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铁卢大胜 是因为元帅上过体育课?


新年元旦,某电视台一部午夜纪录片畅谈了中国教育话题,其中对体育课的重要性进行了深度反思。节目中,国内著名教育家谈到:威灵顿公爵在打败拿破仑后说了一句著名的话——滑铁卢的胜利,是在伊顿公学的操场上决定的。

这句名言发人深省,言简意赅,让人对于学校体育课的重要性认识,不由得拔高了好几个境界。

但是也有人说,威灵顿公爵本人根本没说过这句话,是战后几十年某西方作家杜撰的。

然而,威灵顿公爵作为伊顿公学的校友,在滑铁卢战场一举打破拿破仑的神话,其专业素养和军事指挥能力确实非凡,而且不能不说与其本人完善充实的教育经历有很大关系。伊顿公学以培养名人数量之多而闻名,据说出来过20多名英国首相,将军和学者更是不计其数。

然而却不要忘了,伊顿公学是一所贵族中的贵族的学校。

即使有所谓“滑铁卢战局由教育水平决定”的说法,那也是指威灵顿本人受教育程度够高,或者是少数英国高级军官受教育程度够高。滑铁卢战役的英军士兵乃至低级军官,受教育水平可说是一塌糊涂,威灵顿曾抱怨在英军中找不到一个曾读过规章或命令的人。

但如果听了中国教育家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以为英军士兵个个都上过伊顿公学,平均教育程度很高,个个上过体育课,所以打起仗来很智勇双全。

其实,这句名言最接近史实的解释,可能应该是——大元帅本人上过体育课,所以麾下几万英军很厉害。

这个逻辑似乎有点怪吧?

其实,威灵顿倒是有一句真实记录在案的话:“我们的朋友们(英军士兵)——都是些社会渣滓。”事实上,滑铁卢时代的法军早已充分接受自由平等的洗礼,对英军士兵和军官间严格又残酷的阶级界限和阶级压迫非常震惊。拿破仑的一个老兵所回忆的那样,“英国军官都是上等阶层,不是贵族便是绅士,而士兵——那些都来自无产阶级——盲目地服从军官。”法国将军富瓦做出这样的评论:“英国士兵是愚蠢而毫无节制的。”

另外,没有贵族头衔的英国下级军官和士官,很难获得进一步的晋升,即使有充足的作战经验。出身平民的军官往往以中尉乃至上尉终老。英国军队的高等军阶,是要花大笔金钱去买的。

然而威灵顿公爵(阿瑟·韦尔斯利)就不同了。阿瑟·韦尔斯利,莫宁顿伯爵的第四子,18岁成为少尉,24岁成为中校,六年间五次晋级——都是通过购买方式获得,在这当中他转隶七个团,从未在实战中服役一天。1793年,阿瑟·韦尔斯利花钱在第33步兵团买了个中校军衔,成为踏入实战的转折点。此后,阿瑟·韦尔斯利转战印度、西班牙,不断在战场上积累经验,在各地连战连捷,先后受封男爵、子爵、伯爵,侯爵,直到被封为威灵顿公爵。

在当时的英国,如果只是个平民,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性当上这种“名将”的。而换个角度看,英国如果有法国人那样的平等态度,阿瑟·韦尔斯利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当上高级军官,很难跳过死亡率很高的下级军官阶段,更不可能轮到他当上滑铁卢会战的元帅。

所以说,与其说伊顿公学的体育课决定了滑铁卢胜利,不如说英国的“卖官鬻爵”制度狗屎运一般挖掘出威灵顿公爵这种天才,才是滑铁卢大胜的决定因素。

强调体育课的重要性,没有错,但是不能把篡改历史课作为前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