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海澜若雪》之39章

39、回首不见来时路,踏波逐浪有情天
<o:p> </o:p>
一念起沧海桑田,错过了花开,收获雨季,错过了雨伞,收获彩虹,错过了所有,尽管心底在流血,依然可以微笑着离开,这是做人的意境,你可以不装饰姐的梦。等你回家你想怎样?作为一个男人你也够狠的了,你自己有家有业的,有一个红粉知己还不够,非要把知己变成情人才罢休吗?嘉影悲哀的发现自己愿意为他做出牺牲,因为在等你回家的身上有太多溪水长东的影子,嘉影无法把溪水长东从他身上剥离,于是嘉影在聊天框里继续给他发信息说:“你想让姐心甘情愿的做你的情人?”说完这句话,嘉影委屈的放声大哭,自己痛恨自己的堕落,嘉影猜不出等你回家是窃笑还是悲哀。
<o:p> </o:p>
一念起万水千山,有点纠结,凡是尽力只是不让自己在回忆这段时光时说后悔。在心底深处,嘉影始终不相信等你回家是有家室的人,只是他为什么又凭空多出这一对儿女,没有妻子呢?他已经离婚了还是根本就没有成家?网络本虚幻,可自己还是深深的陷进去了这铺满鲜花陷阱里了。嘉影还是打算把自己的身心都交给了像溪水长东这样的等你回家,先让他多了解自己一点,于是,嘉影每天上网第一件事就是问候他早饭吃了没有?心情好不好,工作累不累?晚上还会失眠吗?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总想着等你回家也需要相同东西,同时述说着儿时的趣事……那是个最天真无邪的年代,聚集了一生的所有美好。
<o:p> </o:p>
飘飘网上的广播平台改版变成了微博了,玩惯了广播,嘉影一时半会儿很不适应这改版后的微博,就到雨雪网上闲逛去了,恰在这时,青青草原因为一条微博上了央视的新闻频道,顿时人气爆长,粉丝成几何状膨胀。嘉影就开始主动评论起他的每一条微博了,青青草原是个极其聪慧的人,他明显的感到嘉影对他的客气和尊重,觉得该是他离开的时间了,他就直言不讳私信与嘉影:“姐,这么客气,是不是想要我主动离开你,你的新欢这么厉害,连和你做个要好的朋友都不允许了?
<o:p> </o:p>
嘉影给他回信:“谁的新欢不是别人的旧爱呢?什么新欢旧爱的,呸呸,说什么呢浑小子,小心姐背后打你的小报告。姐以前和你说过的那个知己,不说这个了。回眸一笑已经是可以在这个网页里为你的微群独挡一面的人物了,姐人笨,什么都帮不了你,看到你今天成就,姐为你感到自豪……”青青草原回信:“姐,算最后帮我一个忙,给你一个链接……去增加粉丝团好吗?”嘉影按照青青草原说的去点击了几次,回头看嘉影自己的粉丝增加很多,嘉影不想要这些粉丝,以为青青草原要自己帮他增加一些粉丝呢,结果自己点击之后,粉丝会跟在自己的身后,嘉影后悔不迭,立即给青青草原发私信:“这些粉丝怎么才能给你呢?”
<o:p> </o:p>
看到嘉影的私信青青草原也很意外:“这些粉丝就是我说的让你自己要的,你为什么会不要呢?你自己不要的话,自己处理掉就是了。”嘉影给他回私信:“认识姐这么久了,你还是一点也不了解姐,人生知己不求多,慰心叙事一两个。这么多的粉丝除了干扰自己写文字的心情,再也没有其他用途了。”嘉影感到了青青草原的悲伤和幽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这时候语言是那么地苍白无力。没过几天,青青草原无声无息的退出了嘉影所有的界面。有回眸一笑,卟想长大,西瓜贝勒,矜持小女人……这众多的红粉环绕着的青青草原,又有今天上央视的瞩目,嘉影清楚的知道青青草原注定不会太长时间在乎这份友情的。
<o:p> </o:p>
雨雪网的微群里安静下来了,诗词微群上的网友敛黛发博:“中秋刚过,发起一次补诗活动,最后评定优胜者有奖。要求:以竹为描写对象,不限韵律。题目(自选,一)---------,一半勾留是此竹。仅补充一句即可。(自选,二),自选题目和诗内容,仅需要围绕竹即可。好了,诚邀诗友们参与此活动,奖品见图片。”参与的人还真不少,嘉影耳边依旧想起了等你回家的一篇日记,幽怨悲戚的箫音回荡在长空,怎么也散不去,顺手就填了自选题目一,“悲戚天涯弄箫人,一半勾留是此竹。”
<o:p> </o:p>
在心理上做了等你回家的情人,尽管是网络上的,嘉影的心情是悲痛万分,这个人分明应经不是当初向嘉影示爱的那个等你回家了吗?为什么现在的他和溪水长东判若两人,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荒唐的感觉?嘉影归结是自己真的是爱上了溪水长东而非现在的等你回家。嘉影不明白现在的自己是在干什么,还是为什么证明什么,这是个陌生的地方,自己所认识的人也只有溪水长东一个人,可以放逐身心,书写写自己的感受,不要跟在别人的帖子后面,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口舌之争。说起这个又要提及嘉影上网接到的那封邮件,自己真的是怕了,怕再遇到369和石英君这两派人马的任何一方面的人,姐就一普通网名,哪个姐都惹不起,姐不得不躲着点。
<o:p> </o:p>
嘉影在微群里发博:“箫音透时空,秋霜凛冽,悲戚雨滴化寒冰。枫红因霜几人懂?旧事潮涌。莫怨天涯弄箫人,慧极必伤,悲欣长音气如虹。世间几人共心语?梅花三弄。”果然没人跟在身后乱搭话,嘉影无论是自己单独发博还是跟在别人身后评论,这个风言石语几乎都寸步不离的跟在嘉影的身后。这次就连风言石语也不敢跟在这段文字后面瞎掰了。
<o:p> </o:p>
这条微博才发出去不一会儿时间,六翼天使给嘉影发即时消息说:“姐,文韬穷儒认我为师弟了,他要我帮他管理他的微品博德台,他让文心水木当了这个群的付群主,他邀请你参加的那个水龙云英,你怎么不参加? 我现在也邀请你。 ”嘉影回答他:“文韬师兄让你帮他管理微群,说明你有能力,姐不参加那个精英微群是因为姐觉得自己不够格,对于微群里的众多高手,自己要一一试过才可以安心,学无止境……”六翼天使有点心不在焉,他换了个话题说:“姐,文心水木现在可得意了,我觉得她就是在利用文韬穷儒……”
<o:p> </o:p>
嘉影正色回复六翼天使说:“你我作为师兄弟,你帮文韬穷儒是应该的,至于他和文心水木之间的事,那是他自己的私事,姐觉得文心有点水性杨花,和沧海一笑客有点藕断丝连的。但,这些与你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没必要参与到师兄的感情世界里去,懂了。”六翼天使不安的说:“姐,我是担心师兄蒙在鼓里。”嘉影安慰他说:“他和陇亩樵夫关系最铁,陇亩樵夫不也在帮文心水木抬轿子吗?文心水木不光是发图和文韬穷儒搂搂抱抱亲吻,跳动的红心,和陇亩樵夫也是哥哥长哥哥短的,飞吻,拥抱,根本不假掩饰。文韬师兄他自己又不是瞎子,用得着你我瞎操心吗?也许师兄就喜欢文心那样做呢?真是的皇上不急太监急……”说完嘉影忍不住也笑起来,六翼天使也笑了:“是啊、姐,文心也给我发了飞吻,拥抱的图示,羞死人了,我都接受不了,不敢再和她有任何的来往了。”
<o:p> </o:p>
嘉影岔开话题说:“帮助自己的师兄是因该的,看到了文韬师兄他自己开了那么多的群,他自己忙不过来,你也正好借此锻炼锻炼自己的处理事物的能力……”六翼天使有点迟疑地说:“姐,你忙什么呢? 很多人都私下问我,姐你到底爱的是谁?”嘉影有点温怒,可也不至于发火,不满的说:“真是的,吃饱撑的了,管我呢?”六翼天使固执地说:“姐,别人的事,我都不管,我就管姐的事。”嘉影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了,这口气和霸道的样子和当初的等你回家有一拼的了。他是溪水长东,没错,他还和在飘飘网时一样,时时刻刻准备保护嘉影不受伤害。现在他长大了,成熟了,就是保护嘉影的心态一点也没有变。嘉影默不作声,彼此安静地呆着,过了一阵儿六翼天使说:“姐,我去忙了,拜。”嘉影:“嗯,保重。”嘉影心里话,你担心文韬穷儒被人利用,姐还担心你被人利用呢。
<o:p> </o:p>
嘉影再回到诗词微群,就看到小小李静发了微博:“一曲梅花弄,哀尽万般情,百条知终老,三两有激情?墨梅!”小不懂跟评:“梅花一弄,断寸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涌风浪,云烟深处,泪茫茫,红尘自有痴情。”陇亩樵夫跟评:“苑墙斜吊梅花枝,正是春寒料峭时,入夜暗香明月赏,萼红几朵唯鸟知。”嘉影细看图,终是陇亩樵夫写的贴切生动。嘉影大赞不已,忍不住也跟着胡诌一通:“腊梅倚墙破寒拆,红蕊幽香引鸟来,傲霜凌雪三四朵,东风送暖满楼台。”
<o:p> </o:p>
嘉影特意和陇亩樵夫打个招呼:“夫子,安好。我就是个凑热闹。”陇亩樵夫显然很受用嘉影对他的称谓,开心的O(_)O哈哈~大笑,嘉影看到的这大笑的图片,心里觉得这笑声有些夸张,真想说:“张那么大的嘴,都看见嗓子眼了,就差看见你吃过什么食物了。”嘉影心里便不自在起来,疑惑他嘲笑自己的愚昧浅薄,自己对微群并不熟悉,也不好再和他说什么,由他去吧,自己又不是讨好别人而活着的,只要自己真心对待每一位诗友,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o:p> </o:p>
文心水木的微博《钱塘潮》:“东南形胜间,八月壮观。钱塘潮头立云端。万马奔腾胜管弦。天地言欢。”文韬师兄赞叹不已的文心水木的这篇文字,评价很高。嘉影分不清楚优劣,但知道,她的这篇文字也开始走嘉影的叶叶韵的路线了。钱塘潮的壮观,自己不曾亲身体验,可也在电视上看到过很多次了,自己在中秋节之前才写过的。
<o:p> </o:p>
正想跟帖又怕这文心水木无端生出些是非,这女人为了博人眼球会做出什么样的荒唐的事,谁也说不准,犹豫不决时,六翼天使恰好跟帖评论观钱塘潮有感:“四海龙王秋点兵,翻江倒海出龙庭。海天一线蛟龙越,虾兵蟹将锣鼓鸣。百战黄沙轻一扫,涉滩越水任纵横。三界惊观天色变,威震江海逍遥津。”这下好了,嘉影的担心解除了,想不到今天的溪水长东的文字竟然这么好了,这气势非昔日可比,姐是自叹不如的了,嘉影跟帖评论:“潮汐卷云拍堤岸,龙吟虎啸万马喧,世间多少弄潮儿,踏波逐浪只等闲。波澜壮阔钱塘潮,斗转星移几千年,冲冠一怒为了谁?惊天动地月婵娟。”这奇观应归于月汐。
<o:p> </o:p>
草庐看燕上传的美女图清纯静雅,诗词配得绝佳,嘉影只觉得这词余香满口,自己是不能及万分之一,常说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管他呢,自己只是学习,并不想成名成家,论诗词格律,谁可超越古人,因为这词牌格律是古人定的,有很多是先有词后才定的曲牌格律,还有很多不在格律范畴内的好词,人就总结出一大堆理由,唉,这些自己是学不好了,就这么地吧。自己笨还给自己找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嘉影都开始瞧不起自己了。
<o:p> </o:p>
嘉影怯生生跟帖草庐看燕评论这幅美图:“婵娟醉枕瑶琴,梦里把盏言欢?红晕灿若花语,与谁弹奏七弦?”风言石语:“百花满园斗春,风暖四海归雁,再迎大地还润,痛饮金杯美醇。”对于风言石语的跟评嘉影总是很礼貌的回复他,这次亦不例外,直白的看图直描,嘉影回复他:“婵娟醉卧枕琴弦,心曲或在梦中弹,可有东君描黛眉?花舞霓裳逐君欢。”嘉影觉得草庐看燕的词很好,应该分享给自己空间的网友。就这么做,嘉影把草庐看燕的这首词和自己的短句一并写在了自己的心情栏里。
<o:p> </o:p>
#好词共分享#:草庐看燕:一枕幽梦百花残,空许心事付阑干,不调瑶琴曲音尽,鸿雁今昔落谁栏?本人的不伦不类:婵娟醉枕瑶琴,梦里与谁把盏?红晕灿若桃粉,东君弹奏七弦?”嘉影的心情栏里就出现了以上的句子。大象无形即刻就评论上了:“对话把盏庭院,嫦娥轻舞相伴。淡淡暗香袭人,醉眼欲揽婵娟。”不会吧,军师大人,你不会是知道点什么吧?姐的表现很异常吗?嘉影稳住神,掩饰着自己的伤痛回复他:“佳人枕弦伴花眠,红晕笑靥梦香甜,草庐看燕道尽殇,我自提笔写消遣。”大象无形穷追不舍:“夕照菊花晚,秋意满庭院。珠帘轻挑深闺处,娇嫩桃花面。……面如春江水,唇似朱漆点。就是捧心双蹙眉,也叫红尘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