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日本坦克装甲车辆的发展(7)

早期日本坦克装甲车辆的发展(7)

然而,坦克学校一方再次强力主张确保装甲厚度。“因为说坦克是用来协助步兵的,所以说坦克不只是一种用来与敌军坦克战斗的武器。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我认为对于敌人的反坦克炮,应该在用装甲保护步兵的前提下来采取行动。从这一点来说,装甲至少也要30毫米厚。据说新式25毫米的装甲板就足够了,但我认为这一点并不确定。而且现在也很难预测反坦克火炮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些许重量上的差别也许就会造成战斗力明显的下降。虽说只是防御力,但坦克要发挥正常作用都要以装甲力强为前提,因此我觉得装甲一定要有30毫米;”


就如本文所报道的那样,在军事审议会的讨论之后,决定把第一方案(奇哈车)和第:二方案(奇尼车)都试制出来,再来做比较和研究。在审议会中对性能和重量做了互相让步之后,可以略微看出最终的方向是更加轻型的奇哈车(把其装甲厚降为25毫米)。


坦克学校等主张的“装甲厚30毫米”作为当时的趋势可以说是正确的。如果真的以此为原则来发展坦克的话,1942年的时候可能就不至于在装甲防御力上落后联合国坦克这么多了。但是,坦克学校的失崎中校的发言中说“不太同意坦克只是一种用来与敌军坦克作斗争的武器”,这句话反映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围绕着装甲厚度争论的双方都不同意“坦克才是最好的反坦克武器”。而在世界大战即将开战时,反装甲对于坦克炮来说正变得越来越重要。由此可以看出他们并没能洞察出增加反装甲威力的趋势。

早期日本坦克装甲车辆的发展(7)


由于这个原因,再加上当时极度贫弱的日本的火炮生产体制,结果导致在太平洋战场上相对于美军坦克,日本坦克也就完全无法挽回火力上的劣势了。在第14次军需审议会分发的资料上,明明已经提到了苏联坦克装配了高初速度的45毫米坦克炮,制定了“用坦克对付坦克”的方针,而日军却没有去想如何与之对抗,这让人感到很不可思议。作为在第14次军需审议会中提出议案和资料的技术总部,他们一直希望能够在书面、数字资料阶段就决定到底采用哪种方案来着手试制坦克。可是,审议会上对于这个激烈的讨论最后的结果是先实际制造。结论要“根据实地实验的结果来决定”。


这就与设计制造九五式轻型坦克时的情况有很大不同了。制造九五式时,为了能够得到性能更好的坦克,是先决定好一个方向,造好几个实验车型,再不断地改善。这样制造两种不同种类的坦克来比较,浮皮潦草地解决双方不同的问题,不明确的决定到底选择哪一种,可以说是徒劳而且完全没必要的事情。


然而,1936年中,基于这两个方案的设计工作被完成了。第一方案的取名为奇哈车,向三菱重工定货,让他们试制2辆。第二方案的取名为奇尼车,命令国营工厂大阪造兵厂来试制1辆。在这期间,2辆车的装配引擎都变了。一个是装配了三菱重工获得许可权后制造的zaula型直喷式柴油引擎,另一个是装载了池贝铁工所独立开发的涡流式柴油引擎。而奇尼车则和当初预定的一样,装载的是提高了功率的,八九式中型坦克乙和九五式轻型坦克装载的气冷式柴油引擎。


为了尽量满足军需审议会上出现的两种方案的要求(注:与轻型一方——奇尼车相对的是“尽量增厚装甲、性能也不能弱于八九式”;与重型一方——奇哈车相对的是“尽可能地减轻重量”),原中校带领的技术部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在规定好性能的目录清单的制约范围内,尽量提高其性能,让完成后的两种试用坦克在数值上与规定的十分接近。

早期日本坦克装甲车辆的发展(7)

两种试用车是在1937年春天完成的。经过数次实际运行实验,获得了意见不相同的双方的好评。他们评论说:“比预想完成的还要好。”但是,就算亲眼见识了实际的性能,最关键的一点“到底选哪个做为主力坦克”还是没能决定。这就完全应验了前面提到的问题。基于运行实验的情况,原乙未生的附文里写到:


“1937年试验车终于完成。随后进行的数次实验证明,它们是能够满足要求的性能良好的新式坦克。其作为新式坦克的优秀性得到了承认。奇哈车的两种引擎输出功率相同,‘三菱引擎’倒设什么缺点,而‘池贝引擎’因拨油性差出现了过度浪费润滑油的现象,因此决定采用‘zaula型’。后来又委托坦克学校来让两种车型共同进行试验。结果证明两种车型都机能良好,与现有样式相比,运行性能有了显著的提高。但如果把这两种车型进行比较,奇哈车的运行速度、登坡能力都略胜一筹,摇动较少,射击较准,乘务员的疲劳感也较少。但在横穿垄道时(注:即通过阶梯式田地时),奇尼车转轮的直径较小,连接较紧密,因此摇动也就较少。奇哈车配备了车长用的‘全景立体’观望镜,对于指挥联络很方便,而奇尼车的望望视察装置就不是很便利。说到行军速度,路面。上奇哈车可以保持常速30km/h、驾驶也较容易。奇尼车因引擎余力较少,速度也稍慢一点。通过不平整地面时,奇尼车很容易车轮反转,这是因为悬架装置不完备。总之,使用者认为重视战斗动作方面的奇哈车有绝对优势,奇尼车作为轻型坦克来运用价值会更大”

早期日本坦克装甲车辆的发展(7)

奇尼车炮塔内只安置了一人的座位,车长要兼作炮手。在试制之前的军需审议会上,代表坦克学校出席的失崎勘十中校对此作了如下评论:“在第二种方案中,车长一人坐在炮塔中、观察敌人、观察地形、还必须进行射击,因此射出的子弹数目会明显减少。与第一方案相比,它只减少了一个人,但是战斗力却减少了一半甚至更多”。当然,他给奇哈车的评价是“有绝对优势”。可是,即使有了这样的实验结果,参谋总部等“轻型坦克且多数装备”派的意见并没有改变,争论还是悬而未决。

最后终于决定下来是在同年7月7日侵华战争突然爆发的时候,由于七·七卢沟桥事变的突然爆发,再加上1937年的补正措施,日本的陆军预算从1936年度的5亿日元猛增到了17亿日元,增幅达3倍以上。对日本来说,与怎样也是一个“大国”的中国挑起战事,当务之急是要转换和平时期的军费开支,优先扩充具有高战斗力的装备。自然而然的,考虑到开战的事态,使用新型坦克的现场一方终于认定第一方案的奇哈车成为八九式中型坦克的后继者,作为九七式中型坦克它完成了样式规范化。


日本坦克所采用装甲厚度的设计过程

早期日本坦克装甲车辆的发展(7)


1930年之后,日本陆军主要开发运用的坦克、装甲车辆主要部分的装甲厚度有6毫米(九二式重型装甲车)、12毫米(九四式轻型装甲车、九五式轻型坦克、九七式轻型装甲车)、17毫米(八九式中型坦克)、25毫米(九七式中型坦克)、50毫米(一式中型坦克、三式中型坦克)、75毫米(四式中型坦克、五式中型坦克)等的区分。对于这些装甲厚度,日本军队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才决定的呢?在已故的“日本坦克之父”原乙未生先生所著的私人版回忆录《机械化兵器开发史》,有着如下的记载:

以我军原料金属标准制成的钢板为例

1、对于7.7毫米普通步枪弹,6毫米的装甲大体能抵御。

2、7.7毫米的全甲实弹,12~13毫米的大体能抵抗。

3、对于37毫米、初速为450米/秒的步兵炮,和各距离打来的榴弹,17毫米的大体能抵抗。

4、对于37毫米、初速为570米/秒的反坦克炮,如果是500米以外的全甲弹,20毫米的大体能抵抗。

5、同上的炮口初速为700米/秒,距离500米以外的话,25毫米的大体能抵抗。1000米以外的话,20毫米的大体能抵抗。

6、对于口径为37毫米、炮口初速为800米/秒的反坦克炮,如果是1000米以外的全甲弹,2 5毫米的大体能抵抗。

7、对于口径47毫米,炮口初速为800米/秒的反坦克炮,如果是500米以外的全甲弹,40毫米的大体能抵抗。

8、对于75毫米炮口初速为450米/秒,如果是500米以外的全甲弹,45毫米的大体能抵抗。

9、对于75毫米炮口初速为680米/秒,如果是1000米以外的全甲弹,65毫米的大体能抵抗。

10、对于88毫米炮初速为800米/秒,如果是5 00米以外的全甲弹,非得要95毫米以上的才能抵抗。

早期日本坦克装甲车辆的发展(7)


以上是日本军队所设想的不同装甲厚度的抵抗力。只要参照这个,就很容易知道对于什么样的枪炮,拥有不同装甲厚度的日本装甲车辆有什么样的抵抗力。作为轻量型的主力坦克来试制的车型,当初设想的是主要部分装甲厚度为20毫米。所以这也表示了试验车型的确是以“对抗中距离以外(也就是500米以外)的37毫米反坦克炮”为目的而试制的。(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