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传对中国是大凶之年 却是日本转运之年

甲午之年还未到,中华大地已是硝烟四起,浙江、云南、广东接连发生火烛之灾,损失惨重。尚未开年已是如此,进入甲午年后更难想像,尤其兵火之灾很可能突然爆发,上天预警在先,但愿当局能预先做好防范。

浙江温岭城北一家制鞋厂前日下午突发火灾,造成十六人死亡。较早前,云南香格里拉县的古城被沖天大火付诸一炬,当时恰逢夜晚,风助火势,虽无人员伤亡,但千年古城毁于一旦,历史古蹟一扫而空。广东深圳光明新区一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上月十一日发生火灾,火燄沖天,导致十五人死亡五人受伤。一天后,广州三元里一民宅火灾,屋内一家六口均因烟熏致死。短短一个多月,如此密集的重大火灾,实在令人心惊肉跳。

从中国传统的阴阳五行角度考虑,天干之甲属阳之木,地支之午属阳之火,木生火,因此甲午之年往往烽烟四起,兵火交加,不是旱灾火灾,便是战火绵绵,这在历史上早就有迹可寻。一八九四年日清甲午之战,一九五四年中国华北大旱,均与天相脗合。

甲午对于中国是凶年,但对日本却往往是转运之年。日本一直存在一种利用甲午年「神力」改造国运的传说,日本以神道为国家精神,许多人相信神明并崇拜神力,特别是对甲午之年有挥之不去的「天佑日本」情结。当年的甲午战争中,弱小的日本竟史无前例地战胜了当时排名世界前列的大清王朝北洋水师,使日本走向强盛。在甲午效应之下,日本又发动了日俄战争,将北极熊踩在脚下,国力空前鼎盛。

二战结束后,日本变成一片废墟,但韩战爆发给日本经济打了一支刺激针。到一九五四年的甲午之年,因侵略战争被剥夺武装力量的日本居然恢复了军事武装,正式成立了日本自衞队。同年日本实施经济调整政策,开始推动战后日本经济高速增长。

三年前的日本大地震以及福岛核电站洩漏灾难,让日本生存空间大为压缩。如今又到甲午之年,日本认为又到了转运的时机,尤其是安倍政府打着和平灯转向军国主义,连续出台三份日本安全保障重大战略部署和具体军事力量调整强化的文件,磨拳擦掌,刀刀指向中国,梦想再次打败中国,助日本再度崛起。

对于日本的狼子野心,中国务必高度警惕,对其一举一动要时刻提防,任何时候都要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周密的准备。历史总是惊人相似,但不会简单重复,一样的甲午,未必是一样的结果,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正好是一九五四年出生,生肖属马,甲午正是其大沖之年,在他的带领之下,日本今次与华对抗很可能撞个头破血流,体无完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