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又是刘广桐副军长挂帅,率领149师在云南方向出征作战,惩罚越军的。当年2月17日自卫还击作战打响,中央军委和成都军区令149师赴云南方向参加对越作战。任务急,要求高,先是往文山地区集结,归昆明军区前指指挥;后改往马关14军方向作战,担任昆明军区前指预备队;后又改往河口方向作战,归13军指挥,歼灭敌316A师。因当时149师属50军建制,部队出发时50军派刘副军长等首长随我师行动。对老首长来说,149师是他土生土长的部队,他知道这个部队能吃苦能打仗;对149师来说,有老首长坐镇,更加充满了敢打必胜的信心。虽然说是老关系,但老首长仍然处处体现着身先士卒的作风。他平时不多说话,也不轻易干预师里的指挥。但到最关键的时候,他还是不仅要说,而且还要发脾气、冒大火、甚至要骂人的。在这次作战的前后过程中,我曾亲眼看到老首长发了3次大的火,但每次都似乎收效颇大。

2月24日18时,当我师最后一个梯队刚到达战区,师指挥所就受领了歼灭沙巴之敌316A师的作战任务。师首长决心以主力沿10号公路向沙巴进攻;以一部兵力向新寨及大坪方向迂回穿插,断敌退路,阻敌增援,配合师主力歼敌,拟定各部队于26日7时发起攻击。25日拂晓447团和445团2营及师侦察连等穿插部队出发,行动很快。但由于战场形势的变化,随后的几天里,13军前指曾多次调整我师发起攻击时间。27日军指示;“39师部队正在奔西爱东侧山脊战斗,敌火力很猛,他们已经停止攻击,构筑工事,研究战法。你师446团在他们攻下奔西爱后,再在他们这个方向加入战斗。”师即令446团紧随39师部队跟进。28日军委首长决心两天拿下沙巴。即日13时许13军前指刘桐树副军长兼参谋长,给我师康虎振师长打电话称:“39师已占领奔西爱、4号桥,桥已被敌炸毁。令你师部队加入战斗。”师即令446团沿公路进到奔西爱、4号桥一线占领进攻出发阵地。运动中要疏散队形,师组织炮火掩护,马上行动。接着师指不间断地掌握446团行动。因当天雨大雾大,部队又都在山上,山高坡陡,高差在1千米以上,部队下山很困难。16时许该团指派3营一个排,在朱缸荷掩护主力沿公路集结。师长指示:“到一个营向前推进一个营。”17时师长又电话催曹从连团长,立即令部队向前推进。18时20分师指对3月1日战斗行动作出部署,拟定9点发起攻击。20时446团报告:全团已到达朱缸荷以南、3号桥以北地域。曹团长给师指打来电话,当时就是我接的电话,他说:“因天黑雨大,这个地方地形可以,是否叫部队就地加修工事,明日拂晓再往前推。”我给师长和参谋长报告后,师长令:“今晚一定要占领4号桥、奔西爱一线进攻出发阵地。”接着随该团行动的代怀义副师长,又给师长打电话请示说:“前面有敌人,是否还是明天拂晓再前推。”师长冒火了,大声地说:“没有敌人还打什么仗,友邻已占领奔西爱、4号桥,那只是复活的残存之敌,有啥可怕的,执行命令。明日拂晓打响,这是军令!”22时446团令2营开始沿公路前进。此时军对我师行动部署也作出了同意的批复,只是攻击时间提前至1日8时。

3月1日8时,师跑群向敌阵地实施了火力急袭,但我正面主攻部队却未能按计划发起攻击。其原因就是446团2营于当日2时30分,进至4号桥东侧公路一线遭敌伏击,电台被打坏,与上下失去联络。当时,2营主力已到公路一线,正处在敌人火力射击地段,部队上午很大。随2营行动的柯副团长、马副政委和营教导员分别令各连就地抢占制高点,与敌展开夜战近战。直到7点30分该团才真正得知2营遭敌伏击,伤亡很大,即令8连、2连支援2营战斗。10时师指挥所由332高地转移至朱缸荷公路附近开设。446团12时向师指挥所报告:“我2营干战英勇顽强,主动配合,与敌激战至12时,已控制4号桥以北无名高地。此次战斗,共毙敌153人,摧毁敌地堡和暗火力点49个,缴获一大批武器弹药。我伤120人,亡76人。”当日黄昏师指获悉,除奔西爱还有一地堡尚未摧毁外,446团已占领奔西爱以东、四号桥北侧无名高地一线阵地。是日20时45分,军指示:“奔西爱地堡打不下来的话,明天早上打,打下来发展快一点也行。看看地形是否可使用坦克、85加农炮打那个地堡。实在打不下来,就拿一个排看起来,不要影响整个部队行动,力争在明日全歼沙巴之敌。”这几天以来,刘副军长对战斗的进展是很不满意的,也很着急,当晚他与师长、参谋长等首长筹划,于22时30分重新定下决心:使用预备队445团(欠2营)加强昆明军区坦克团第9连加入战斗,担任主攻任务,并对原战斗部署进行了调整,将全师分为6路,以公路为轴线,2日8时向沙巴实施向心攻击。

2日凌晨,我们将部署传达完后,刘副军长就急于要上前面去,经2次请示军转移师指挥所,军都未同意。约2时许,副军长冒火了,他叫了一声警卫员小朱说:“他们走不了,我们走。”涂参谋长即派赵科长和我跟随副军长行动。我们除随身携带的武器和指挥用具外,还各带了一支冲锋枪,带了通信员和步谈机员,就匆忙离开指挥所,追着副军长去前面了。一路上我们沿公路徒步行进,见公路上特别拥挤,有前进的,也有后撤的,还有插着红十字会的卡车不停的上下穿梭。走到3号桥附近,机要人员送来电报给副军长看后,他更加着急,一边快步走一边对科长和我说:“5号要撤军,沙巴打不下来,穿插部队就撤不出来,怎么办?又怎么向祖国交代!”在接近前沿阵地时,天已蒙蒙亮,看得见公路边上有不少的伤员烈士,有一些烈士在靠山边的公路排水沟里成串地躺着,也有爬在草丛里的我部队人员。忽然,副军长上前一把提起一名干部询问:“你是什么人?”对方回答:“营教导员。”副军长说:“我命令你,迅速组织部队接敌运动,准备投入战斗,违者我要枪毙!”不一会儿,我炮火急袭开始了。副军长对着我的耳朵说:“赶快叫师长马上到这里来。”我即与师指挥所联系,王辉文副科长说:“师长已去446团指挥所,刘正刚参谋跟师长去了,现在和团指联系中断,你去团指找,顺便把情况报来,军里催得紧。”我知道团指在图上的位置,于是我对照地图上山,在一个小山沟里找到了该团团指,向师长传达了副军长的指示。师长说:“我正在组织部队发起攻击,你给首长说我马上到。”在返回途中,我看到山上有许多越军工事和尸体。

当我跑下山时,见副军长身披大衣,依然不动地站在公路拐弯处。赵科长给副军长说:“这样太冒险,要隐蔽一下。”他说:“打仗就得冒点险,冒险才能取胜!”我向副军长报告了师长意见后,副军长令我:“立即通知445团投入战斗。”由于有线中断,无线干扰声大无法使用,我便跑步去通知。在我刚越过山脊时就看到,445团团长张继申政委张少松走在前面,正带领部队沿公路上来了。我向团长传达了副军长的命令,张团长即命令部队跑步前进。当我返回到副军长跟前时,见446团高机连正在离副军长右侧几十米的公路上占领发射阵地。副军长大声地说:“笨蛋,发射阵地太暴露啦!”这时因枪炮声很大,他们听不见。我赶快过去给该连赵小孬副连长说:“军首长指示你们阵地太暴露,赶快退到公路拐弯处去。”当他那河南话刚说完一个“准”,对面敌人高射机枪弹就打得公路上的石子乱飞蹦起来,副连长当即头部中弹壮烈牺牲,一挺高机也被打翻。

敌前沿阵地,就在副军长所站的公路下方的外约姆河以南的左右两座山上,距我直线距离也不过200米左右。举目相望,对面山上布满了黑压压的森林,里边筑有各种工事,大多都是暗堡。敌火力组成三层交叉火网,下层是步冲抢和火箭筒、榴弹枪;中层是重机枪、高射机枪;高层是迫击炮火力。此时敌我双方火力都很猛烈,到处都是枪炮声、爆炸声。虽然当天天气晴朗,但整个山沟却是乌烟瘴气。敌前沿距我虽很近,但敌人在暗处,我们看不清,敌人却把我们看得很清楚,其火力主要对着我重兵器。副军长站在那里,其实并未引起敌人的注意,但他对我军官兵来说,却起到了极大的鼓舞。这时副军长又叫我去察看4号桥,军里通报说桥被敌人炸了,坦克还能不能过去?我即带通信员沿公路边跑步过去勘察桥梁。到桥北独立树下我看到:这里有一座钢筋混凝土桥( 图4),宽约6米长约50米,靠右边还有一座木制桥。河沟很深,河岸较陡,河水很大,水深约1米左右。桥面被敌火力封锁严密,446团1营主攻分队已从桥右侧涉水过河,占领了第一道敌战壕,正向纵深发展。在我俩正准备返回时,446团参谋长赵会也来到这里,他的头部负了伤用纱布包着。我即用他带来的有线电话,向师指王副科长报告了情况,而后就沿公路回返。途中我被通信员突然按倒,听到“轰隆”一声敌炮弹爆炸,我俩趁着烟雾爬起来,飞快地跑到副军长和赵科长身边,将情况向首长作了汇报。副军长命令:“立即令坦克前出。”当445团团长政委到前沿公路拐弯处后,见副军长已站在这里。张团长上前给副军长说:“你都来到这里了,那我们到哪儿去呢?”副军长说:“就在左边那地方吧,到前面才能看得清楚啊。”8时50分445团8连在坦克火力支援下,迅速通过4号桥,在446团左翼展开,向达果山之敌发起攻击。由于敌火力猛烈射击,该连多次攻击受阻,连长陈大树、副连长张荐杰先后负伤,指导员杨天佑一边调整组织,一边指挥战斗。坦克上来后,步兵与坦克联系不上,战士急着用枪托敲打坦克也没见反应。杨指导员令4班沿公路右侧搭人梯爬上3米高的陡坎,用洩光弹给坦克指示目标,坦克迅速击毁了敌暗堡。接着他带领全连猛打猛冲,突破了敌前沿阵地。我们紧随8连过了河,约9时30分,副军长爬上了4号桥南面山坡第一道战壕。这时他终于高兴了,喊警卫员拿水壶(内装白酒)来,喝了一大口,面带笑容地对赵科长和我说:“看来我今天的火总算没有白发啊,不然的话,沙巴这个门户今天都很难打开。”9时40分445团7连通过4号桥时,有的人员在桥上面左跑跑右跑跑得通过敌封锁线,副军长看着可笑起来,用棍子指着说:“真教条,拉大距离跑步通过!”这时有几个战士,从山坡上用雨布抬下来一个腹部负伤的伤员,肠子都流出来了。副军长叫先包扎再后运。我询问到这个伤员是446团1连新战士鲁富明,他很勇敢,用手榴弹炸了敌地堡,腹部负伤后还左手抱着肚皮,右手举枪击毙了逃跑之敌。前沿阵地突破后,战斗的进展就加快了。12时许,446团1营已歼灭4号桥西南侧高地之敌,445团3营歼灭了达果山之敌,95团占领了威龙松。至此,越军吹嘘的所谓攻不破的“沙巴防线”被我全线突破。当天正面部队前进10公里,是夜部队又连续作战,向沙巴攻击。

3日5时30分穿插部队插到新寨北山垭口公路,切断了敌退路,控制了黄连山垭口。11时20分,445团攻克沙巴县城,守敌逃窜,闻新寨方向枪声激烈,即向新寨和黄连山垭口方向继续前进,扩张战果。4日拂晓与447团在新寨会师。3月4日我随刘副军长去沙巴,途中接到消息得知,445团2营在大平西北阵地向沙巴撤出途中,部队在接近达聘苗时遭敌拦截,有伤员烈士,缺粮缺弹,情况危急,请求支援。但在进入沙巴城区附近,却看到了该营及配属该营的师侦察连的少数人员。在进入城区一栋别墅( 图5)后,副军长看到了随2营行动的445团某副团长。副军长上前询问这位副团长:“你怎么会在这里?部队呢?”副团长说:“我先到,部队在后面。”副军长冒火了,指着他训斥:“有你这样的指挥员吗?叫你下山,你嫌有敌人不下;叫你撤退,你丢了部队跑得比兔子还快!我告诉你,今天如果我的部队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的脑袋!”当日14时许,师令446团2营两个加强连在3营8、9连、团高机连和师炮兵团榴炮1营支援下,向达聘苗之敌发起攻击,战至18时左右,攻占达聘苗及其附近高地,摧毁敌火力点43个,歼灭守敌124人。入夜后在446团6、9连掩护下,445团2营由达聘苗西北侧无名高地撤出,5日12时进至沙巴。至此,战斗胜利结束。(待续三)

[原创] 怀念尊敬的刘广桐副军长 (二)率师惩越[英雄杯]

[原创] 怀念尊敬的刘广桐副军长 (二)率师惩越[英雄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