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咋接变了?”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 </o:p>
我是地道的陕北人。当年父母亲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随军南下到四川以后又在那里工作所以我出生在四川长在四川。1969年春因父亲的坚持,我脱下尚未捂热的新军服从天府之国到延安的一个小山村插队,以后又参加工作。1991年遵组织决定到北京工作。“查(咱)延安人咋接变了?”这是1996年我带着孩子回延安,在延安遇到的一件事后,曾在延安生活了十多年的孩子感慨地说了一句。
那是正月初二的早晨,西安到延安的火车摇摇晃晃地总算到了。我们父子随着人流出了车站来到了站前广场。虽然是6时多了但天更黑更暗即所谓“黎明前的黑暗”时辰,而广场上呢也没开几盏灯,就显得更是漆黑一片。只有借助一些汽车车灯才能看见附近的景象。延安发展不慢!这不当年我离开延安时还没有通火车咧这倒有了火车了。
我离开延安多年当然对延安飞速发展情形不很了解。比如从这火车站到老人居住的尹家沟是否有公交车就不清楚。虽然我知道火车站位于七里铺,但一是天黑二是这发展的变化我哪还能认出过去的七里铺呢?但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从七里铺到尹家沟有近二十里地远。其实步行我倒也能走的到。考虑到天没有亮孩子也小,加之没有吃饭,站在寒风刺骨的广场我们直打哆嗦。我决定还是设法乘车为妥。正好看见一位警察,故上前询问去尹家沟(父亲居住的地方)应当坐哪路车?人家说没有哪路车,“广场有去那边的小公共”。这时倒也有不少人纷纷上前“热情”地招呼我们“到哪里?”、“坐这辆车,上车就走”等等这些情景地球人都知道都可以看到也不奇怪。一位手脚利落的小伙子边“干大、干大,就上我们这辆车”的叫个不停边伸手把我们半搀半推的送到了一辆小公共车跟前。我见车头挡风玻璃有块牌子写有东关。当即说这车我们不能坐,因为我们到尹家沟。司机马上“热情”地扯着大嗓门说“不怕嘛,到了东关我把你们送到尹家沟嘛,也不远远嘛。我送你们。上来上来,上来查(咱)就走。”我听了后还有些犹豫,担心不可靠,再次发问你真的送我们,司机说“看你这拜识说的这话,我说送你们过嗑(去)当然就送你们过嗑(去)嘛。”等我们上车后的确司机没有食言,车“呜”的就开走了。
那个年头延安的车还是少,小公共车很快就到了东关。到了东关第一中学附近车停了下来,司机照旧扯着大嗓门叫喊“哈(下)、哈、都哈。到了。”在司机的吆喝声中乘客们陆陆续续地下车了。我呢则等着司机把我们“送”到尹家沟所以没有动窝。等其他乘客都下了车,司机见我们没动逐说你们咋接不下呢。我说不是你要送我们到尹家沟嘛。司机马上说就送到这搭。这就是尹家沟。我当即说你瞎说,我过去就在延安工作还不知道尹家沟在哪里。司机听了后倒是笑了笑说“好拜识呢你就赶快下吧。我们还要到大桥再揽客上子长嗑呢,晚了客人都被人家揽走了今天我们就赔咧。”我听了虽然很不高兴但在那种情况下也没啥好办法了。需要说明的是,虽然自己是警察但不用警察职权为自己谋私利是我的一贯作为更不会为私利亮出警察身份。所以我就带着孩子下车步行了大约5里到了尹家沟。
一路奔波,孩子真是又累又冷又乏。而且一开始司机“热情”应承送我们到尹家沟,但到东关却翻脸不兑现的反差情景都被他看在了眼里。临到尹家沟时,我告诉他快到了马上你就能看到爷爷了。孩子兴奋的快快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等我走到跟前了,孩子低声问我“爸爸,我记得查(咱)延安人都非常诚实不哄骗人吗,为什么今天这位司机说好了送咱们到尹家沟但又不送了呢?这有的延安人咋接变了?”我听了后无言对答,只是说了句“你记住,你绝对不要做这种言而无信的缺德人。”
<o:p> </o:p>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