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发] 穿插黄得 ,建言避袭 [英雄杯]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原创] 穿插黄得, 建言避袭 [英雄杯]

作者:松山生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地面炮兵第209团第1营(当时装备的是63式130毫米19管轮式自行火箭炮),从1979年2月14日起,至1979年2月28日止,配属我东线兵团的北集团陆军第41军炮兵群,归属41军炮兵群统一指挥,协同我北集团步兵第121师、第122师、第123师和坦克兵等部队,参加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战斗。我们130火箭炮第1营的主要任务是:在我国边境那坡县的平孟关,越南的河广县、通农县、河安县等地区,用强大的炮火支援我边防部队步兵和坦克兵部队,攻打越南高平省的河广县、通农县、河安县及周边地区。

在这次自卫还击作战中,我第1营先后参加了广西那坡县的平孟,越南河安县的那民、博啥等三个作战区域的战斗,在越南纵横驰骋近百公里,历时十五天,全营共8次展开战斗队形,进行了10次营的齐射和3次连的齐射。全营共发射炮弹3500多发,摧毁敌军6个炮兵阵地,毁敌火炮10多门;摧毁敌军1个高射机枪阵地,摧毁并缴获敌高射机枪31挺;摧毁敌军1个公安屯,摧毁敌弹药库2个、油库1个、粮库1个;摧毁敌指挥所1个、阻击点2个、支掷点1个、火力群1个,敌步兵群2个,以及部分防御工事。在三个作战区域的战斗中,我们130火箭炮第1营每次齐射,都全部覆盖目标,射击效果很好,以强大的炮火有力地支援了我步兵和坦克兵部队的进攻,取得了战斗胜利,受到了军炮群指挥员、协同部队指挥员和步兵指战员的好评。

这次对越作战,我们全营人员,无被敌火力伤亡,车炮完好,胜利地完成了上级交给我们全营指战员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为保卫祖国边境的安全,为保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尽了我们应尽的职责,为祖国、为人民立了新功!

1月6日发表了《奉命出征,首战告捷》,今天发表这篇《穿插黄得,建言避袭》的文章,供战友阅读分亨。

1979年2月17日凌晨,在平孟关首次战斗前,上级指挥员考虑到我营装备的是130火箭炮(这种火箭炮射程比较近,杀伤力强,一次发射炮弹多;炮弹散布率大,发射时火光大,易暴露阵地等特点),因此,在我营展开战斗队形的时候,上级首长已经作了部署,我营首长对各炮连提出了快打快撤的要求,打完第二个目标后,不再集中整队,那台炮车先撤出阵地开上公路,那台炮车就先往北斗公社待机地回撤,到了待机地再集中进行讲评。

我们全营打完二个目标,完成任务后,观察所的陈俊明营长迅速下达口令:“全营注意:立即撤出阵地,返回北斗待命。”这时阵地指挥所和各连炮阵地的有线电话员、无线报话员同时传诵和记录口令。当各炮连接到口令后,各连阵地指挥员迅速组织各炮快速撤出阵地。也就在这个时候,越军的火炮向我营阵地射击,连续十多发越军的炮弹在我营阵地上“轰、轰”的爆炸了,其中有三发炮弹落在一连阵地上,炮弹爆炸后的弹片击伤了一连六炮的炮衣。六炮班长立即命令司机快开,炮车迅速开离了炮阵地。好在越军的炮弹没有长眼睛,没有命中我营阵地上的火炮和人员,没有击伤我营的人员和武器装备。由于我们全营各炮连迅速撤出阵地,所以没有造成我营指战员受伤、武器受损。各连的炮车开上公路后,迅速撤离平孟关战区,返回北斗公社待机地。

2月17日凌晨4时50分,我们阵地有线通信人员摸黑撤收线路,连队运输车开到阵地指挥所附近的公路上时,阵地有线班的战友们已经撤出炮阵地,集中在营阵地指挥所,当阵地有线班的人员到齐后,李继明排长和我迅速组织人员上车,回撤北斗公社待机地。

在撤出阵地前,由于黎小建班长带领的阵地侦察班,先完成了任务,指挥员让他们先上车待命。当我们有线班的人员撤出阵地上车时,黎小建班长和阵地侦察班的战友们,在车上帮助阵地有线班的战友们接器材,帮助拉我们上车,全部人员上车后,车长即令司机驾驶车辆,撤离平孟关战区。

我们全营各个连队于17日凌晨5时许,陆续撤离平孟关战区,早上七点钟左右,全营回到那坡县北斗公社待机地,在这里集中进行战斗小结和讲评,暂时休息待命。

在小结讲评时,我营首长说:“这次平孟关战区首战,我们全营攻打了越军二个目标,全营发射两个齐射,发射炮弹640发,密集的炮弹全部覆盖目标,摧毁越军朔江公安屯一座,越军集结步兵群一个,取得了首战告捷的良好战绩。同时,我们全营做到了快打快撤,好在我们全营撤得快,所以,越军的十多发炮弹没有击中我们的人员和火炮,没有造成人员受伤、武器装备受损。这就验证了“平时训练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的道理。这次平孟关首战,是我们全营指战员第一次参加的实战,在这次首战中,全营指战员团结协作,密切配合,英勇战斗,出色完成了各项战斗任务,许多战士表现非常突出,待整个自卫还击作战胜利后再评功评奖。同志们,更艰苦的战斗任务等待我们去完成,我们要发扬我军的优良传统和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团结战斗,协同战斗,更好地发挥炮兵的火力优势,准确、猛烈的打击敌人,支援步兵和坦克兵战斗,夺取战斗的最后胜利,为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杀敌立功……”

2月17日5时许,我炮兵第209团第1营撤出阵地后,在广西那坡县北斗公社待机地补充弹药、给养、休息待命。

当时的那坡县北斗公社所在地是广西边境的山区,山高林密,人口比较少,房屋不多,大部分房屋依山建筑。狭隘的山区公路,来往车辆又多,沙尘满天**。我们一营指挥连的宿营地,选择在公路下面的一片草地,草地再往外走,是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河水清澈清凉,我们在河边刷牙和洗脸。

我们77年度的老兵,是这次平孟关首次战斗的骨干力量,是我们参战部队各个分队的主力军,在打仗前虽然经历过二次实弹射击、实弹演习,感受过火药刺激眼睛鼻子的兹昧,感受过轰隆炮声振耳,观看过夜间实弹演习时火箭弹发射时的冲天火光,但是,那只是单炮单发试射,或单炮六发试射,或全连4门炮单发齐射、或全营12门炮单发齐射。从来没有感受过130火箭炮全连110多发炮弹的齐射,从来没有感受过130火箭炮全营340多发炮弹的齐射这等壮观场面,从来没有感受过连续30分钟炮火急袭、万炮齐鸣、轰隆炮声响彻云霄的大战场面。

我们这些老兵与其他老兵新兵们一样,第一次感受到非常壮观的大战场面!感受到持续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的万炮齐鸣,振奋人心的战斗景象;感受到整个战场上空火红一片、炮火连天,炮声轰隆响彻云霄战斗激情;感受到我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敌人阵地,使越军守敌无法抵挡,仓皇毁逃的战斗场面;感受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各部队的团结协作、勇猛顽强的战斗精神;感受到中华儿女、人民子弟兵英勇无畏的英雄气慨!我相信所有参加过这次战斗的战友们,一定会永远牢记这次战斗的壮观场面。

我与战友们一样,打仗前大家的心情是紧张的,一是大家主要担心我们炮兵部队二十多年来没有打过仗,团以下指挥员没有实战经验,担心指挥不好部队;通过平孟关首次战斗,各级指挥员按照平时指挥部队训练、演习一样指挥部队作战,经受了实战的检验,全体指战员解除了担心,树立了敢打必胜的信心。二是打仗前战友们担心没有实战经验,怕完不成战斗任务,怕出差错;经过平孟关的首次战斗,老兵新兵经受了实战的锻炼和考验,经受了实战的检验,证明是训练有素的兵。指战员们团结协作,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解除了思想上的担心,增强了完成战斗任务的决心和信心。三是打仗前新兵训练时间不长,就要参战,有个别新兵还要单独完成战斗任务,担心完成不好任务,担心影响全班、全排、全连整体作战任务;经过平孟关的首次战斗,新兵们经受了实战的锻炼和考验,经受了实战的检验,证明新兵们战前的训练是合格的,战前适应性训练是有效的,从而解除了思想上的担心,增强了完成战斗任务的信心和决心。四是打仗前担心万一在战场牺牲了家里的年老父母和小弟妹们没有人照顾;经过平孟关的首次战斗后,看到越军虽然有一些炮弹发射过来,但是数量较少,比较零星、比较分散,又打得不准,加上我们炮兵阵地的前面有步兵和坦克兵在第一线战斗,我们的炮阵地周围又有步兵部队、分队保护,所以感受到相对比较安全。

经过平孟关首次战斗,使我们还感受到战争是非常残酷的,战争的双方都要付出重大代价的,这种代价包括人员的重大伤亡,弹药的大量消耗,坦克、车辆、火炮、枪支等武器装备的炸毁和损坏,民用军用建筑物、军用工事被摧毁等等。感受到战争是不分前方后方的,无论是前方作战的指战员,还是后方搞好后勤保障的指战员目标都是一致的,任务都是一样重的,也是一样辛苦的。感受到战争是不分军人和平民的,军人上战场作战,广西、云南边境地区的民兵、民工、人民群众搞好支前工作,许多民兵营、民兵连跟随各参战部队出国作战,运送弹药上去,抢救伤员下来,也同作战部队的军人一样危险,一样劳累,一样伤亡,一样浴血奋战、保卫祖国、保卫边疆。

在北斗公社待命地,我们看到有一个野战军医院,当我们返回不久时,许多战友亲眼看到:许多我军的运输车辆,运送许多伤员到这个野战医院抢救,有的伤势比较严重的伤员,经这里抢救后,又向后方医院转移运送;有的伤势非常严重的伤员,抢救无效死亡的,也往后方安葬地运送;有的伤势不那么严重的伤员,经这个野战医院抢救和医治后,负伤的指战员们又强烈要求重返战场参加战斗。白衣战士们虽然在后方,但个个不辞劳苦,忙忙碌碌抢救伤员,也是非常辛苦、非常劳累的。我们全营指战员深深感受到:战争是残酷,战场是不分前方和后方,都是需要紧张战斗的。

我们知道后勤部队有一部分军医和护士,也要跟随部队上前线抢救伤员,也同我们一样又危险又辛苦,但全体医护人员都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为着共同的战斗目标而努力战斗,这种团结战斗、共同战斗,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是值得大家学习和赞扬的。

虽然这次平孟关首次战斗的时间不长,但从向战区开进至今,也有几天了,指战员们心情都非常紧张,总是担心没有参加过实战,不知能不能完成好战斗任务。战友们忙碌了几天,身体都有一些疲劳,真想好好睡上一觉。但是,战斗才刚刚开始,战友们那有心思睡好觉呢?除轮流站岗的人员外,大家只好打开背包,趟在地铺上,暂作休息。

在这个待命地,我们炮兵第209团一营随时准备跟随我步兵第121师打穿插。当天,我们全营指战员在这里吃早餐、午饭和晚饭。并在这个待命地打地铺,露宿一个晚上。这个晚上很不平常,许多战友躺在地铺上睡不着觉。是因为平孟关战区首次战斗顺利的喜悦呢?还是因为第一次参加实战心情激动呢?是因为回忆起初入军营时的情景呢?还是因为平时的刻苦训练,才能在实战中顺利地完成任务呢?是因为思念家乡呢?还是因为思念亲人呢?可能战友们种种想法都有吧?……这个晚上,我躺在地铺上也睡不着觉,思绪如潮,回想起了初入军营时的情景 ……

1979年2月18日凌晨2时,我炮兵第209团第1营,接到我北集团第41军炮群的命令,军炮群命令我们营跟随步兵第121师打穿插,由广西那坡县北斗公社待命地出发,从我国边境那坡县的念井,那兹出119号界碑,向越南高平省的通农县穿插进攻。

我炮兵第209团第1营奉命穿插开进途中,我们1营指挥连的车辆走在全营的前面,车辆编队是观察所侦察和通信车、有线分队架主线车、阵地侦察和通信车、后勤保障车顺序开进。各炮连和营后勤分队紧随在后。各炮连均按炮车、弹药车、炊事车顺序编队开进。

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边境那坡县的念井与越南通农县的莫隆地区交界,由于两国交界地处山区,山高林密,原来五公里内没有道路通行。我军全线自卫还击作战开始3小时后,我步兵第121师所属部队和坦克兵部队控制了这个地区,我工程兵部队在步兵外围的掩护下,急造了一条五公里长的泥土公路。由于山高林密,坡陡路狭,又是我工程兵部队刚开通的山区泥土公路,因此,道路泥泞,坑坑洼洼,前进时而受阻,好在有广西百色地区田东、田阳等县的许多参战民兵和民工进行护路,我们全营的车辆、火炮和兄弟部队的车辆、火炮,才能慢慢地前进……

当我们一营经过越南通农县莫隆一片稻田地时,这里没有民工护路,一营指挥连的车辆和一连先行的几台炮车艰难地开过去了。可是,跟在后面的一连的弹药车和炊事车却因打滑陷进了稻田,因人员少,推也推不动。他们只好将炊事班车上的木柴全部卸下来垫路,一边垫路一边慢慢开进,整整用了一个多小时才通过这段路。当晚,又行至一段新铺的稻田路时,一连前面的炮车都已经通过,一连的弹药车再次被陷不能前进。此时,车上只有司机和车长二人。他们急忙寻找树枝和石头垫路,汗流浃背地忙了二个多小时,弄得满身泥水,汽车还是依然不动。一连的黄志强连长见弹药车老是跟不上来,估计可能是遇到困难,就派了一个排的兵力步行返回协助他们,这才将全部运输车辆推过泥泞的稻田路。

诸如此类掉队的情况,在开进过程中发生过多次。运输车为什么会掉队呢?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车辆载重过多,每台运输车装了九十多发炮弹,重量近四吨,再加上背包及其它物资,共有四吨多重。解放牌运输车在较好的路面载重才四吨,在执行穿插作战任务的山区,在新开的山路、稻田路、小河沙泥路、乡村泥泞路等,这么差的复杂道路上超载行驶,又无道路保障组织和保障措施,运输车辆怎能不掉队呢?其二是运输车辆配备的人员少,每台车包括司机只有二人;同时,编队又在全连炮车的后面,这样一旦打滑,无人进行协作帮助,势必就会掉队。

这是第一次出国作战,又是执行穿插作战任务。全营参战人员320多人,装备有63式130毫米19管轮式自行火箭炮18门,炮车和运输车辆四、五十台,另团直机关和团直团后配属分队加强人员60多人,运输车辆十多台。由于我们炮兵部队的装备重,在山高林密,道路泥泞的情况下开进,车辆很容易打滑被陷,前进非常艰难,而且又非常危险。火炮、运输车经常是,走一会停一会,用了十多个小时,才能慢慢开进几十公里。

记得2月18日下午四点钟左右,我们一营指挥连和各炮连的运输车、炮车,在莫隆一个小村庄背后的泥土路上行进,走一会停一会,泥土路的右面是房屋和稻田,左面是石头山。当行进的车队停在泥土路上时,越军在远处山那边的火炮突然向我们一营指挥连和全营车辆、火炮的大车队实行拦阻射击,轰隆的炮弹发射声和近距离的炮弹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炮弹爆炸的弹片横飞,非常危险。经过平孟关首次实战的指战员们沉着、冷静,认真观察、分析判断,认定是越军在远处的零星火炮对我们实行拦阻射击,不必惊慌,也不必疏散。后来观察发现,越军只发射来3发炮弹,1发炮弹打到右面的稻田里爆炸,1发炮弹打到右侧面的村庄边爆炸,这2发炮弹距离我们的车队较远;另1发炮弹打到左面的石头山脚下爆炸,距离比较近,炮弹片和炸开的小石块飞到了车辆的逢布上。好在越军的炮弹没长眼睛,没有打中我们的车辆,如果万一打中那一台车,起火燃烧或者爆炸,都会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失。因为我们当时停下来的车队,车辆之间的间隔只有二、三米,五、六十台车连接成一条长龙似的,而且这条泥土路又窄,根本难以疏散车辆。

我们全营都是机械化部队,在较好的道路上开进,一般情况下,一个小时可以开进四十至五十公里。可是,在这新开的山路、泥宁道路上开进,十多个小时才开进几十公里,比人步行走路还要慢。这样差的道路和环境不适合机械化部队开进和展开,也不能够充分发挥机械化部队的整体战斗力!

由于道路泥泞,车辆经常被陷,前进经常受阻,所以至18日下午19时才到达那心村,前进至越南人开好的乡村公路。19日早上8时才到达越南高平省通农县县城,(旧址铺中塘)。

越南高平省的通农县,四面环山,是名副其实的越南北部山区。这里向东南方向有一条沙石公路通往河安县安乐乡,这里向西南方向有一条泥土道路通往黄得乡村。我们全营指战员乘车来到越南高平省的通农县城时,战友们看到,当时越南高平省通农县的县城,就像我们祖国某个小乡镇的一个圩场那样,道路两边有一些平房式的店铺,房屋不多,都是砖瓦平房和木板墙壁的房屋,人口稀少,看不到几个本地人。可能是因为害怕战争,当地大多数居民和附近村民,都藏到较远的石头山山洞里,不敢出来走动。

我们的车队和全营指战员,到达通农县城时,这里已经被我北集团所属的步兵和坦克部队占领一天了,但残敌未肃清,县城外围枪炮声连续不断。我们看到这里有我步兵和坦克兵指战员防守,有的步兵站岗放哨,有的步兵休息待命,有的步兵在县城外围继续清剿残敌。我们全营指战员在这里休息了大约一个小时,又接到前往黄得穿插开进的命令。

2月19日9时,我们全营指战员受命往黄得穿插开进,准备占领黄得阵地支援步兵攻打越军班庄守敌。因路狭泥泞(即乡村土路),车辆、火炮前进艰难,经常是走一会停一会,走了六、七个小时,才前进十多公里。当我们全营的车队前进至半路时,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们两岁连队不知那个排的战友发现乡村土路下面的涵洞里藏着一个越南人,是一个男人,大约四、五十岁,看上去像是农民,也不知是越南特工,还是化装侦察的越南军人,但因为他没有携带枪支弹药,因为他的真实身份无法确认,又因为战前部队的上级政工部门教育时讲过,不能伤害越南老百姓,不能拿越南老百姓的东西等纪律,所以,我们营里的领导决定放他走,当时有的战友说把他抓起来,营里领导考虑到我们向前穿插开进,带着他不方便,搞不好还会引火烧身,最后决定还是放他走,他听到放他走后,马上向一片稻田地那边跑去,跑过一片稻田地后又跑上山去了。

当天下午三、四点钟,当我们全营的车队进至郎干村时,前面道路不通,车队前进受阻。我们当初也不知道上级指挥机关和指挥员是怎么搞的,道路情况没有侦察清楚,根本没有道路通行的地方,竟然将我们重装备的机械化炮兵部队指挥到这条路上,造成前进受阻,既担误了进攻时间,又来回折腾消耗大量汽油、人力和物力。在这里我们听到:“昨天晚上,即18日晚上,我步兵第121师后勤部的骡马运输队,进至郎干至黄得之间的山口处,遭受越军分散之敌的伏击,伤亡严重。”

当我们的车队和全营指战员进至郎干村庄,接近山口处时,前面只有乡村小路,车辆、火炮无法通行。这时全营各个连队马上派出哨兵对周围进行警戒。

当我们全营指战员前进受阻时,这时我们一营指挥连的连长陆启扬马上带领几位侦察员及时侦察周围的情况,向守卫在附近地区的步兵了解昨晚我第121师后勤部队分队被越军伏击的详情,摸清情况后进行分析,然后他根据郎干村地形比较复杂,一边是稻田地,一边是山地,乡村道路不通,只有一条山间小路,车辆火炮不能通行,地势不开扩,不便于我们的机械化部队展开,如果在此地停留时间过长或者在此地宿营,我们全营人多车辆火炮多,过于密集,如果被越军的火炮射击或者被越军的特工队袭击可能会造成很大的损失等情况,及时向陈俊明营长提出建言,建义陈俊明营长将这里的实际情况迅速向上级反映,请示我营迅速撤回通农县城郊比较开扩的地方宿营。

经陈俊明营长向上级发电报请示,得到了上级指挥员的及时电令。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左右,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确保炮兵部队安全,上级命令我们全营立即返回通农县城郊露宿待命。

在战场情况不断变化过程中,各级指挥员必须根据战场的实际情况,侦察分析研究,在明确任务目标的前提下,及时提出合理化的建义、建言主要指挥员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决定,这样才能保证全连、全营避免被敌人袭击的危险,保证全连、全营指战员既较好的完成任务,又无被敌人伤亡安全回撤。

部队返回通农县城郊宿营地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到达宿营地后,司机班的战友们马上检查车辆,加油的加油,加水的加水,保养车辆,做到随时能够开进。司务长孙彦平迅速组织炊事班人员马上做晚饭,炊事员们分工明确,相互配合,个个忙碌着,速度很快,大约四十分钟左右,全部饭菜就煮好了。全连人员分各班围在一起,坐在地上吃晚饭,大家都吃得又快又饱。张政国指导员和李虎旺副指导员,利用饭前饭后的时间,做好宣传鼓动工作,鼓励大家吃苦耐劳,连续作战,为人民杀敌立功。

当天晚上,我们全营指战员在通农县城外的一片比较平坦的山坡地上露宿。因为越南特工小分队到处扰乱,因此,我们全营在宿营地周围布置了许多哨兵,真是做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战友们每间隔一小时轮流放哨,这里不是站岗,于是卧倒在地上放哨,卧姿持枪,子弹上堂,随时准备消灭来犯之敌。但放哨时上级要求,不能随便开枪,开枪会暴露全营宿营地。

当天晚上我和其他战友一起放哨时,有一段时间“哒、哒、哒”的枪弹声很近,人跑步声从远处跑过来,越来越近,我和其他哨兵都非常警惕,子弹上堂,随时准备射击,消灭来犯的敌人,但又怕误伤我步兵,又担心暴露我们的宿营地,所以一直没有喊“站住,口令。”好在过了一段时间,脚步声又越跑越远了,哨兵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当天晚上在宿营地周围,敌我双方枪声未断,炮火轰鸣的声音时断时续。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全营战友们在国外度过了第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晨,我们听兄弟部队的步兵说:“昨晚在通农县城外围,残敌不断袭击,扰乱兄弟部队,我步兵部队奋力还击,消灭了不少残敌,保卫了步兵部队和我们炮兵部队的安全。”还听步兵说:“19日下午5时,当我们炮兵部队撤出郎干村后,我步兵某部侦察营又集中兵力,往黄得方向开进,当晚我步兵某部侦察营在郎干至黄得之间的山丘上,伏击歼灭越军正规军235人。”喜迅传来,大快人心,战友们齐声赞扬我们的步兵侦察兵。

2月20日凌晨四点钟,我炮兵第209团第1营,接到我东线北集团第41军炮兵群的命令,军炮群命令我们一营配属步兵第123师炮兵群,支援步兵369团强攻河安县城。接受紧急战斗任务后,我们一营的首长当即召开连队以上干部会议,进行了简短的研究和动员。根据沿途山高路险,徒涉过河,残敌尚未肃清,以及我军步兵在魁剥地区曾遭受敌人伏击等情况,营里组织了轻武器小组和道路抢修组,准备随时护理车炮,抢修道路。同时派出先遣组,提前2小时出发,赶到529高地附近那民地域,选择战斗队形配置位置。

凌晨的天空还很黑暗,早春的天气比较寒冷。凌晨五点钟,我营先遣组接受命令后,当即行动,由梁副团长和蒋副营长带队,由通农县城郊宿营地迅速向河安县安乐乡那民地域开进。我们一营指挥连的先遣组人员,由阵地有线班部分战友与阵地侦察班战友,加上无线排报话员等人组成。我们与全营的先遣组人员一起,分别乘两辆解放牌运输车向河安县安乐乡那民村地域开进。我们营先遣组向那民战区开进时,我步兵第123师炮兵群首长,为了保护我们炮兵先遣组的行动安全,特派两辆车的步兵掩护我们开进。步兵的两辆车在前面行,我们炮兵先遣组的两台车在后面行。开进的道路崎岖狭窄,沿途残敌还未肃清。

我们先遣组的车辆在黑暗中前行,虽然开着汽车大灯,但因为道路生疏,山路崎岖,汽车开得比较慢。我们坐在解放牌汽车的车厢里,因为天黑看不到道路两边的东西,只能在车厢内与战友小声说话。大约开进了一个多小时,天开始蒙蒙亮了,可以看到汽车后面的一些村庄、山坡、山岭、山沟、小河、山路两边的树木。当我们先遣组继续向前开进,途经那亭、魁剥、那黄一带时,大约早上七点多钟,我们先遣组的战友们见到沿途几个山口的公路两边,有数十名遭受越军伏击伤亡的我步兵指战员和民兵民工担架队员。有的牺牲了躺在山坡地上,有的头部受伤用沙布包裹着,有的手断了用沙布包着挂在胸前,有的脚断了用沙布捆扎着躺在地上,有的身上受伤用沙布包着坐在地上,有的伤势很重躺在地上动不了,总之什么样的伤势都有,看到十分痛心。有个别伤势较轻的我步兵伤员,拦着我们的汽车,要求我们带他们走,我们只好安慰他们,给他们一些压缩饼干,并向他们解释说,我们往前执行作战任务,不能带他们走,告诉他们后面跟着上来有步兵部队,会收留他们,运送他们回国治疗。看到此情此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战友们各自暗下决心,一定要严惩越匪,为死难的烈士报仇!

20日早上七点多钟,当我们先遣组的车辆开进至扣拦附近的渡口,正要涉水过河时,突然听到了枪声,四台解放牌汽车马上停车,前面两台车的步兵迅速下车,占领公路两边的有利地形,准备还击敌人。在前进途中突然遭到不明方向的敌人袭击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营先遣组的战友们也跟着步兵战友迅速跳下车,占领公路两边的有利地形。经过观察和联络知道了在河的对面有我步兵某部的防御阵地,他们对面射击的是越军的山洞之敌,也就是刚才突然袭击我们炮兵先遣组的敌人,公路左边山顶山洞内敌人的火力点。在突然遭到左岸山洞内敌人火力点袭击的情况下,步兵战友和我们炮兵先遣组的战友们占领有利地形后,一方面组织轻武器进行还击,一方面迅速组织车辆涉水过河。由于这个渡口,水深流急,个别司机太紧张,没有涉水过河的经验,就加大油门往前冲。由于车越快,水的阻力越大,水位越高,一下子车在河中熄火停了下来,堵住了后面的车辆。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营、连首长迅速组织人员,冒着敌人火力的威胁,下河推车。经过十多分钟的努力,才将车辆推过了河,我们先遣组的人员、车辆没有造成伤亡和损失。

我们乘座的解放牌680号运输车,过河时,由于司机太紧张,加大油门往前冲,结果车也在河中熄火。此时,战友们不顾水深、急流,不顾天气寒冷,不怕危险,不约而同跳下河中,迅速把车推到河的对岸。

我们先遣组的战友们推车过河时,看到了许多身穿绿色军装、佩戴着领章帽徽、全副武装的年轻解放指战员牺牲在道路边、河里和河堤边上,大多数牺牲的是步兵,也有坦克兵牺牲在打坏的坦克里。牺牲的步兵战友当中,有的躺在沙滩上,有的倒在河水边,被河水浸泡着,有的躺在道路边,能想象得到的情况和姿势都有,这些牺牲的战友们、英雄们、烈士们躺在那里,等待着后面上来的部队为他们收容。我们先遣组的战友们,看到此情此景,无不感到战争的残酷!战争的激烈!战争的代价!无不感到步兵和坦克兵战友的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这些战友为保卫祖国边疆、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前仆后继、勇往直前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他们英勇战斗,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鼓舞我们为祖国为人民奋勇杀敌,夺取战斗最后胜利,为牺牲的烈士们报仇!

我们先遣组全部车辆和人员过河后,又继续向河安县安乐乡那民村预定阵地开进。上午9时30分,我们到达那民村529高地以北一公里处待命……

20日早上7时,我们一营指挥连、各炮连、团直团后配属分队的大车队和全营指战员(除先遣组5时开进外),奉命从越南通农县城郊的宿营地,向越南的河安县安乐乡那民村预定发射阵地开进。部队按一营指挥连、一连、二连、三连、营后勤分队的顺序开进。

部队向河安县安乐乡那民阵地急进途中,大约上午八点半钟左右,经过魁剥以东山口处,扣兰渡口附近,车辆火炮涉水过河时,突然遭到位于左面山顶山洞之敌的袭击,敌人火力封锁公路,部队前进受阻。此时,我营首长立即采取措施,沉着冷静指挥,一方面组织轻武器英勇还击,二连炮班长汤右平等还以40火箭筒向敌人开火还击。一方面组织各连队的人员和炮车、运输车辆依次通过。由于河中水深流急,各个连队都有个别司机太紧张,没有考虑涉水过河应注意那些事项,也未进行涉水前准备检查,就加大油门往前冲。由于车越快,水的阻力越大,水位越高。一下子分电器、高压线、火花塞都进了水,因此车在河中熄火停下来,堵住了后面的车辆。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各连首长不得不组织许多人,在敌人火力威胁下,迅速下水推车,经过几十分钟的努力,才将车辆一辆一辆推过了河。

这个事例说明,大部队开进途中,在遭敌突然袭击时,更需沉着冷静,不慌不乱。否则,便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和损失。全营各连队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共同努力,才比较安全顺利地通过了这个渡口,全营人员无重大伤亡。全营的车辆火炮顺利通过了渡口后,继续向河安县安乐乡那民阵地急速前进……

2014年1月8日至14写于广州市花都区

2014年1月15日11时42分发表在铁血军事网陆军论坛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1/16 9:40:21 被网络卫士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