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潜伏—武田毅雄(网上转贴)

缘起在追寻红色特工的过程中,我对一个人难以割舍,那就是代号“捷列金”的武田毅雄。关于这件事还得从我的爷爷说起。爷爷是位老军人,曾在四野司令部工作过。1945年9月4日,爷爷迎接曾克林率领的十六军分区部队入关,在锦州乘火车向沈阳进发时,遇到一位苏军上校。由于在爷爷随抗联在苏联休整过,会俄语。那位上校便急切地告诉他,如果在关东军战俘中发现有一个叫武田毅雄的日本将军务必将他交给当地苏军最高司令部。爷爷是个认真的人,每到一地的日军战俘营都打听这名日本将军的下落,可是一直到1946年初也杳无音讯。更奇怪的是询问过的关东军高级将领都说武田毅雄在1945年就失踪了,别的什么也不知道。后来由于东北的剿匪战斗进入紧张激烈阶段加之苏军撤离,这件事就被搁置下了。不过自从听了爷爷说过这件事,武田毅雄便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那个日本将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成为我十几年来的谜团。

发现 1990年我委托在社会科学院东亚研究所的同事,到日本的时候找一找武田毅雄的材料。结果,他们带回了一份材料,是日本东京都畑本事务所编撰的“武田毅雄年谱”。虽然只是一份年谱,但是却清楚地表明了武田毅雄的活动轨迹。按着年谱上的线索我开始了长达十年的追寻。我查阅大量档案,先后到过中国第一档案馆、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协会、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情报所等多个国家、省级研究部门。采访了日本老兵岗崎哲夫、著名学者谷口俊仁、俄罗斯情报将军伊万诺夫等十几人。这样,武田毅雄的形象就在我的面前清晰完整起来。我感到震撼,我感到吃惊,他竟是一个这样的人——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员、苏军总参侦察局战略情报员、中共社会部特别情报员,日军中国派遣军特情部长。我想,在社会主义阵营中的情报人员中绝对堪称一绝,这可是个重大发现。我沿着武田毅雄的足迹继续行走,在历史资料的长河中徜徉,在故纸堆中徘徊。武田毅雄涉猎的部门很多,活动地域很大,他所牵扯的每一件事都是当时发生的大事。他有幸经历,有幸目睹这些事件的过程。而在险象环生的环境下又可以化险为夷。这不是小说,但又是连小说都无法设计的情节。后来我在创作《中共特工》一书时,采访了华南情报局的一些老同志。他们提到在华南情报系统活跃着一些日本同志,中西功、西里龙夫、尾崎庄太郎。而中西功就担负和神秘的人物“捷列金”与中共情报组织之间的联系。这是我又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这就证明“捷列金”和中共情报系统有密切联系。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武田毅雄以极大的热忱帮助中共情报系统获取了上千份绝密战略情报,为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然而关于武田毅雄的确切材料还是很少,因为他身份特殊我几乎找不到他的战友和同事。

转机 1993年终于出现转机,东亚研究所的同事告诉我日本老兵岗崎哲夫考察虎头要塞,可以问问他关于武田毅雄的情况。从岗崎哲夫那里得到一个确切信息:武田毅雄曾在关东军担任过总参谋副长,他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为人谦和,行事严谨和关东军情报部长关系很好,还主持过对苏的战略侦察。不过,在他就任的半年后就不知去向。这和当年爷爷得来的情况完全一致。1994年日本一个社科学者代表团访问中国,我在东亚研究所的同事陪同下见到了已是78岁的著名学者谷口俊仁。这次的收获是非同寻常的,因为谷口俊仁也是位二战老兵,而且是武田毅雄少数几个好友之一。当老人讲起他的老朋友时竟然热泪盈眶。他曾激动地说,武田将军是个高尚的人,他做人的品格是无懈可击的! 1995年我到莫斯科探望弟弟,通过弟弟的关系进入了俄罗斯国家档案馆特别档案室。一个神情严肃的俄国妇女告诉我:不许复印、不许借阅。我在弟弟的帮助下足足看了三个多小时的档案,这次又有收获——苏军上校安德烈,代号捷列金,日文名字武田毅雄,1964年获得过“苏联英雄”的光荣称号,表彰他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的杰出贡献。另外还看到了部分发来的情报,都是绝密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情报。其中有一份情报上有斯大林的批语:“这是目前为止我看到最有价值的情报!”更令我激动的是终于看到了英雄唯一的照片,至今我记忆深刻。冷峻的面容,深邃的眼睛,充满信念的神情。那么,如此有名的“捷列金”为何一直被埋没在佐尔格的光环之下呢?后来通过我的弟弟联系到已经退役的情报将军伊万诺夫,揭开了这个谜底。即代号“拉姆扎” 的佐尔格出事后,“捷列金”成了苏联统帅部在亚州唯一的王牌间谍,苏军情报机关为此对他进行了严密的保护。致使这张王牌在二战结束后依然还发生着作用。由于历史的原因,苏军对这位功勋卓著的侦察员保持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沉默。

未解之谜我曾好奇地问将军:即便是这样,那也没理由长时间保持沉默。将军沉默一会告诉我:之所以宣传佐尔格那是因为西方人知道他,因为在西方他的经历很早就尽人皆知。而捷列金就像一个影子,是虚幻的,了解的人很少。但他肩负了更多的使命,捍卫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利益,可以说取得的成绩大大超过佐尔格,是名副其实的侦察英雄,永远是我们的骄傲。作为特殊的情报人员我们没有必要将这些公之于众。关于“捷列金”失踪的事我再三询问,将军表示他也不清楚。其实关于武田毅雄的下落至今还是个谜。 关于武田毅雄的经历,经过千辛万苦的寻访和查找后,可以看到文字记载和当事人回忆全部截至在1954年。而且期间的1945年2月——12月近10个月的时间还没有任何记载。苏联方面花了近10年的功夫来寻找仍无音信,最后不得不放弃。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在“捷列金”失踪10年后,也就是1964年和佐尔格一起授予了“苏联英雄”的光荣称号。只不过,捷列金的授勋没有公布于世。


本文内容于 2014/1/17 9:35:41 被yunhuer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