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年母亲开夜总会小姐成群儿子不敢认她

那年母亲开夜总会小姐成群儿子不敢认她

那年广州的东山区,有一家闻名当地的夜总会。之所以说它是一家闻名当地的夜总会,是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的,一是当时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夜总会也是刚刚悄然地进入了大陆,能够开办一个夜总会,不是那么简单,资格的审查,场地的大小,资金和社会关系的配套都考虑在里面,不是什么人想开就能开的。

记得,这个夜总会的名称,叫做大本营夜总会,在广州呆长的朋友,或者是熟悉东山区那一带的朋友都应该记得这个名称。当时,场地的选址就在东山区一处繁华的路口,占地几千平米,由香港人出面装修,搞的十分的豪华,音响也是当时一流的,由香港进口,最令人瞩目的就是门口的上方一比一用金属仿制出来的军用直升飞机做标识,当时我看了也想不通,一个夜总会,跟军用直升飞机有什么关系呢?后来,我才渐渐的明白了,原来,晚上来这里玩的,有很多军方的关系,怪不得,这家夜总会,取了一个和部队有关系的名字和明显标识。

夜总会,隶属一家国有企业。而夜总会的法人,却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担当。 当事,我是这家国有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和这位夜总会的法人多有接触,自然就对她的情况,比较了解。她姓陈,好像是汕头的人,平时,我们都尊称她为陈总。她个头不高,长得也不漂亮,但事,事实求是的讲,她很会打扮,很会化妆,每一天都是浓妆艳抹,上班的时候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给人一种很专业很能干的样子。夜总会开张的时候,我们是作为特邀嘉宾参出席的,当晚的那个场面丰富多彩,美人云集,灯红酒绿,也确实让我们这些从农村出来的人大开了眼界,终身难忘。平常公司里面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才会主动的联系我们过去,帮她们处理一些事情。当然我们也会带一些客户过去夜总会消费。每次我们过去的时候,陈总很会作人对我们也十分的尊重,请客送礼当然是少不了的,更令人难忘的是你到他们的公司去处理事情,中午休息的时候她会主动将自己的休息床让给你来睡,她作为老总竟然和一群年轻的姑娘一起伏桌而睡,那种场面确实让人感动。我们就是这样彼此珍重互相帮助,一起友好的度过了几年的时光。

后来我听她手下的人说,她的家庭出来一些变故,她的丈夫是集团公司的一个领导,也是因为男女之间的事情,喜新厌旧和她离婚了,一个十三岁上初中的儿子判给了她。离婚的打击让她一夜白了头发,她干脆卷铺盖到公司里以公司为家,埋头苦干,大胆经营,把夜总会搞得红红火火。当时在社会上就流传这么一句话,大本营的夜总会最热火,大本营夜总会的姑娘最多也最漂亮,大本营夜总会的职工工资最高也最牛气!

陈总把自己的企业经营得风生水起,本应该高兴才是。后来的一段时间,人们发现她经常是沉默寡言,神情恍惚。她也不愿意把这些心事跟身边的人说。有一次我过来给她处理一些法律事务上的事情,她请我吃中午饭,大家喝了几杯红酒,她不胜酒力或许是多喝了一杯,就自己把自己内心的苦水倒了出来。原来她那位上初中的儿子,在学校和别的女同学网上谈恋爱。他的儿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长得和他爸爸一样,身材高大,目清眉秀,尽是招人喜欢。但是这位漂亮的女同学不愿意和她的儿子继续交往。失恋的儿子痛不欲生,这点心事让陈总发现了,经深入的了解,才知道,原来这位女同学是嫌弃她儿子的母亲是开夜总会的。后来这个事情在学校慢慢的传开,他去到哪里,同学都用哪些有色卑夷的眼光看着他,让他无地自容,自觉低人一等,下贱不堪。哪个年代就是这样,是没有办法的事,夜总会在人们的心目当中,就是小姐就是交易就是金钱就是玩肮脏的东西,再清白的人你走到里面,也是白布落染缸有话说不清。夜总会是一个很挣钱的行业,但是,在人们的眼里也是一个很低贱的行业。作为母亲,受到公司的委派,她别无选择,担当起了这个夜总会的法人。但是,别人却不是这样看,尤其是他儿子的同学,那些年纪不大的学生,他们误认为开夜总会的就是小姐,是小姐就是不干净的,他有一个不干净的母亲,在同学的眼里是多么的可怕,是多么的可悲,是多么的无耻。母亲挣了钱,儿子遭遇了白眼,这个事情给儿子的压力是空前的,最后,因为他的儿子受不了这种打击,断然和他的母亲分手,把东西把东西搬到学校,长期居住在学校里,以证明他的清白。久而久之 陈总也忍受不住这份来自社会来自家庭的双重的压力,向总公司提出辞呈,回到家里,做一位所谓的干净的母亲。


本文内容于 2014/1/16 11:14:15 被军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那年广州的东山区,有一家闻名当地的夜总会。之所以说它是一家闻名当地的夜总会,是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的,一是当时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夜总会也是刚刚悄然地进入了大陆,能够开办一个夜总会,不是那么简单,资格的审查,场地的大小,资金和社会关系的配套都考虑在里面,不是什么人想开就能开的。

陈总把自己的企业经营得风生水起,本应该高兴才是。后来的一段时间,人们发现她经常是沉默寡言,神情恍惚。她也不愿意把这些心事跟身边的人说。有一次我过来给她处理一些法律事务上的事情,她请我吃中午饭,大家喝了几杯红酒,她不胜酒力或许是多喝了一杯,就自己把自己内心的苦水倒了出来。原来她那位上初中的儿子,在学校和别的女同学网上谈恋爱。

楼猪,我问你,改革开放是那一年?国内互联网时代是那一年开始的?还网恋? 老子94年上中学的时候才接触386,还是单机的

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你到哪里扯的网线?尼玛!那时候影碟机都是稀有物品吧!楼猪编露馅了吧?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