功还差点没了。当然也有他是从师里调到军里,算是外来人被排挤,但主要原因还是后勤部门评功名额过多造成的。我爸说,在前线驻地,那物资真是堆得跟小山似得。不过,他就是个大头兵,再多也分不到他这,一个月两块的津贴刚够一包红塔山烟(由于我本人不抽烟,所以烟名可能记混了,也有可能是石林烟,不过都是云南当地烟)。主要的烟供应,还是靠慰问团。我爸说他记忆最深的是董文华的血染的风采。欢迎慰问团的主要原因还是有烟抽,有妹子看,这在当时是最大的快乐。

我爸常说他命算是好的,打仗从来没有受过伤,后来转业分到了银行,待遇挺好。他不少战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爸说我有了工作,就不能再给国家找麻烦,就没有去。好多战友的路费是我爸给的。2012年,我父亲的一个伤残战友,家是胶南市的,去世了,家里穷,所以癌症就没有治疗,就这样,请客钱是我爸和几个战友给凑的。山东好多地方,人去世后要大摆宴席的,好多有钱的人家会请剧团去唱戏三天。

我爸没受过伤,不过还是有些战争后遗症的。晚上一人在家的时候总会把所有的灯打开。我爸说执行侦察任务的时候就跟晚上一个人在家一样,因为大多数任务都是夜里执行的,黑咕隆咚的,一点动静都没有,静的渗人。

以上所有故事都是从父辈那听来的,如与事实有不符欢指正。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1/20 11:33:27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