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压下的民主选举————伪民主

高压下的民主选举————伪民主



高压下的民主选举————伪民主


这次村主任选举为了保住位置,不惜借调几十名警察来镇场子,先是宣布只能选谁,然后不服的就要被收拾。黑社会吗?


高压下的民主选举————伪民主



高压下的民主选举————伪民主



高压下的民主选举————伪民主


2012年60年一遇的大洪水淹的我们好惨,几乎颗粒无收,可是社区领导对我们不管不顾,而且还把我们的救灾物资侵吞,


高压下的民主选举————伪民主



高压下的民主选举————伪民主


石蟆镇部分领导及羊石村委书记贺云为一己之私欲,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明目张胆的公然、公开践踏基层民主制度,违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选举法》,采用公然威胁、代票、暗箱操作、违背程序、暗地销毁其他候选人选票甚至赤裸裸的、直接“代替”村民填写选票的极端丑恶方式,为继续盘踞在羊石村委会主任及党支部书记的位置上,一如既往的搜刮民脂民膏、作威作福,不择一切手段,不计一切后果,视一切人间的法律道德如无物,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极大愤慨!怨声载道之下,坊间正义之士,或于现场直接拨打市长公开电话,或于事后联名上书,但江津区相关部门在区委某领导的授意下,调查没有深入田间地头,偏信一面之辞,甚至极尽敷衍搪塞之能,竭力为其非法利益的代理人何世祥开脱!直言贺云种种犯罪事实为“不可能”、“绝无此事”!对于上门反映情况的村民,惟疑其动机目的,而不求事实是非!如此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毫无疑问,根源在于党政队伍中部分佞人蝇营狗苟。其直接后果是让广大基层人民群众怀疑基层党委政府的执政理念以致不再抱有希望!!!现最后一次撷取1.14政治事件之前因后果,秉笔直陈,查惩与否,并无攸关。

我家在渝贵川交界处,属重庆市江津区石蟆镇管辖,石蟆镇羊石村地处偏远,资源缺乏,且常遭洪水侵袭,百姓生活质量极差。我父亲为村民生活利益着想,经全体社员大会一致通过的情况下,将部分水淹地和少部分耕地改造为利用河滩地造池蓄水灌溉养殖,结果被冠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名,在去参与村长候选人提名选举的路上被公安机关羁押至今。其实不说大家都明白,他被竞争对手利用了法律的空子,打击报复了(另案处理)。受国家鼓励大学生当村官的政策感召及父亲理想的影响下,本人怀着回报家乡,服务社区的理念,参加羊石村的村长选举。对父亲极度拥护的众乡亲推举我当侯选人。在第一次选举中我以433票为最高票,远远高于其他侯选人,被石蟆镇政府行政干预进而宣布此次选举无效,等待二次选举。

奇怪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在漫长的等待中,石蟆派出所以我贿选的名义调查我,我家世代农民,好不容易才供养出我这个大学生,如果村长选举靠拉关系,送钱送物才能当选,我宁愿不参选。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有哪个心,也没有哪个力啊。(家里实在穷,惭愧)如果我有贿选的事实,请按照法律法规处理我的违法事实,如果没有,请给我澄清事实,恢复名誉吧?事情就这样不清不楚的拖着,调查着…….我就一直背着贿选的帽子等待二次选举。莫须有!!!

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看守所被关押的父亲突然打电话给我,说石蟆派出所找他,要他做我的工作,放弃选举,在电话中派出所施永川(音)警官也让我去派出所私聊,说电话里说不方便。很奇怪,刑警支队办的案件派出所可以随便接管吗?已逮捕的嫌疑人可以打电话谈与本案无关的事情吗?更何况是用被羁押的父亲劝儿子放弃选举,庄严的法律在他们眼里成了儿戏?是不是有要挟之嫌呢?同一个案件四个嫌疑人被刑拘,其中有一个从签刑拘时就被取保侯审了,其余两个也先后放了。只有我父亲被逮捕。

在得知镇领导蔡进勇副镇长和镇纪委陈书记进村开展工作,在私下场合散布我贿选的信息后,我打电话质问蔡镇长,他否认没有说过那些话,并且约定时间办公室谈话。他很含蓄的说:你父亲的事情,镇里面可以去做检察院的工作,但是你要懂得起。这些事情,如果不是叶书记指示,我也不想参合。希望能多配合理解我的工作。这时我才明白,原来一直推动这个事情的是镇委书记叶文青。我一介草民,祖宗三代连村长都没有当过,怎么能是书记的对手呢。我为我的父亲感到悲哀,早知道去竞选村长会得罪书记大人,打死也不敢去啊。石蟆镇长江环绕,有7个码头,长江采沙充满了潜规则,要想在这个地方混,没有他叶书记大人点头,是混不下去的。是不是因为造鱼池取沙影响了其利益而导致今天的结果呢?

2014年1月14日,二次选举突然开选。好大的阵仗,来了几十个警察戒严选举,听说还从江津白沙镇借调了20余名警察,我滴个天呐,这是来打仗还是民主选举?本来四面环水的羊石村中坝进出都靠船运输,中坝岛老百姓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民主,什么是专政。众镇领导说,赵建锋涉嫌贿选,取消他的被选举资格,选他的票作废票处理。四周戒严的警察也宣布,选举过程中,不许照相,不许交头接耳。村民小杨刚一举起手机准备偷照几张人民警察的伟岸身躯,立马被拿下,卡住脖子面红脖子粗,差点喘不过气来,其余村民那见过这架势,以前只要是戴盘盘帽的说什么就听什么,因为那是政府的人。跟政府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噤若寒蝉!我们村2834人,选我的票全部作废票处理,何世祥以231票高票当选(多么可怜的数据呀)。其实,何必劳镇领导和人民警察大驾,劳师兴众的,想谁当选直接说嘛,走过场多麻烦,我们草民又不是懂不起,何况我父亲还撰在你们手里。

习总说“打老虎,更打苍蝇” 老百姓觉得“大老虎离我们太远,眼前苍蝇每天扑脸”。这也说出了很多基层群众的切身感受。当前一些地方在惩治腐败问题上还有一些所谓的“温情”土政策,“罚酒三杯”式的惩罚如同隔靴搔痒,腐败分子远远没有付出应有代价,非但不能儆效尤、正风气,还形成了不良引导。实现“零容忍”任重道远,既要有法可依,更要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才能编织起打击腐败分子、遏制腐败现象的最严密防线。

怀着对政府的信任,我曾到江津区委办公室反映情况,办公室刘副主任(江津公安局挂职锻炼升副处)答复说会了解情况。后来同行的村民说,曾经看见她和镇领导到岛上共进长江鱼午餐。还能指望她?于是到江津检察院职侦局反映石蟆腐败问题,熟人为难的说,前不久才去石蟆镇羊石村一起和镇领导用过餐,局里中干以上都去了的,刚吃完就翻脸查人,不科学。我彻底绝望了,腐败,都到骨子里去了,不知道重庆纪委敢不敢动真格,消灭这群苍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