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海澜若雪》之第40章 痴心媚骨燃红烛 江南雨巷步从容


40、痴心媚骨燃红烛,江南雨巷步从容


看起来军师把姐当成未成年少女了哈,这奉承话说的人晕头转向的,姐是很简单,彼此聊过的呀?姐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姐很老了,单纯的心理年龄不代表岁月的年龄,看样子姐白活了一把年龄。嘉影回复大象无形:“心有桃花源,处处水云间。万丈红尘西风烈,悲欣化枉然。茶也说是禅,墨也说是禅,琴棋书画诗酒花,月下出水莲。”大象无形仍旧不死心:“晨起霞满天,暮看桃花艳。人间处处流莺飞,何必心生厌?……旧事已如烟,再把娇艳现。拨开心中重重雾,又把新春恋。”你当街是文心水木啊?这个德行怎么和春风解冻一个秉性啊?看情形你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你不觉得自己有点无耻吗?乘人之危谋人之情。哪和哪啊,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嘉影耐住性子,去到了一杯水,慢慢喝完,心情平静多了。


重新做到电脑前的嘉影安静的回复他:“风吹流云乱,笔下自悠闲。蝶越沧海到彼岸,谁把昨日还? 霜重枫叶红,雨细柳丝短。崎岖世路今坦荡,无欲身心安。”大象无形回复嘉影:“天涯何处无芳草,只看心中有无春。”姐封你为军师,真是对了,除了裹乱无用而已。嘉影:“一株枯草壁上观,晨昏暮染也成兰。====我这学生还合格吧。”大象无形:“汗。”撼辣子,军师大人你不用撼,姐没有告诉你姐肥肥,你搬不动。


嘉影再一次回到雨雪网上,还在跟评风言石语回复自己的钱塘潮时被人艾特,被人艾特嘉影这是第一次。点击查看是KAKAKTIA他上传的图片是一株万年青并写了词句,发在海外诗刊上:“年年翠绿岁岁青,不屑花儿与争艳,勿嫌此花不是花,净目静心万年青。”自己与海外诗刊并无什么过结,碍于文韬师兄与海外诗刊之间的冲突,很少到那里去了,今天他艾特自己,海外诗刊通知自己已经成为主要成员的时候,嘉影就再也没有去过,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的。看到道缘慧卿跟帖评论了KAKAKTIA的万年青:“年年发新翠,岁岁绿犹青,不花无争艳,心静万年青。”既然来了就凑和一句吧,嘉影评论带转发:“不曾妖娆不曾红,痴心一片万年青。”


嘉影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等你回家,但也离不开溪水长东,一个是公开向自己示爱的人,一个是要娶自己为妻的人,嘉影不想做别人的情人,更不想去破坏他们的家,彼此又深深的爱着对方。诗词微群里有一画家发了一幅,《苦吟图》,触动嘉影的内心伤痛。嘉影不想对着这个陌生的画家说那么多的废话,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伤痛,心中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悲愤,嘉影也只好回到自己的空间释放自己的心情了:“层层冰封离恨天,炼狱神游蟾宫苑,冰雪消融化春水,不是禅门心已残。潇潇凄风吹衣袂,潸潸冻雨琉璃盏,血竭泪干稻草人,枉死人间作笑谈。”刚发出去真水无香就评论:“姐姐,要开心啊……”


嘉影自己现在的身体是病魔缠身,情感上又是爱恨交加,不由写到:“蝶飞花舞浴东风,乐极生悲冰雪封。禅心不是年年有,流年却把丹枫盈。长痛隐隐岁月苦,短痛刻骨绝境中,悲欣交集过往事,温化冰心酸楚情。初遇春风人不适,滴滴雪水刺心痛。”真水无香继续跟评:“凝听百草清漏长,往事西风悲画冰,长恨人心不如水,倚栏凭叹云泣雨。”嘉影也并不想让自己空间的网友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看到真水无香的揣测,嘉影想把话题岔开,于是回复真水无香:“风卷残云去无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烦恼怨恨本自生,不关西风送霜浓。心似水,水如冰,悲喜涕笑人之本,六月飘雪天也疯。”真水无香:“六月飘雪天也疯。好!这句经典。”累了一天了,该洗洗睡了。


一大早看机就看到等你回家又转来《爱的奴》和《痴心红烛》,嘉影的内心波澜壮阔感慨万千:“词心魅骨,说尽红尘路,碧水凝香,蝶飞花舞。痴心红烛,悲欣交集楚,潸潸泪珠,怆然回顾。晚霜浥露,悲戚戚,情深深、反反复复,铭心刻骨。”等你回家给嘉影出的题目太大了,嘉影头痛欲裂,嘉影依稀记得,他最后更新自己的年龄后,他有两个孩子,最小的也上小学了,孩子的母亲有什么错,为什么要伤害她,自己不就是因为水长东有家庭,才绝情离开他的吗?为什么又让自己陷入这漩涡中。


嘉影病了,心却汹涌澎拜着:“竹林晚霞醉听箫,草尖露,悲泣撩,红叶翻飞,化蝶入云霄。万千思绪心头绕,枯叶蝶,沧海啸。蕊心含月红烛照,岁月殇,谁知晓,天涯咫尺,怎做是个好?倾城烟花梦中开,梅花痕,心未老。”嘉影抵御不了这痴心红烛的诱惑,溪水长东的上弦月依旧回响在嘉影的耳边“红红窗花映烛光,春光溢红帐,朱唇含笑轻裘香,醉倒有情郎,悠悠琴曲伴酒尝,小鹿撞,红颜有羞妆,月弯弯已半央,芙蓉帐里织绵长。”嘉影病倒了,只把小企鹅挂着。


嘉影已经习惯了等你回家不说话,他倾听她诉说儿时的趣事,学生时代的无知,嘉影觉得儿时的天真无邪是人生最美好的,要什么,吃什么,玩什么,做什么,随心所欲,直言不讳的向父母索取,得不到满足就撒泼、耍赖,甚至偷窃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跳绳,抓子,踢毽子,爬树,摸鱼逮虾,那片连着东湖的芦苇荡是嘉影的乐园,春天,蒹葭苍苍,能满足口腹之欲的都一一摆在面前了。


茅嫣最绵软可口,青葱的嫩茅草包裹着的花蕊,颤颤悠悠地,在茅草的芯间,因为花柱很娇嫩,还没有纤维化。轻轻撕开那层薄皮,雪白柔软,甜丝丝的茅嫣就呈现在眼前,比现在的棉花糖要好吃的多,茅嫣也就是白茅草的花,在含苞待放时采摘,鲜嫩可口,花开了就老了,也就不能吃了。


酸不溜,尽管酸的直唏嘘还是不会放过这可以让嘴巴不停的吃的欲望,随便捡根小棍就地扒开土,就有半成熟猫儿抓,这个名字很形象,味道有花生的香也有一股青涩。更甘甜的是,也月季的嫩梢。好玩的就是听芦苇生长的声音,在有月色的夜晚,早早装睡,有时候装着装着就真睡着了,夜里偷偷去量芦苇,用指甲在截取的小木棍上划上痕迹,听夜半芦苇嗑叭。嗑叭的拔节响,还能听见河沟里噗嗵噗嗵的鱼儿在吞吃月亮的声音。


初夏,芦苇上挂满一种很有趣的长藤,结满盆盆罐罐,甚是玲珑奇妙,上半部是个半球型,下半部也是个半球型,中间一个适中的腰带,中芯有根筋连着,像风铃摇摇摆摆,合起来是个球形,中间的腰带把上下两个半球体裹住,恰好是一个圆圆的球。


鹌鹑蛋,麻雀蛋,都会藏在芦苇深处。水面上开始有水拖车,嘉影认知,解释那是一种水生物,活似老板凳的形象,它不会游泳,也不会飞,浮在水面上,每次前行都晃动自己的身躯,利用惯性奋力朝前一蹦,又不点破水平面的涨力,拽断一根柳条,弄破它周围的水平面的涨力,吓唬水拖车快速的逃跑是孩子们爱玩的游戏。蜻蜓飞来了,度娘很漂亮,乌龟趴在树骨碌上晒太阳。嘉影告诉等你回家,自己会坐在河边看鹭鸶捉鱼,河里没有蚂蝗,芦苇荡里浅浅的水里有很多,把脚放到水里,鱼儿会咬脚趾头,但不是很疼,很舒服,吹着用柳枝蜕下的树皮做的笛子很好听,巧手做的柳笛吹出曲子比竹笛还好听呢。


一次不小心在水边树骨碌上玩,被乌龟叨住手指,哭的惊天动地,大人教自己把那只被乌龟咬住的手,放到水里,一会乌龟就松开了嘴。夏天的雨里,光着脚在草地上行走,去芦苇荡的空旷地带捡拾地可恋,嘉影告诉他,是一种类似黑木耳的菌类。也会光着脚在滚烫的尘土中试试温度,椿树上的花大姐和柳树上的蝉,都会在锅底灰烬中变成美味可口的美食。


老鸹眼,灯笼果,麻包,羊奶子都会在秋天里成熟。蚂蚱,蛐蛐,蟋蟀也会被狗尾巴草串起来,一串一串挂在胸前上衣的扣眼儿里,也会在晚饭的炊烟后的灰烬里变成腹中餐。大雪天的故事……嘉影让等你回家分享了她的整个童年,哭的,笑的,悲的,喜的,糗态百出的,得意洋洋的。这些都只能留在回忆里了,永远也回不去那个纯真无邪的童年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嘉影一边给等你回家不停发送即时消息,一边和空间的网友们聊的热火朝天,嘉影没话找话在心情栏里写下:“不曾妖娆不曾红,痴心不改万年青。”心语屋的评论:“一世英雄一世衰,富贵难存时代荣。”嘉影回复他:“一统江山始皇梦,东海求仙欲长生。指鹿为马秦二世,生灵涂炭烽火浓。”真水无香评论说:“忽听怨曲替古伤,自念愁经空悲怆。”怨曲?哪来的怨曲,真水无香你这是?嘉影回复她:“只赋一株万年青,不曾试读山海经,何处听来琵琶语,江南雨巷步从容。”真水无香回复嘉影:“误念迷人山海经,只待荒经四篇起。”她这神回复,让嘉影着实摸不着头脑。嘉影还忙着和等你回家发信息呢也不想和她较真,回头继续更新了自己的心情。


嘉影:“粉艳落霜无情,抱香枝头有声,秋雨沥沥又致,黄叶簌簌飘零。”真水无香评论:“时令难隐野外景,告别繁花听禅音。”嘉影觉得这真水无香甚是奇怪,回复她说:“真水无香听禅音,几时修得脱尘心,凄凄愁绪今无踪,淡淡荷香潇洒人。”真水无香回复嘉影:“淡淡莲花听禅音,八面清风也凄凄,几多好花空落尽,真水无香空无迹。”嘉影有点茫然,一心只顾着和等你回家述说自己的童年故事呢,有点耐不住性子回复她:“画圆呢?又回到圆心了。”


真水无香:“丁远峙说过,方中有圆,圆中有方是我们出事的技巧。”嘉影还真不知道这丁远峙是何许人也,只得含糊其辞的褒扬她:“原是高人高足,愚昧不识高人。”大象无形回复真水无香:“‘出事’还有技巧,真是高人也。”嘉影的意思是自己没听说过丁远峙这个人,看的书还是少了,自己的认知死角很多,真水无香的“出事”只是手误而已,自己也经常会有手误的“处事”原则。显然大象无形有点小题大作了,你一个大男人对待一个女人,应该是怜惜,不应该是苛刻。这让她会下不了台的,嘉影正不知如何给真水无香搭个台阶,就看到真水无香的回复了。


看来真水无香也不是吃素的,她回复大象无形:“有啊,比如我个子有点高,有一米六八,你说我苗条更好听,这就是出事的技巧。”这真水无香还真是麻辣,要是自己一定会很囧,嘉影被她也逗乐了说:“高才,不管怎么看就是高。”真水无香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立即针锋相对回复嘉影:“我是个子有点高,姐姐才是高足。以后还要向姐姐多多学习。”大象无形的评论让大家笑声**:“好好,都是高脚。”嘉影回复他:“还是先生技高一筹,境界更高。”大象无形:“⊙﹏⊙b汗。”嘉影:“常受教诲,自是称得先生的。啊哈,刚看到唤取归来的空间有一句,防火防盗防师兄,有点意思,声明一哈,姐已经认了雨雪网的文韬穷儒为师兄了,让人敬佩的人真的很多。”


真水无香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温故而知新者可以为师。”醉饮红颜接茬道:“看着前辈们中的才子佳人们在留言上聊天,真过瘾哦。”大象无形立马澄清:“前辈们都作古了。”嘉影看到这也忍不住O(∩_∩)O哈哈~大笑起来。醉饮红颜谐谑道:“那岂不是一群神仙在云中聊天!”因为是在嘉影的空间里,嘉影出来打圆场:“呵呵,莫道先后有别,词语不周情切。笑着言来语趣,哭着洒泪作别。词中无有高低,都是汉字好解。”大象无形:“掉在地上了,脸先着地了。”醉饮红颜:“大象(大致的形象)无形了?”嘉影觉得该结束了,再这样下去都下不来台,于是嘉影出面打圆场说道:“茶余饭后调侃,江南塞北屏前,相遇也是缘分,趣味相投留言=====欢迎加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