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闵是不是“民族英雄”?

为南北朝历史中的一些疑点上网查资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冉闵,他成“民族英雄”了!他,是忍辱负重的汉族志士,在羯赵政权下潜伏多年,最终掌握羯赵军权,为汉人杀光了羯寇。他,是不世出的军事奇才,总是以少胜多,大破各胡人联军;虽然最后败给鲜卑慕容部族的军队,功亏一篑,却使得胡人再不敢轻视汉人,最终选择了和汉人和解,和平共处。没有冉闵,汉族将被各胡族屠灭干净。冉闵,被后代史家忽略、污蔑的汉族大英雄大皇帝……冉闵,人民的救星,胡人的噩梦……不承认冉闵功绩的历史是伪史……连续读到这类奇文,我几乎要以为自己是那个擅长发明历史的棒子国的国民。

近两千年后读那段历史,读到冉闵的故事,确实会激起很多同情、敬重、惋惜。西晋政权因为连年的王室内战,社会混乱,军力空虚,居于中国的各异族借机而起,烧杀抢掠,把中原大地几乎变成了鬼域。公元311年4月宁平之战,西晋最后的二十万主力军被石勒屠灭,中原从此除了极少数例外,几百年间不再有汉族军队,任由胡人铁骑横行。流亡江南的东晋政权更没有任何能力反击。这中间,突然在中原出现了一个汉族首领,把原来凶残至极的羯人几乎灭了个干净,还号召各处汉人杀灭胡人,恢复汉人国家。这不能不说,会使人眼前一亮。屠杀几十万羯人,虽然不能说很对,因为不可能所有羯人都对汉族犯下罪;但多少有些快慰。这些羯人算是为他们首领石勒家族的行为遭了报应。

但我读到的冉闵故事是这样的:冉闵是羯赵后期石氏家族中重要军事将领,虽是汉人,却蒙石氏家族厚爱赏了个石姓,是石虎干儿子。初次在史书中被提到是石虎和来自东北的慕容鲜卑作战,其他军队都大败溃逃,惟有石闵的军队全身而退。后来历次战事中表现也都非常突出,让石氏家族的其他将领都非常畏惧。“闵素骁勇,屡立战功,夷、夏宿将皆惮之。”石家的军队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石闵能在他们中脱颖而出,可见其勇武。石虎死后,几个儿子争做皇帝,其中一个以立石闵为太子,说动石闵帮助他夺位。但夺位后却没兑现承诺,立了自己儿子当太子,引发石闵怨望。别的石氏家族成员一看有机可趁,也来煽动石闵。而后经一番宫廷文武斗,石闵索性杀光了所有羯赵王室成员,自己当皇帝,恢复了冉姓。汉人见出了汉人皇帝都来依附,而各种胡人却都非常恐惧,从都城中纷纷逃跑。冉闵见状,明白胡人肯定不归顺自己,同族汉人才向着自己,索性下令汉人一起动手,把所有见到的胡人(主要为羯族,匈奴族恐怕已被羯族杀差不多了)都杀个干净。“闵躬帅赵人诛诸胡羯,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死者二十余万,尸诸城外,悉为野犬豺狼所食。其屯戍四方者,闵皆以书命赵人为将帅者诛之,或高鼻多须滥死者半。”

很显然,冉闵根本不是忍辱负重复兴汉族的志士,是羯赵王室内斗中的一派首领,觉得自己军功大就想当皇帝。石虎本也是石勒干儿子,觉得自己在石氏家族中军功最大,就杀了石勒亲儿子自己当皇帝。冉闵不过是继承石氏家族的一贯风格。灭净胡人不过是当皇帝的手腕,既然胡人不服自己,迟早是后患,不如杀光。如果汉人不服自己他一样会杀光。他诛灭几个汉族异己的手段表明他一是刚愎自用,二并不以为对方是汉人就如何。

他杀完胡人,第二年突然又异想天开,学匈奴汉和羯赵政权,以皇帝身份来招揽汉人的同时,又以大单于身份来招揽胡人。光禄大夫韦謏劝谏他,胡人不可信任。这是明摆着的,你刚杀胡杀得那么兴高采烈,突然又想跟胡人和好,做他们的大单于,胡人难道全是白痴?冉闵为了取悦胡人,竟杀了韦謏全家。后来冉闵在襄城遇上后赵残余势力和羌族姚襄、慕容鲜卑的联军,部将王泰劝谏,敌人各怀异心,时间久了必然内讧,只需深沟高垒静观其变。冉闵不听这种兵家常识,却迷信自己武力,又相信道士的天文邪说,悍然出战,结果兵败,十几万军队加汉族精英人物都没于乱军中,自身带十几骑逃归。他招揽的留守邺城的千余胡人果然叛变,把他儿子和汉臣都掳去后赵残余势力那里邀功,后赵把他们全杀了。王泰后来也为冉闵所杀,颇有袁绍杀田丰的风采。冉英雄这是救了追随他的汉人还是害了他们?汉人固然需要本族皇帝、本族英雄来保护,但有时也要明白,把希望寄托在充满野心私欲还刚愎自用的本族军阀上并不是善策。

冉闵虽然是刚愎自用的军阀,毕竟是汉人,统治的三年内客观上还是保护了中原汉人的生存。但保护汉人的并不止冉闵。中原遭难后,汉人逃亡有三方向:南方东晋,西北凉国,东北慕容鲜卑。这三个政权,包括慕容鲜卑部族的燕政权,都保护了汉人,虽说这听起来让汉人脸上无光。慕容鲜卑杀起羯人也很不手软,没有冉闵,羯族也迟早被会鲜卑人杀光,莫非慕容鲜卑部族的君臣也是我们的民族英雄?冉闵也根本没有吓得胡人对汉人不敢再轻视,没有任何记载能证实这种说法。冉闵死后,慕容鲜卑和氐族的秦政权争霸,氐秦短暂统一又败亡,后来又是几十年大战,直到慕容鲜卑等政权都被拓拔鲜卑击败,东晋司马王室“禅让”给刘裕,形成南北朝,这整个过程中没有听说任何胡人因冉闵的行为而在对待汉人上有改变。凶残的部族该怎么杀人依然怎么杀人(并非只针对汉人),譬如氐秦末期围攻长安,心理变态的慕容鲜卑的一支,譬如更臭名昭著的匈奴族的赫连勃勃;不凶残的也依然不杀,譬如氐族和在东方建国的慕容鲜卑主支。

真正的史实是胡人凭自身武功吓得汉人从此不敢轻视!冉闵一开始杀胡后来为何又要做大单于?无非胡人太厉害,杀不光,想做皇帝不能不和胡人和好,借助胡人势力。从汉武到西晋,历代汉族政权都以战功吓得胡人或者远逃,或者以仆从姿势归顺。东西方都有这种仆从民族。古希腊雅典、斯巴达军与波斯交战,古罗马凯撒庞培内战,双方的仆从军都很多,但都是观望的,波斯主力军一败,庞培方的罗马主力军一败,仆从军就纷纷归顺胜者。曹操、司马懿征讨时用过的那些仆从军表现也差不多。他们在中央王朝威压下,几百年间互相报个仇、吞并一下都得先来征求朝廷的同意,不然就会被朝廷找到名义来剿杀,能当仆从军在汉族军队边上出把力图个赏赐已是汉人开恩。(所有帝国对待仆从国都是同样手法:分而治之,最好你永远打来打去,永远各种小部族争当头领;平常攻战帝国装作看不见,但若有某部族太强了,帝国就会打着为别的部族主持公道的旗号出来把你扼杀于摇篮中。今天美利坚帝国的那些手法也无非如此。)迁居内地的胡人更是奴仆性质,各种记载都表明他们地位极低,被汉人看不起、随意欺侮。八王之乱时汉族军队没军饷竟把他们直接抓起来当奴隶卖,“两胡一枷”。史书记载虽然就那么几句,我想恐怕同美国人驱赶印第安人、日本人驱赶英美战俘的那些死亡行军是很相似的:马鞭抽着、长矛刺着在路上赶,因疾病、饥饿倒下的胡人就被扔到路边让野狗吃。后来的事恐怕也是汉人遭了报应。石勒就是那些被贩卖的胡人奴隶中的一个。如果晋书石勒载记上开头几段属实,胡人几乎就是放养的牛羊,任何汉族军队、官吏、豪强见了,只要需要都有权拉来卖。而胡人也颇为下贱,石勒一开始生活没着落,竟打起和汉族豪强合伙诱骗自己族人去别处讨生活,然后将他们贩卖的主意。“今者大饿,不可守穷。诸胡饥甚,宜诱将冀州就谷,因执卖之,可以两济。”只这几句话就可以想见当年那些胡人的可怜。羯人更甚,原是西域大月氏部族后代,被匈奴战败掳为奴隶,后来匈奴成了汉的仆从,他们也跟着成了汉的奴隶。奴隶久了,被汉人卖习惯了自己也觉得卖一卖没什么了。到了这时才靠武力吓得汉人不敢轻视。使这些几乎已完全习惯了奴从身份的胡人部族敢翻身做主人,他们自身的豪杰之士固然可佩,西晋治国的本事更是居功至伟。

据那些奇文称,“冉闵最大的功绩是驱逐胡蛮数百万出中土。迫于冉闵和诸路中原汉军的武力威胁,氐,羌,匈奴,鲜卑数百万人退出中土,各自返还陇西或河套草原一带原来生活的地方,一些胡族甚至从此迁回万里之外的中亚老家。在返迁的路上这些不同民族的胡族相互进攻对方,掠杀对方,抢食粮食,甚至人肉相食,能成功回去的人十个人中仅有二三人。”查资治通鉴记载,是“自季龙末年而闵尽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青、雍、幽、荆州徙户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诸夏纷乱,无复农者。”真相是匈奴后汉政权和羯赵政权都曾把中国北方各地的大批民众迁到都城一带,方便控制和奴役。羯赵发生冉闵内乱后,这些人民都逃回了各自在中国的老家,而不是退出中土。逃亡路上死的也不只是胡人,包括汉人回迁者。建立前后秦的两个氐羌部族也没逃陇西、河套草原,都在中原徘徊,向东晋称过臣,然后进关中建国,几个鲜卑大部落慕容、拓拔、段也未闻受这影响。冉闵驱逐几百万胡人出中土纯属胡扯。

今天读五胡乱中华的历史很容易和蒙古、满清、日寇侵华联系起来。但它们是有本质区别的。日寇侵华,是一个外来民族想把我国人民当奴隶,实现它征服亚洲征服世界的美梦。而五胡中,除了羯族汉化程度很低(它是白色人种),生性有些凶残,像后来的蒙满、日寇,别的民族都有很高的汉化程度。匈奴人以自己祖先和刘邦曾结盟兄弟,弟弟有资格继承哥哥的名义称自己为汉。慕容鲜卑在得到中原称帝前,一直以晋室忠臣自居,领晋室官职,进军中原的名义就是为晋室驱除匈奴、羯人这批乱臣贼子。慕容廆把石勒派去结盟的使者绑起来送给东晋,又写信请求东晋大将陶侃出兵北伐共驱羯寇,辞意非常诚恳。他儿子慕容皝见东晋碌碌无为,还写信去骂掌权重臣庾冰兄弟:我们虽然力量薄弱,却从未忘记光复中原,年年和羯寇交战,不敢有丝毫懈怠;你们兄弟居高位那么久,不思为国雪耻却专思给自己加官进爵……如果说慕容鲜卑有太多假托晋室嫌疑,不要忽视,段氏鲜卑部族曾长期是刘琨在山西的忠实盟友,配合刘琨骚扰羯赵后方,直到发生内乱;他们对晋室就算不是忠诚,起码视自己为晋室藩属。氐人的前秦政权更是与汉族政权毫无区别,重用汉人,以统一中华为己任。苻坚完全依靠汉人王猛治理国家、统一北方(氐人是来自中国西南的少数民族,与汉人本无多大差异)。这些胡人首领大都饱读汉族诗书,已完全接受汉族文化。慕容廆劝汉族知识分子高瞻为自己效力时说了番话:“君中州之族,冠冕之余,奈何以华夷之异,有怀介然?且大禹出于西羌,文王生于东夷,但问志略何如耳,岂以殊俗,不可降心乎?”这番话本身是很有道理的,也表明慕容鲜卑部族汉化之深。

羯族统治者虽然像日寇,但当年也并非羯族与汉族的战争。石勒等人本质上只是一群乱世流寇,为了活命纠合在一起杀人放火快活,最后势力越来越大就自己当了皇帝;而非率领羯族作乱。他早年四处流窜时,手下谋士便都是汉人,武将看名字有汉有胡。西晋王室连年内战,把国家弄得民不聊生,各种不甘居人下、不甘受冤屈的草莽英雄自然要顺势而起。当石勒由流寇升级成帝王时,为了忠诚度考虑,显然会更依靠和自己同族的羯人,这和冉闵依靠汉人是一个道理。他只是个流寇,或称草莽英雄,凑巧是个羯族流寇而已。和石勒一起攻进洛阳烧杀抢掠,实行三光政策的还有汉族流寇首领王弥。两人都敬畏对方“英雄”了得,互相猜忌,后来石英雄用鸿门宴杀了王英雄。而制止王英雄暴行的倒是匈奴人刘曜。假定当日是王英雄技高一筹,干翻了石英雄,兼并石英雄部众,成为匈奴后汉政权重臣,再成功夺权,为统治目的杀光了匈奴人,莫非这位王英雄也成了我们的民族英雄?

除了几个鲜卑大部族确实是民族性质,建立前秦后秦的氐、羌军事集团其实都是乱世中一些部族结团自保,并非真正代表氐族、羌族这两个民族,只是和石勒冉闵一样,建立政权后对同族人自然更信任一些。结团自保的汉族军事集团也不少。王弥这种流寇是。各种拥兵自重、坐视西晋灭亡的地方刺史也是(晋怀帝发诏哀求他们来勤王:若今日,尚可救,后则无逮矣。竟无人应诏)。凭借山水险阻、结坞自保的一些汉人集团也是。只能说,以汉人为首领的集团大概都比较无能些,最后胜出的几个都是以胡人为首领的。

羯赵政权并非如蒙古、满清、日本统治中国,征服者民族统治被征服者民族(汉和其他胡)。这从军队组成上即可看出。冉闵所部必定从头至尾都是汉族军队,因当时做法,士兵和将领的关系其实就是族人和酋长。既然“夷、夏宿将皆惮之”,石虎手下诸将中除了冉闵,必定还有很多纯汉族军队。和冉闵一起杀羯人,后来被冉闵猜忌杀掉的原羯赵重臣李农所部必定也是汉人。李农历史记载不详,只知道是羯赵重臣,曾是司空,又曾以大都督之名统帅诸军镇压梁犊等人为首的戍卒、农民起义(另一次陈胜吴广,石闵在镇压这次起义中很是卖力)。都督类官职在乱世中通常只是统帅诸将的虚职,如近世淮海战役时杜聿明名义上是统帅国军三个集团军的总司令,其实并无实权,各兵团只听令于各自将官;但李农有一支汉人组成的亲信部队是无疑的。李英雄的功绩包括领兵杀了二十万石虎死后南逃的汉人,我们无法想像这些汉人军队如何下手的。羯赵王室敢放心让这些汉人军队做自己的主力,还借助汉族军队来争帝位,这绝不能说是一个羯人当统治者的政权,只能说是石氏家族当统治者的政权,和别的封建王朝并无区别。羯赵残暴,是常见的军事统治者和他手下将卒的残暴,并不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残暴。

假定羯赵是满清,是外来民族征服中国,冉闵就是一个吴三桂。曾经臣服于羯赵,为羯赵好生卖力,因各种猜忌不满又反羯赵。吴三桂后来号召汉人反清,想来当汉人皇帝,但就算吴三桂后来得胜,学冉闵屠净满族人,吴三桂能是民族英雄吗?

民族英雄虽然难定义,但冉闵无论如何也不能拿来和郑成功、林则徐、岳飞、文天祥这些公认的民族英雄对比。民族英雄起码是不谋私利,为整个民族的事业做贡献。冉闵这个古代吴三桂在谋的却显然只是他个人权欲,就算砍再多的羯人,也对民族事业无多大贡献。滥杀羯人到鼻子高点胡须多点都不放过,不是功勋。羯人也迟早会被鲜卑人杀光的。东晋时期真正的民族英雄是氐族首领苻坚。所有别的政权包括东晋谋的都是一家一姓的利益,惟有苻坚视自己为中华文明的领袖,要统一中华,恢复汉代盛世。可惜王猛死得早,苻坚能力不够,新统一的前秦帝国根基未稳,终于被忘恩负义的鲜卑人和羌人所灭。次一等的民族英雄大概是祖逖、桓温、刘琨这些图谋复国的汉族志士,但汉族大势已去,他们再努力也收效甚微。

汉族失去中原政权,数度北伐都无功,这不是偶然。军事上的武力、粮草因素不论,首先是没有夺回故土的作战意志。汉人普遍贪图逸乐,既然在江南过得好好的,哪里还记得起中原。桓温在羯赵内乱后短暂收复古都洛阳,请晋王室带人民还都洛阳,方便在中原进取。这是很有道理的,以洛阳这种城墙坚固的城市为根据地,进可攻,退可守,逐步收复故土。但危险也很大,万一洛阳再度失守,这批跑洛阳来的汉人必然被杀个干净。东晋从王室到民众,想起胡人铁骑来都怕得要死,哪敢破釜沉舟去洛阳为故土而战。还有洛阳在几次战事后那么破败,住着怎么能舒服呢……如此汉族要能收复故土恢复中华就是奇迹了。这颇让我想起古希腊末期,意大利半岛的希腊殖民地塔林敦受罗马人威胁,邀请希腊名将皮洛士来为同胞出力,声称给他准备了一支大军。皮洛士满心欢喜地过去一看,这些希腊同胞天天在泡澡堂、看戏剧,浑身抹得油光水滑,别说战争准备,恐怕连武器都要拿不动了,难怪会受到罗马人威胁了。

南逃的东晋士族虽说在血缘上是汉族正统,但今天却也不必一定拿他们当正宗。是汉化后的胡人延续了中华文明,不是那群失去意志的汉人。

冉闵是一个乱世英雄,和石勒等人一样当得上英雄二字。若非时乖命蹇,或许也能建立一番霸业,史书中也会吹捧他出生时白气贯庭,又如何有王者之相;汉族在他手下能有一番新气象也说不定。但既然统治三年不到(350-352)就失败了,他如何我们也无法得知了,只知道他是乱世英雄中的一位,勇武可比吕布,头脑简单、刚愎自用也可比吕布。而民族英雄这样伟大的头衔,还是留给那些不是为了霸权、个人野心,却是为了民族事业的更大的英雄吧。

当代中国处于内忧外患中,需要民族主义。但应以棒子的民族主义为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