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得来报纸买不来话语权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 用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买下或者新建一个传播平台,但传播的内容则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

买得来报纸买不来话语权


达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

近日,中国富豪陈光标希望收购美国《纽约时报》的消息成为媒体热议话题之一。陈光标先生赴美前表示,其收购行动是严肃的,“别当笑话听”。他认为,“《纽约时报》的传统和作风让他们很难对中国作出客观公正的新闻报道和评论分析”,如能买下该报,要对该报进行“必要的改革”。

陈光标在国内是位有一定争议性的人物,《纽约时报》在美国又是极具指标意义的大报。两者叠加,自然产生新闻效应。姑且不管这场“收购”能否成功,在这则新闻背后,真正不能当笑话听的,是中国在对外传播方面的跃进和困惑。

近年来,在雄厚的资金支持下,各类新的对外传播平台迅速建立;主流媒体以空前速度走出国门,设立分支机构、派遣采编人员;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热衷于在时报广场等国外地标建筑推出形象广告。陈光标试图收购《纽约时报》只是这股大潮中的一朵小浪花而已。而这些努力都来自“陈光标式的痛苦”——西方媒体不能公正报道中国,因此要走出去主动传播中国声音。

随着经济实力的壮大,中国自然会拥有更多的资源去传播自己的声音。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明白一个道理:传播固然需要平台,但是传播的根本在于传播的内容。用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买下或者新建一个传播平台,但传播的内容则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

笔者曾有机会拜访过中美两国不少主流媒体。论硬件,中国媒体决不在西方媒体之下。但尴尬的现实是:在美国可以看到中国电视、读到中国报纸,但是其受众基本上走不出华人华侨圈子;相反,美国的电视台、报纸并未在中国落地,但是来自美国的信息却在中国大行其道,无孔不入。试想,即使中国人买下了《纽约时报》,但是没有美国人愿意看的内容,那“公正报道中国”的意义又何在呢?

信息不仅要让人愿意看,而且还要让人愿意天天看。如此,传播才有效果。媒体传播的信息必须是普世性的,而不能是地方性的。如果只是向外国受众传播中国字怎么写、中国菜怎么做、中国功夫怎么练,外国人从好奇心出发,可能会看一段时间;但是要让他们长期坚持看下去恐怕不太可能。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假如我们电视里有一个频道总是在报道美国国内政治新闻,或者报道怎么做西餐、怎么打棒球,我们自己能坚持看多久?

如果能以中国的传播平台报道外国受众关心的事情,这就又进了一步。但是如果这样,中国在海外的传媒与当地媒体又有什么区别呢?这就触及到了核心问题——西方媒体传播的不仅仅是信息,还有一套世界观、价值观,这就是所谓“话语”。陈光标或者很多中国人觉得西方媒体的中国报道不公正,正是因为西方人用他们的话语来解释中国的事情,我们听着不对劲儿。经常看他们这样说事,就容易接受他们解释这些事的逻辑,话语就被广泛接受,从而形成话语权。话语权是美国霸权体系中最坚固、最强大的环节,再有钱也买不到。

西方话语的核心是现代性逻辑。是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以后由欧洲人提出的一整套逻辑。不可否认的是,这套逻辑是西方的“土特产”。用西餐的标准衡量中餐,中餐肯定吃亏。中国人如果不加批判地完全接受西方话语,用不着西方人说,自己看自己国家也会觉得不顺眼。

建立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性话语体系,其实就是建立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这个只靠“撒钱”是做不到的。要依靠的,一是中国自身的成功实践,也就是通过实践证明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以及个人能发展得比别人好;二是要靠研究,靠哲学和社会科学界提炼和归纳中国成功的实践。

如果陈光标先生最后没买成《纽约时报》,钱没花出去,笔者倒是建议他可以用这笔资金去支持哲学与社会科学研究。这笔钱不仅可以用在国内,也可以资助国外大学、智库的中国研究。如果传播的内容搞好了,我们就不需要收购《纽约时报》了。那个时候,外国人会争着学中文、读中国报纸,想着法儿收购中国媒体去“客观报道外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