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吉林省档案馆最新整理的一批侵华日军的档案中包括许多日本人的家书,其中记录了侵华时期的各种事项,有的书信中记载,对于日军犯下的强奸妇女、虐杀儿童等残暴行为,他们自己人都看不下去。 1938年3月12日,隶属于日军华中荻洲部队的渡边德右卫门在发给新潟县西颈城郡上早川村关原草苗的信中写道:“二月六日我中队在警备中,附近有近万名残余敌人。可怜的是当地老百姓,因为接到全部杀光的命令,虽然我们对小孩子多少抱有一丝同情,但含着眼泪,一起杀掉的也不少!”

在1940年牡丹江铁道局东宁特输的植田益夫发给京都中京区王生溯田町三六号古川次郎的一封书信中说:“距离这个部落(指东宁街)一条街远的地方,苦力的死骸就那么散放在外边,汽车区和街头都有。离这里三条街远的地方已经干涸的小河河道里横七竖八地搁着十二、三具苦力的死骸和装在箱子里的尸体,野狗啃食着他们,一点也不剩。”

在另一封1938年6月8日隶属于奉天工藤部队的木村镇雄寄给石川县金泽市的妻子木村美代子的信中说:“国境方面同事替代了俄国人站岗,听说强奸事件每天都有。同事通过地理和语言判断强奸的对象清一色是满洲女人,然后不分日夜对其强奸。很多女人被数百名男子强奸。”

这批档案资料是从吉林省档案馆保存的10万余卷(件)侵华日军遗留档案资料中发现的。这些档案中90%为日文记录,从侵华日军撤离时未来得及彻底焚毁的档案中整理而来,记录了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种种罪行。

吉林省档案馆馆长尹怀说,随着吉林省档案馆对这批信件内容翻译、解读的逐步深入,会发现更多直观反映侵华日军暴行的信件。从侵华日军的视角反映日军暴行,是控诉侵略者罪行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本文内容于 2014/1/20 15:43:10 被小编a33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