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怀念尊敬的刘广桐副军长 (一)军中精英[英雄杯]

我对刘广桐副军长是有着深厚感情的,虽然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他那严肃宽厚的形象却总是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今天,在纪念对越自卫还击作战35周年的时候,我想把自己所知道的这位老首长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真实地告诉大家,和大家一起分享。

在我从军26年的军旅生涯里,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也许是领导和组织的安排,也许是一种缘分吧,我曾慕名跟随老首长因工作多次相处。记得我和老首长初次相识,是在1967年的秋天,在西藏林芝八一新村4号楼,也就是那是的52师司令部。当时我刚到师作训科工作不久,刘广桐时任师副师长,并兼任师生产委员会副主任。有一天,他拿着自己写的一份关于加强军事训练的讲话提纲来到作训科,对我说:“你就是新来的小丁吗?”我赶快立正给首长敬了礼,回答说:“是的。”他又问:“涂育文科长去哪儿了?”我说:“下部队去了”。他接着说:“那好,请你把我写的这份草稿材料抄写一遍,让你们科长或副科长看看,提点意见,再把全师全训分队和生产分队,完成军事训练任务的情况统计个数字给我。过几天要在157团召开生产现场会议,我顺便要讲一讲军事训练问题。”下午赵献德副科长从林芝毛纺厂支左回来,我就把抄写好的首长讲话材料给他看了,我们一起又统计整理了训练数据,送给了刘副师长。老首长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他个头虽不高,但却肩膀宽阔,胸膛厚实,显得很魁梧;他看起来虽凶巴巴的,但却很和蔼慈祥;他写得材料,字虽写得很大,但却文字很精练,内容也很实际。赵副科长还曾给我说:“刘广桐可是一个老英模,38年的老八路,62年对印作战时就是主攻团团长。战后参加了国庆观礼,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他身经百战,右手负伤,周总理在接见时,给予他以后见了任何一级的领导都可以不用敬礼的特权”。

1969年9月52师奉命换防到四川省乐山地区,12月52师番号改称149师,刘广桐任师长,乔学亭任政委。刘师长上任后,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军队要整顿要严格训练的指示,狠抓部队的教育训练工作。1970年底遵照毛主席“11.24”指示,刘师长和王文钦参谋长率领全师部队,连续3年实行冬季长途野营拉练。在拉练中他以身作则,总是走在师机关的最前列(图1-2)。带领机关部队走小路,走山路,走夜路,强行军,急行军,途中还组织进行军事演习。在自然条件极其恶劣的川西南大小凉山,和雅安地区留下了他的足迹。记得在1970年冬季拉练经过键为县清水溪时,他还给机关部队在现地,指着《155团追歼宋希廉部战斗经过图》,讲述了解放大西南时,我155团追歼宋希廉部的战例。那张经过图(图3)就是在拉练出发之前,刘师长给我讲他当年率领部队,在清水溪是怎样追歼宋希廉部的战斗经过情况,让我绘制的。1972年2月21日成都军区政委张国华逝世,张国华曾任18军军长、西藏军区司令员,是刘师长的老上级,自然也是我们师的老领导,第二天他就带我去军区参加张国华的追悼会。在追悼会期间,我第一次看到师长流泪了。他对我说:“张政委是个好领导,他才58岁啊,就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是被那些所谓的造反派气死的,在他的身上体现着18军的战斗作风,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1973年4月,老首长离开149师升任50军副军长兼参谋长。在走之前的一天,他给师作训科打来了个电话,正好又是我接的,他叫我去他家里一趟。我急忙跑步到了首长家,他把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和几本军事书籍给了我,并对我说:“小丁,我要走了,这是我的公文包和你们发给我的书,请你拿去替我交公”。我把首长的东西拿到办公室,给涂育文科长报告了。科长说:“收下吧,这是老首长的一贯作风啊。”说起老首长的作风,可以说全师上下没有人不佩服的。我还记得曾在一次党小组民主生活会上,时任参谋长的王文钦同志发言说:“说句真心话,我最敬佩刘广桐师长。他襟怀坦白,一身正气,唯真唯实的工作作风和思想品质,令人起敬,他不愧是人民军队的精英。”老参谋长的这句话给我的记忆很深,在我的印象里他可是不会轻易夸奖哪个人的。(待续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1/20 22:38:56 被1979作战参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