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迪拜举行的福布斯全球CEO论坛期间,恒隆地产董事长陈启宗在谈到全球经济的风险时,显得相当悲观。“我对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悲观,以至于没有人愿意与我交流。”他开门见山地说,并称自己是一个“政治上最不正确的家伙”。在许多人看来,今年欧洲要承担起全球经济形势不好的罪名。但这位香港知名的地产商却表示,“欧洲的处境相对较好。”“欧洲得了癌症,好的一方面是,他们将不会立刻死,尽管知道自己将死。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西方人没有人愿意说出真正的原因,我是一个简洁明了的人,是一个面对现实的人,我认为原因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我并不反对这个制度,但是你要为这种西方式的民主、一人一票的制度付出代价。每个人都为为短期的好处而投票,但结果是国家的债务,不考虑子孙后代,也不考虑你的邻居。坏处是欧洲的财政陷入泥沼,但欧洲不会明天就沉没。”“美国呢?我也认为,如果全球经济复苏,美国会是第一个复苏,因为其技术与创新的优势。但是,美国是真的令人担心的是金融服务业,仿佛让美国经济患上了心脏病,心脏病是一种很妙的疾病,你很可能不知道你得了心脏病,所以你觉很好,直到有一天发作,了结你的生命。”“这种病在1998年和1999年引发了痛苦,美国华尔街告诉亚洲做错了什么,但2008年和2009他们犯了同样的错误,金融危机再次发作,给他们自己带来了痛苦。我认为下一次发作正在酝酿。我看不到金融体系有实质性的变化,如薪酬制度。西方人告诉我们说,应该捍卫股东价值,但是通过诸如高盛这样的公司,我们看到收入的一半用作少数员工的薪酬,何来股东价值?他们并没有践行他们给亚洲的教训。他们说一套做一套。投资银行的系统性腐败是我在其他行业中很少见到的。并不是说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是坏人,而是说这个制度如此腐败,乃是由贪婪的人造成的,麻烦迟早会降临,下一次不仅会毁掉金融市场,而且会毁掉经济。”陈启宗1991年从父辈那里接过了曾是华资五大地产商之一的恒隆地产,随即开始投资内地,其位于上海的恒隆广场和港汇广场两处商业地产项目取得很大成功,但随后开始趋于谨慎。地产之外,陈启宗所创立的晨兴集团下辖的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公司,在中国内地也相当活跃。正是这样一位多年投资大陆的地产商,却对中国相当悲观。他说:“亚洲我只想谈谈中国,因为中国可能处于最危险的状态。请别提5%、6%或7%的增长,对于中国来说,经济不是重要问题,而是经济问题会引发社会问题。腐败太普遍了,腐败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但难得达到中国这样的程度,其后果是烂到核心。我只是在想,何时会爆发?人们谈起中国经济,中国就好像随时可能得中风,心血管的通道会越来越窄,直到像一个人在街上随时会倒下一样。所以,中国的问题在于看起来过得不错,但直到中风爆发。”“所以,我并不担心欧洲,因为我已经不在那时投资了,你看下全球经济的情况,中国可能是最危险的,然后是美国,然后是欧洲。”“问题是就像西方人一样,如果出现不舒服,他们总是服用阿司匹林,但有些疾病已经如此之深,阿司匹林已经无法解决问题。对于中国来说,现在好的一方面是,他们知道他们的问题在哪里,中风也可能不会发生,所以过得挺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没有问题。一旦发生,一切都会结束,所以中国目前可能处于很危险的状态。”陈启宗指出西方民主制度所带来的成本,引起了一阵争论。他反驳说:“西方人在这一点上总是激烈地自我辩护,我是一个支持民主的人,问题是你走向极端。我认为西方人应该从中国的哲学中学习,或者从亚洲的价值观中学习,如温和,如中庸。我认为社会结构和制度,东方应该走向西方,如比较理想是70%到80%你要采取西方的方式,如法治,如人民参与政治,我并不反对它,但是问题是你执行的方式是有问题的,一旦出了问题,你们不仅会干掉自己,也会把我们也一同干掉。所以你们不要抱有优越感。如果中国出了问题,这只会加强你们的优越感,而不会去反省自己出了些什么问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