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时间进入1985年后,老山战区的形势逐渐向中国军队一方倾斜。这时越军高层又出新招,通过电台广播提出:为了使越中人民过好传统的春节,建议从元月16日起至2月26日,双方在边界停火。这就是留名老山战史的所谓 “春节停火”骗局。因为中越两国的历法计算有不同,中国当年的春节是2月20日,越南则是1月20日。 第1军前指根据当面越军的动向和电子侦听获得的情报,判断越军的这一提议是要麻痹中国军队,恐怕还想乘机在军事上捞一把。军前指决心积极进行抗击越军反扑的战斗准备,同时寻机主动出击,拔掉越军的若干前沿要点,改善阵地防御态势。在请示了军区前指后,军前指指示1师,在准备抗敌反击的同时,组织部队在1月16日之前对116号高地东南2、3号无名高地和老山主峰前沿的968高地实施出击作战。不管越军是不是真的到时候按承诺停火,先将其前沿要点拔掉再说。1师将出击任务交给了1团、3团,由师、团炮兵群进行火力支援。各团根据师命令制定了战斗预案,由1团3营9连负责对116号高地东南2、3号无名高地实施出击作战;3团3营7连负责对968高地实施出击作战。根据战区气象观察,判定1月15日上午11时前有浓雾。据此,指挥部命令各出击部队在15日之前完成一切进攻准备,待命出击。同时,1团经过对战场全局的判断,认为越军如果要在1月16日之前实施反扑,其重点将在那拉方向。于是调整部署,集中主要兵力兵器于那拉方向,将防御要点选择在了142号、145号、168号等高地,并提前屯集了机动兵力,拟制了防御和增援的各种预案。

在1月15日之前,双方都以炮火向对方阵地和纵深实施间断射击,战场的气氛进入了一种很怪异的状态。到了1月15日这天,战争的钟摆悄悄重合到了一起。各怀计算的双方都已攒足了劲,突然同时出手。

1月15日凌晨,越军已集合了356师149团7、8营和313师122团1、2、3营共5个步兵营兵力,在821特工团1营的配合下,突然向那拉地区的142号、145号、146号高地发起了猛扑。越军二军区司令员武立也赶到前线,亲自指挥督战。

15日凌晨3时35分,越军突然向坚守那拉地区前沿的1团2营诸阵地进行了有重点地猛烈炮击。2营各连立即进入工事防炮,同时做好了战斗准备。4时15分,越军出动了 1个加强连兵力,在部分特工配合下,分三路同时向142号、145号高地和146号高地东南无名高地发起冲击。越军1个班兵力在特工引导下,首先利用炮火效果偷偷向145号高地接近。当其进至145号高地西侧时,被守军4连2排发现。当时2排与连指的通信联络已中断,代理排长来不及报告,当即命令5班向偷袭之敌投掷手榴弹和爆破筒,并起爆定向地雷,炸得越军纷纷倒下,没死的只好逃了回去。紧接着,越军又各以1个排兵力分别向142号高地、146号高地东南无名高地发起进攻。142号高地就是著名的“李海欣高地”,位于南侧最前沿。守军5连2排在副连长杨少华指挥下沉着应战,当越军进至阵地前沿约20米时,突然以机枪、冲锋枪火力向敌猛烈射击,并甩出成排的手榴弹,同时打击来自正面和翼侧的冲击之敌。与此同时,团炮兵群1个榴弹炮连以猛烈火力压制纵深的越军迫击炮阵地和前沿冲击之步兵。在团炮火支援下,5连2排与坚守146号高地东南无名高地的分队协同作战,仅用10分钟就将越军的首次冲击打退。

随后越军又以猛烈的炮火轰击2营各阵地,将阵地上的工事毁坏过半。4时46分,越军出动了 2个营兵力,分数路向142号、145号高地发起轮番冲击。4、5连各守备分队将越军放近,以轻武器和手榴弹猛烈打击来敌。营炮兵也在前沿分队呼唤下以火力准确覆盖越军攻击队形。同时团炮兵群以强大火力压制各阵地前沿的越军步兵,并以1个火箭炮连齐射封锁清水口,打敌后续梯队。经过15分钟激战,将越军的第二次冲击打退。

5时05分,越军经过调整后,又以2个连兵力向142号、145号高地发起第三次冲击。各坚守分队以步机枪火力和手榴弹近战阻击越军,团炮兵群同时以猛烈火力遮断越军后续梯队和打敌炮兵阵地。越军拼死向前冲击,约1个班兵力从142号高地西侧通道突入,直扑145号高地。4连立即请求营炮兵以火力封锁142号、145号高地之间的通道,同时集中各种轻武器打击突入之敌。经过步炮协同作战,消灭了突入的越军,并将其余各路冲击之敌打退。喘息未定之际,一部越军又秘密向142号高地西北侧接近。同时,约2个排越军向145号高地发起冲击。坚守142号高地西侧的5连6班此时与排长的联络中断,遂主动作战,以火力侧击西侧和西北侧的冲击之敌。145号高地的4连也呼唤团、营炮火猛烈压制逼近的越军,一阵激战后,将越军的第四次冲击打退。

越军岂甘失败!在重新进行了兵力、火力部署后,又以猛烈的炮火覆盖142号、145号、146号等高地。炮击足足打了25分钟,将142号、145号高地炸成了一片焦土,战斗工事和堑壕全部被摧毁,掩蔽工事也被毁坏一部。同时146号高地的前沿观察台被炸塌,团炮兵群阵地也落了不少炮弹。7时10分,越军炮火向纵深延伸,重点封锁那拉前沿阵地与后方的联系通道。随后,越军出动了1个营兵力,在周围高地越军的高射机枪、重机枪和直射火炮火力支援下,再次向142号、145号高地和146号高地东南无名高地发起冲击。阵地上的4、5连各分队已无险可守,只能依托残存工事、弹坑,顶着浓烟烈火与冲上来的越军进行了浴血奋战。在敌众我寡的战斗中,有的战士用石头、弹药箱砸向敌人,有的战士跳出堑壕与敌展开肉搏,有的战士紧抱着越军一起滚下悬崖,还有的战士紧握爆破筒冲入敌群与越军同归于尽,场面极为壮烈。坚守142号高地的5连2排在激战中先后伤亡了15人,增援部队又被越军炮火封锁,与敌激战20多分钟后终于支持不住,不得不转入坑道内继续进行抗击。越军欢呼着冲上来,占领了142号高地表面阵地。团炮兵群接到报告后,立即以1个100迫击炮连和1个82迫击炮连对142高地表面阵地进行火力覆盖,同时以3个迫击炮连对142号、145号高地外围50米一线进行拦阻射击,阻止越军后续梯队进入。

与此同时,越军在火力掩护下也向145号高地进行了轮番猛扑。约1个多班越军突破了145号高地西侧防线,占领了4连的3、4、5、6号哨位。4连指挥所的洞口遭到越军严密火力封锁,难以及时实施指挥。坚守阵地的4连2排已伤亡14人,剩余人员在代理排长指挥下,奋力反击突入阵地的越军。经过一阵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击毙越军3人,己方阵亡1人,遏止住了越军的扩张态势。在表面阵地即将失守的危急关头,军侦察连副班长方外元奉命到指挥所报告。途中与越军遭遇,不幸身负重伤。他挣扎着拔出匕首与冲上来的越军进行了殊死搏斗,最后拉响手榴弹,与2名越军同归于尽,牺牲时仍压在敌人身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危急关头,2营炮兵的迫击炮火力向145号高地西侧、西南侧实施拦阻射击,团炮兵群分别以火力压制145号高地地域至黄罗堑壕内之敌,以及纵深越军炮兵阵地和清水口子方向的增援之敌,减缓了越军的攻势。营长抓住战机,命令4连副连长组织145号高地的所有兵力,迅速向占领3、4、5、6号哨位的越军实施反击。在团、营炮火掩护下,4连坚守分队勇猛冲上阵地,与突入之敌展开激烈近战。打到8时许,全部歼灭了突入的越军,夺回了已失阵地。

在142号高地表面阵地失守后,团指挥所就命令配属1团的2团6连出动1个班兵力,配合142高地的坚守分队实施反击。该班从145号高地向142号高地运动途中,遭到越军火力猛烈射击,当场阵亡5人,前进受阻。此时,在142号高地坑道内坚守的5连2排11人,也在副连长杨少华和排长邵选带领下分三路向表面阵地之敌发起反击。经过15分钟激烈的壕内战斗,2排夺回了2、3、8号哨位,与阵地上的越军形成对峙。邵选排长在战斗中右手被打断,仍坚持指挥2排再次出洞向越军反击,并在战斗中用左手毙敌一名。越军用机枪火力严密封锁了2排隐蔽的坑道和短洞,反击分队遭到压制,被迫退回了坑道。在团指挥所的再次命令下,2团6连副连长梁元信带领5、8班和1个重机班迅速前出向142号高地实施反击。当该分队进至142号高地与145号高地接合部时,遭到附近山洞及周围高地的越军机枪、直射火炮猛烈攻击,梁元信副连长和2排长陈细荣中弹牺牲,反击受阻。

在此期间,团炮兵群组织火力重点对142号、145号高地前沿50米、100米地域实施监视射击,阻击越军增援部队。同时以1个82迫击炮连、1个100迫击炮排对142号高地表面阵地不断进行零星炮击,在146号高地的守备分队也以火力射击142号高地表面阵地之敌,以最大限度杀伤上面的越军,减轻其对坚守坑道分队的威胁。越军确实曾几次试图向142号高地的坑道口逼进,都被团、营的炮火和机枪火力打散。与此同时,12军36师在八里河东山的副16号高地前沿地区实施兵力、火力和无线电佯动,以牵制当面越军的兵力、火力,有力配合了那拉方向的抗反作战。

战斗进行到下午后,1团第三次组织反击分队向142号高地接近,仍被越军火力阻止。142号高地坑道内的5连2排又向表面阵地之敌实施了一次反击,还是未能奏效。团指挥所继续组织兵力增援,派出2团8连1、3班19人和1团6连6班8人,冲过越军炮火封锁进至146号高地附近隐蔽集结。145号高地上的守备分队也以82无坐力炮准确发射,先后将142号高地与145号高地结合部石缝、石洞内的越军火力点摧毁,扫清了对反击分队最近最大的火力威胁。坚守142号、145号高地的各分队指战员,不顾连续3昼夜没合眼和一天多没吃饭喝水的极度疲劳饥饿,机智灵活作战,顽强顶住了越军的炮火猛轰与步兵冲击,为反击的到来创造了条件。

下午16时许,团指挥所命令2营组织反击,务必于天黑前恢复142号高地表面阵地。营长、教导员等人仔细分析了战场局势,明确了反击决心,并召集反击分队的干部、骨干具体研究了战斗方案,区分了任务和协同。随后,营长命令 146号高地的坚守分队和营炮兵继续以火力监视射击142号高地表面阵地的越军,并请求团炮兵群以炮火拦阻越军的后续梯队,同时对周围越军各高地和炮兵阵地进行压制射击。越军后续梯队几次试图增援142号高地表面阵地之敌,遭到团炮兵群火力猛烈拦阻,未能接近。在145号高地上,坚守阵地的2营机枪连排长吴恩光和新战士岳明高在战斗中负伤,弹药也已打光,遂撤进石洞坚持战斗。一群越军摸上来,突然冲进洞内,企图将二人活捉。吴恩光、岳明高顽强与越军搏斗,但寡不敌众,危急关头,他们拉响爆破筒炸塌了洞口。第二天,战友们扒开洞口,看到二人已经牺牲,旁边横卧着6具越军尸体,其中还有一名少尉。

15日黄昏18时30分,在团、营炮火掩护下,3个班的反击分队向142号高地发起勇猛冲击。因为沿途的越军火力点已被炮火打掉或压制,反击分队迅速冲上了142号高地,与表面阵地越军展开了短兵近战。这时坑道内的5连2排已只剩杨少华副连长和2名战士还能战斗,他们一举杀上阵地,协同反击分队夹攻越军。经过30分钟激烈的壕内争夺,终于全歼了占领表面阵地的越军,夺回了已失阵地,恢复了原防御态势。

经过将近16个小时的激战,1团2营各守备分队坚守那拉前沿阵地,在炮兵和友邻的支援配合下,顽强顶住了越军的轮番轰炸攻击,将敌反扑企图全部粉碎,未失寸土。全天抗反战斗中,重创越军313师122团、356师149团、821特工团1营,共歼敌670人,摧毁越军火炮10余门、电台10余部,并缴获部分武器装备。1团各守备分队阵亡46人,负伤75人。

在老山地区左翼坚决抗击越军反扑的同时,军前指决定按预定作战方案在老山地区右翼出击,以进对进,拔除越军的前沿要点,打掉其猖狂反扑的嚣张气焰。在15日凌晨战斗一开始,军前指就命令1、3团部队,按预定作战方案出击。

3团7连奉命加强师喷火连1个班、团工兵排2个班、重机枪1挺、12.7毫米高射机枪1挺,对老山主峰前沿的968高地实施出击作战。968高地与3团前沿的75号高地(1043高地)同为一条狭窄山梁,最宽处有7-8米,最窄处仅3-4米,山脊两侧为60度左右的陡坡,地形非常不好,既不利部队展开,也不便实施迂回攻击。防守968高地、832高地及以东地区的是越军356师149团9营1个连,其中在968高地、74号高地有1个排,在832高地以南地区有1个排,其余兵力部署在832高地以东地区。在968高地的越军沿山脊成纵深梯次配置,以主要兵力扼守968高地主峰,部分兵力分布在74号高地东南侧,沿山脊的2、3、4号目标区筑有暗火力点,前沿还设有一定纵深和密度的雷区障碍带。968高地地域位置较突出,三面都有越军阵地,可以火力互相支援,是对于中国军队来说是既难攻击也难坚守之地。

3团是红军团,前身是红二军团第6师和陕北红28军,抗战开始后合编为120师358旅716团,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西北解放战争的多次重大战役战斗。7连前身来源于刘志丹创建的陕甘边红军游击队,是历史悠久的红军连,曾在1964年的全军大比武中被武汉军区授予“夜老虎连”称号。受领任务后,连长郑启炳3次组织干部、骨干到75号高地现地侦察,对968高地及其附近地域的越军活动情况进行了详细观察和记录。并先后7次组织主攻分队人员讨论战斗方案和进行沙盘推演,集思广益,设想了战斗中可能遇到的13种情况,提出了120多条建议。最后形成决心:在炮火掩护下,以1个加强排兵力,依托1072高地、75号高地,利用坚守分队从75号高地向东南方向的延伸堑壕,以强攻手段逐步逐点步步前推,首先攻占2、3、4号目标,尔后攻占968高地。

根据968高地地幅有限,兵力展开困难,易于遭敌炮火杀伤的战场特点,7连确定由3排加强火焰喷射器2具、重机枪1挺担任主攻任务。经过周密计算,将主攻排人员控制在44人,分编为主攻班、助攻班和搜索掩护班。根据战斗任务,主、助攻班又各编为火力掩护组、穿插组、喷火组、打炸组;1排担任预备队,在1072高地、76号高地待机;火力队由高射机枪1挺、60炮2门编成,配置在75号高地担负火力支援;团工兵2个班加强2排6班编为破障队,分为秘密破障组和强行破障组;团、营炮兵统一由团指挥担负炮火支援,并将进攻地幅划分为5个目标区,炮兵以火力逐次、逐段掩护步兵进入各个目标区域。为保障通信联络,战前秘密敷设了19条线路到7连指挥所,战斗中再对主攻排进行跟进架设。无线电逐级加强,861指挥机配到班,884步谈机配到排,20瓦单边带电台、2瓦电台、705C保密电台配发到连。经过精心组织,7连完成了全部战斗准备。

在攻击发起前,秘密破障组利用雾天,在75号至74号高地之间秘密开辟了两条约70米长的步兵通路。1月14日15时,各攻击分队利用大雾隐蔽接敌,于18时进入了75号、76号高地和1072高地地域待机。

15日9时30分,团、营炮兵向968高地地域进行了炮火急袭。3分钟后,炮火向2号目标转移。强行破障队由75号高地沿步兵通路迅速前出,3排9班随后跟进。越军发现中国军队开始攻击后,立即以炮火对74号高地前沿和75号高地进行反击。9班这时敏捷跃进,冲击迅速,仅用14分钟就一举抢占了74号高地。随即9班转为火力掩护,强行破障队开始由74号高地向2号目标开辟通路。在7连制定的战斗方案中,考虑到一般开辟通路沿山梁两侧较为隐蔽,但因山坡面积大,容易遭到越军炮火覆盖。因此一反常规,决定破障队沿山梁开辟通路,这样炮弹很难准确打在上面,反而相对安全。

在74号高地东南侧和2号目标西北侧的越军火力点发现有中国军队破障,立即以猛烈火力射击破障队。在75号高地指挥的连长郑启炳观察到后,当即命令担任主攻的8班迅速前出,协同破障队边攻击边破障。这时,9班的火箭筒手迅速发射,准确地将74号高地东南侧的越军火力点打掉。团、营炮兵也猛烈射击,将2号目标西北侧的越军火力点覆盖摧毁。在8、9班和团、营火力掩护下,破障队继续向2号目标开辟通路,至10时32分打开了进至74号高地南侧的通路。8班沿通路迅速前进,边打边冲,勇猛攻占了2号目标。随后8班以火力掩护破障队继续向3号目标破障。3号目标越军暗火力点和纵深越军炮兵拼命以火力拦阻破障队,7连火力队当即组织火力压制3号目标越军暗火力点,同时呼唤团、营炮火压制越军炮兵。在团、营、连火力掩护下,8班和破障队边攻击边破障,又将3号目标攻占。此时,担任助攻的7班也已跟进至2号目标南侧地区。因为沿山梁开辟的通路只有5、60厘米宽,人多了就产生拥挤,易发生伤亡。7、8班的一些战士就毅然趴在路上,让后边的战友从自己身上踩过去,加快推进速度。工兵排长邹又发身先士卒,冒着越军密集炮火在最前边开辟通路,不幸触雷牺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班继续向4号目标冲击,利用弹坑交替跃进,并以火力压制968高地之敌,掩护破障队行动。7班则迅速向3号目标推进,同时以火力掩护8班和破障队。破障队加快速度作业,8班边打边进,在团、营炮火支援下,于11时39分攻占了4号目标。这时7班已跟进至4号目标北侧。团、营炮火开始延伸,向968高地南侧实施拦阻射击,断敌退路,阻敌增援。破障队已连续破障500余米,继续向968高地前沿推进。968高地上的越军见势不妙,很快缩进了掩蔽部和堑壕内,组织火力封锁高地前沿,同时呼唤后方炮火支援。此时,破障队还有最后十多米通路没有炸开。3排长杨慧军根据高地上的越军行动迹象,判断越军很快要以炮火覆盖968高地前沿,如不迅速贴近敌人,恐将造成重大伤亡。他立即下达命令:“停止破障,7班、8班迅速从两侧冲上去!” 8班长李建国带领全班向968高地东北侧勇猛前进,他头一个跃进了高地上的第一道堑壕,杨慧军和其余战士跟着纷纷跃进堑壕。7班长王春明也带领全班抢占了968高地西南侧突出部。几乎与此同时,几排越军炮弹呼啸着在高地前沿炸响,3排因行动迅速,无一伤亡。

杨慧军立即指挥8、7班采取小群多路战术从东西两侧发起攻击。各组首先控制堑壕、交通壕,切断了阵地内越军的相互联系。火力掩护组同时抢占制高点,以火力封锁越军的掩蔽部和工事出口。穿插组迅速从东西两侧向968高地南侧穿插,切断越军的后逃之路,并分别以火力控制968高地东西两侧的越军掩蔽部。在完成了分割守敌,围圈封顶,断敌退路后,各班的喷火组、打炸组出动,沿交通壕摸进,对越军的掩蔽部、屯兵洞和暗火力点实施抵近打击。喷火组首先在火力掩护下直接对越军据守的工事洞口实施喷火,使洞内越军丧失了抵抗能力。尔后打炸组抵近进行射击和爆破,击毙负隅顽抗的残敌,并将越军的掩蔽部和工事摧毁。最后,各组逐洞进行搜剿,全部歼灭了高地上的守敌。攻击过程中,8班长李建国内顺着一根电话线沿壕搜索,炸毁了越军的排指挥观察所,并摧毁2个暗火力点,毙敌多名。战至11时55分,8、7班将968高地攻占。

越军见968高地失守,很快组织兵力实施了反扑。12时58分,约1个排越军在炮火掩护下,沿832高地向968高地发起反扑。7、8班利用968高地上的残存工事以火力进行抗击,经过10分钟战斗将越军击退。紧接着,88号、89号高地方向又出动了1个加强排越军,分两路向968高地发起第二次反扑。杨慧军立即呼唤团、营炮火急袭来敌,同时指挥7、8班以轻武器和手榴弹向越军猛烈射击,很快将其攻势粉碎。832高地及周围几个高地的越军不停以炮火向968高地射击,打得高地上下碎石**,烟雾弥漫。因为观察不到周围高地的越军火力位置,无法给炮兵指示目标。杨慧军急中生智,呼唤炮火射击右侧的越军1058高地,以此为方位,迅速确定了周围3个高地上的越军火力位置,遂再次呼唤炮火猛烈压制周围各高地的越军火力。

不久,北侧的南嘎方向出动了2个班越军,向3号目标至968高地东侧实施迂回反扑。郑启炳发现来敌后,迅速呼唤团、营炮火射击,以准确的火力覆盖了越军战斗队形,将其大部杀伤。832高地方向的越军见状,再次组织了约4个班兵力扑向968高地。杨慧军命令7、8班沉着隐蔽,当越军进至阵地前沿约30米时,突然一齐猛烈开火,当即击毙7名越军,干脆利落地打退了越军的第四次反扑。此时,郑启炳考虑了是不是要派预备队上去增援968高地。经过仔细分析战场局势,他判断968高地地幅有限,兵力展开困难,预备队上去后恐会造成拥挤,易遭越军炮火杀伤,将来撤退时也很成问题。从前边几次打敌反扑的情况来看,在团、营炮火支援下,7、8班有把握顶住越军的后续反扑。据此,郑启炳下了决心,在加强炮火支援的同时,颇有点当年林彪在塔山阻击战最紧急阶段时的风范:总预备队,不动!

下午14时左右,越军约2个排兵力沿88号、89号高地第五次向968高地发起反扑。7、8班将越军放近,以各种轻武器和手榴弹猛烈打击来敌。同时,团、营炮火也分别压制冲击到前沿的越军和遮断其后续梯队。经过25分钟激战,将越军打退。此后,南嘎方向的越军又先后各出动1个班兵力,向3号目标和968高地东侧实施反扑。7、8班与担任掩护的9班、连火力队从几个方向夹击来敌,相继将越军打退。

因968高地不易坚守,下午17时许,指挥部命令主攻排破坏968高地的工事并布设地雷,然后交替掩护撤回。杨慧军立即布置各班和破障队分头行动,彻底毁坏越军工事,并在高地上布雷。18时,主攻排准备撤退。按原定计划,撤离前要将越军阵地上的弹药就地销毁。杨慧军认为这样容易暴露撤退意图,可能引来越军炮火,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他命令全体人员尽量带上缴获的武器弹药,然后让战士们一齐高喊三声:“血战到底,誓与阵地共存亡!”接着各班悄悄撤出968高地,交替掩护撤回了74号高地实施坚守。越军果然上当,以为高地上仍有中国军队。在主攻排撤出阵地的第三天,越军还在向968高地炮击,步兵迟迟不敢靠上去。

这次968高地出击作战,3团7连采取强攻手段,边破障边攻击,先后开辟通路580米,用了2小时25分钟就攻占了968高地。尔后连续抗击了越军7次反扑,先后顶住了上千发炮弹轰击,完成了战斗任务,并将防御前沿推进至74号高地。战斗中共毙敌45人,伤敌43人,缴获轻机枪、火箭筒等武器及弹药、物资一批。出击分队阵亡4人,负伤22人,以小的代价换取了大的胜利。战后,7连和7班、8班、团特务连工兵排均荣立集体一等功,杨慧军、李建国等人荣立一等功,郑启炳荣立二等功。


本文内容于 2014/1/15 23:28:21 被武穆山河我神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