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月10日中国进行高超音速飞行器实验后,美国会参众两院多名议员和资深官员发声表示“担忧”。其言论大多并无新意,但参议员约翰·科宁的话道出了议员们忧虑的关键问题:“我们不能允许我们在任何军事领域屈居第二,我们欠中国的巨额债务迫使我们绝不能落到如此境地。”

众议院军委会主席:“中国似乎正在超越我们”

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和两名重量级委员周一发表声明,表达了对中国首次进行新型高超音速导弹再入器测试的担忧。

“在美国一轮又一轮的防务经费已经削弱了美国科技领域的优势,中国和其他竞争者正在迎头赶上;在某些领域,例如这一个(高超音速飞行器),他们似乎正在超越我们。”

上述文字引自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伯克·麦基恩、众议员罗迪·福布斯和众议员麦克·罗杰斯发表的联合声明。福布斯议员是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下属的海 权与力量投送委员会主席,罗杰斯议员则是战略武器委员会主席。这几位议员就中国进行其第一次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一事发表了看法。美国媒体认为这一试验旨在 发展以极高的速度向美国本土投射战略核武器的新方法。三名众议员的声明认为,高超音速导弹之类的高技术武器的发展“对于维持太平洋地区的和平稳定毫无益处。”

“30年来,我们一直犹豫不定,一再严重推迟我军急需的武器装备更新换代,依靠里根时代建造的军事装备度日。” “亚太地区正在快速的变成一个火药桶,如果我们允许一个不尊重贸易通道开放和自由的国家掌握对美国及其盟友的战略性优势,这将导致我们距离点燃导火索更近一步。”

参议员:美国不能在军事上落后 因为我们欠中国很多钱

此外,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参议员约翰·科宁也表示了对中国军事领域高技术发展的担心。他同样认为奥巴马政府裁减军费的同时,中国正在快速取得进步,让人不得不担心。科宁说:”我们不能允许我们在任何军事领域屈居第二,我们欠中国的巨额债务迫使我们绝不能落到如此境地。”

白宫资深官员:我仿佛回到冷战时代

曾在里根和小布什时代担任白宫情报政策官员的肯尼斯·格拉福瑞德,直接将中国近年来的军事发展与苏联在上世纪70年代美苏缓和时期的军事快速发展相提并论,认为世界仿佛回到冷战。

他认为:“中国正在快速的发展军事力量”他说,“他们正在取得战略优势,但目前看来还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事实。” 仅仅几年前,美国官员和学者们都将中国的军事发展形容为“无关紧要”和“不具威胁”,格拉福瑞德如是说。

“我们都已经看到,中国的军力发展正在极大的加速。”他说,他补充说中国的目标绝不会限于一个地区强权,他们同样将建立远程战略投射能力。 他认为,高超音速飞行器是中国使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失效的项目之一。“这是非常严重的”格拉福瑞德说“高超音速武器不仅仅是一项先进技术,它将改变游戏规则,具有战略性的意义。”

他认为中国似乎正在从美国窃取高超音速武器的秘密。“我们知道中国已经开始了一场发展战略进攻能力的战役,其手段是从我们这里偷窃。”他说,在美国情报和防务圈子内,中国这次实验被认为是一次“奇袭”,这是其快速发展尖端军事技术能力的一个例证。

美媒:中国超高速飞行器实验细节尚不清楚

五角大楼发言人杰佛理·波尔中校确认了中国的这次试射,但拒绝提供更多细节。《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引用了中国“环球网”的图片来说明中国这次导弹实验的过程。报道称中国的这次测试发射的高超音速飞行器被美军方赋予了WU-14的代号。

该报著名中国问题撰稿人比尔·格茨不久前首先报道中美南海对峙事件,他撰写的文章称,中国的这次试验中将一个超高速飞行器置于导弹头部,与美国 HTV-2高超音速飞行器的测试过程类似。俄罗斯则在几年前也加入了“高超音速飞行竞赛”,据称,该国正在研制的RS-26新型洲际导弹上可携带3个此类 飞行器,取代了以前的分导式核弹头。

据中国网络消息称,中国这次飞行测试中,高超音速飞行器在大气上层飞行的速度达到了8倍音速,并在飞行过程中 侧向机动10公里(航天飞机的侧向机动能力可达1000公里)从这两项参数来看,中国的高超音速飞行器测试尚处于初期阶段,第一次飞行试验可能仅是一次概念演示飞行。

观察家指出,这一飞行过程实际是中国科学家钱学森在上世纪40年代提出的“钱学森弹道”的实际验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HTV-2飞行器测试过程,其飞行弹道按照“钱学森弹道”依样画葫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1/17 14:27:47 被saiyifu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