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玉芳讨债事件的启示

安徽省利辛县程家集镇人孙玉芳讨债的经历让大家看到基层政府对欠债的拖欠能力,也显示了基层乡镇政府薄弱的财力。

那么基层政府穷到什么地步了呢?在安徽某镇,连镇长办公室的电话都因为欠费停机了。安徽省平芋镇政府因为还不起酒楼的钱,政府办公大楼被法院判给了债权人。基层债务已经造成部分地区基层政府的瘫痪。湖北一些欠债的基层,镇长、乡长都纷纷外出打工了;河南某镇,除了镇长、副镇长还上班,其余人都已经“要解决这种问题,我想光依靠现有地方财政是很难的。毕竟地方政府所依靠的土地财政是终有尽头的。

首先,还是必须严格执行八项规定,反对浪费,去除不合理的开支。

其次,把精力从辖区一亩三分地中解放出来,重视实体经济的发展,实业产生的税收才是真正可持久依赖的

最后,就是简政放权,去除部分臃肿的行政单位,政府不是全能的,不应该事事均收入管辖,毕竟全能型政府所需要负担的开支也是巨大的。


本文内容于 2014/1/16 21:56:33 被mylives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