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说过的话

小时候母亲经常对我们说过的一句话是:“你们要做好人,千万不要把路走岔了,一步错步步错。”

这句话让我们兄妹几个听起来感到最烦。谁不知道要做好人?话说三遍无人听,何况这句话被母亲不知重复了千遍万遍。每当母亲说起:“你们要做好人。”我们就不耐烦地接着说出下半句:“知道了,我们会把路走好的,一步错步步错。”母亲就说:“知道就好,知道就好。你们也别嫌我啰嗦,我是不放心。”说着说着,母亲便不由自主地一声叹息,叹息里添了几许忧虑,几许孤独。

有多少个为人之子的人不曾抱怨过自己的母亲太啰嗦,到底有几个人能体会到母亲的说过的话里深藏着母亲的一份苦心?

忙碌起来的母亲通常是不会唠叨的。那时候的劳作是集体形式,父母一律被称为公社社员,就连我们,也是公社小社员。农忙季节,学校就会组织我们这些小社员去支农。忙碌起来的父亲母亲,一整天都难得和我们见面。我们在甜香的梦里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父亲母亲就已经走向田间,我们醒来了,吃着母亲热在锅里的饭菜,然后上学。午饭和晚饭得我们自己做。一整天父亲母亲是难得管我们的,就算是晚上回到家,也是累得一句话都懒得说。母亲回想起当时的忙碌,就感叹道:“那时候,你们总嫌我唠叨,忙起来我哪里顾得上你们,当然不放心了。”

农闲时候,公社电影放映队就会轮流到各生产队放电影。只要不是太远,我们就像是公社放映队的尾巴,公社放映队到哪,我们就跟到哪。看电影是那时候难得的享受,我记得父亲母亲是喜欢看电影的。只要是放电影,母亲做的饭菜比平日里似乎要丰盛许多。当然,所谓的丰盛,不过是菜谱里多了一碗鸡蛋汤而已,肉,照例是没有的。不过,我们小孩子的心思并不在吃上,早飞到那或远或近的银幕下了。父亲母亲自然没那么心急,在饭桌上,父亲母亲也会扯扯电影好看不好看。父亲说,只要是新片子,就好,老是老片子,看多了就没意思。但母亲似乎不在乎片子好不好看,是不是新的,母亲喜欢人多,人多意味着热闹。现在想起来,母亲对电影本身似乎没有兴趣,只是我们喜欢,母亲也就喜欢了。吃完饭,父亲母亲就带着我们兄妹几人奔向放电影的地方了。一路上,遇到熟人,母亲会亲热地打声招呼,边走边说闲话。

小时候看的电影,以打仗的电影居多,像《地雷战》啦、《地道战》啦、《南征北战》啦等等,那都是我们小男孩的最爱。电影里总是有很多坏蛋被打死的场面,日本鬼子,汉奸,还有蒋匪军。看到那些坏蛋在银幕上被炸得血肉横飞,人仰马翻,银幕下的大人小孩照例会高兴的欢呼。那些坏蛋被消灭了,才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当时我们都是那么想的。那是一个单纯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年代,那个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母亲对周围发出的欢呼声总是置若罔闻。她总是连声发出哀怜的声音:“哎哟,可怜可怜。”起初我很不高兴,认为她糊涂到了连好坏都不分的地步。那时我觉得她很丢脸,就对她非常不满,忙说:“您看清楚了好不好,炸死的都是坏蛋,他们该死!”母亲说:“他们是该死,他们就算再死一百次,都不能偿还他们欠下的血债。可是,他们也有母亲,他们的母亲也是把他们尺把长抚养大的。就这样死了,他们的母亲还不心疼死,不伤心死啊?”

母亲说的这句话最终让我沉默,原来那些坏蛋也是人生父母养,他们的父母也会伤心。母亲当时说的这句话一定把什么植根于我的内心了。与人性有关,有爱有关,是一种悲悯的情怀。

母亲接着说:“母亲的眼里,只有儿子,没有坏蛋。”这句话现在想起来都令我有落泪的感觉。

此后,再看到坏蛋在银幕里被炸得一命呜呼,我仍然会高兴,但是,当我拍手称快的一刹那间,我想起了那些丧命的坏蛋也有母亲,他们的母亲在家里也盼着他们的儿子平安归来,若盼到最后,只是儿子的死讯,她们该不知怎样的伤痛欲绝。这时候,我的内心,竟也有了疼痛的感觉。

就是现在,当我打开社会新闻,看到贪得无厌强占民脂民膏的贪官、奸淫妇女的恶棍,穷凶极恶的杀人魔头被绑缚刑场处决的消息,内心仍会感到高兴,认为他们死有余辜。但是,与此同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们的母亲,就会生出怜悯之情,为那些死有余辜的恶徒们的母亲。

“你们要做好人,别做坏蛋。别把路走岔了,一步错步步错。”当年母亲说过的这句看似平淡到有点乏味的话,也只有到今天,我才能理解母亲的苦心。母亲是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相信好人一生平安的。她让我做好人,实际上是希望我一生平安。


本文内容于 2014/1/17 7:55:42 被孟怡然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