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周边乌云密布,中苏边境苏军陈兵百万,大兵压境,南方边垂,越南行使霸权,先后在我云南、广西边境沿线,枪杀边民,掠夺财产,驱赶华侨,制造挑衅流血案件高达千余次。邓小平受华国锋委托,于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出访美国,同白宫高层领导会晤。一九七九年元月一日,中美正式建交,为美国洗雪越战军事耻辱,遏制苏越军事同盟,双方达成共识,邓小平在美国白宫向世界宣布中国对越自卫还击。

我是一个来自大别山《桐柏英雄》故乡一个农家子弟,七六年读完高中,放弃高考应征入伍,在编五十四军,一六二师四八五团一营炮连任炮手。

农历七八年的春节,部队节日过得简单,会餐腊月三十晚,随后就开进了太行山实战应急训练,元宵节没过就上了头朝南的罐车,一夜间脱离了黄河、长江母亲的温暖怀抱。

随着军列的提速,车内气温逐渐上升,军列所到之处,田野及都市的祖国父老,总是不停地向我们挥手致意。

列车进入广西,单轨错车,将士们反应急促,终于在那天中午12点,列车停靠南宁,下车就餐在站台上列队接受了广州军区司令员的战前检阅,许司令讲:家乡的部队一定要打出军威与国威,多数战友有生以来亲眼见到共和国的神秘将军。

二月十五晚,列车停靠友谊关内凭祥,下半夜乘车到达水口关内龙州小镇罗回天已大亮,连以上干部到边境线上查看地形受领任务,各分队忙于清点装备,饱喂骡马,晚上战前动员,由营动员、连动员、排动员到战斗小组布置。

营长田文斌宣布临战军纪军规,全营五百余人战姿立正:临阵脱逃者、畏缩不前者、投敌叛国者、自伤自残者、煽动军心者就地正法,现场击毙!五百人异口同声:宁往前边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

边境小镇茅竹林里、香蕉丛里边境父老穿梭往来送开水、制单架,通往水口关的公路上,坦克炮车卷起沙尘向边境靠近。

二月十七日6点40分,三颗信号弹划破夜空,万炮齐鸣,火光冲天,第四十二军在强烈炮火的配合下,很快拿下越军经营的边境防线。上午10时,我营接到歼灭逃窜入境的越军100余人,11时50分全歼越军,我营伤亡极小。

二月十八日下午,我部奉命乘车向越南境内开进,边境父老把成捆的甘蔗装入一辆辆军车内,密林中高炮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在为我军壮威送行。

我部沿公路开进,公路反方向大量失去作战能力的坦克载着烈士伤员回撤,一名烈士的肠子脱出坦克尾部很长,鲜血染红绷带的伤员比势着向我们要水喝,转眼来到法越战争时,法国人没有攻克的孤山战略要地,孤山挺高数百米,山腰几处崖洞喷着火舌,我方数十挺高射机枪对着居点平射,强烈压制敌方火力,掩护我们车辆加速通过。

公路前边是友军在与越军激战,我部在黑夜中脱离公路,消失在高山密林中。徙步开进一整天下,下午5点许接近复和城外围,正面部队坦克车冲锋的马达声越来越清晰,我部刚从大山脊部翻越一个山垭口进入谷内,正面与右前面山腰间出现多处敌军重机枪火力,副营长周长军率步兵二连直摸敌据点,战斗英雄朱仁义在爆破火力点时与敌同归于尽,营长田文斌指挥我连无后座力炮三门,直击右前方据点。二十分钟后,据点的火舌变成了哑巴,清晰可见几处敌人连人带枪从山崖打下,落下深谷里。

我部迅速穿越500米农田,缺水一天的将士跳到小河里饮水装水,河上空数枚毒气弹袭来,指挥员命令佩戴防毒面具,我戴上防毒面具,军帽没带牢,转回河边找帽子,顺手捡了一把宣传弹,被班长夺过去撕掉,还臭骂我一顿。

河岸不足200米就是公路,临山盘绕的土公路上,瘫痪着被越军使用苏制枪榴弹击毁的我军坦克五十辆以上,战甲部分还在冒烟,坦克刷漆车号被烧得漆黑一团,指挥员命令我部迅速抽出人员,持轻武器帮友军请理烈士,把一名名坦克兵从爆炸烧毁的坦克里抬出,摆放在公路旁用伪装网盖下,背着步话机、电线轱耧挎着手枪的烈士也一一清理,我和战友高木顺手取下了两名干部的手枪,并擦去烈士脸上的血迹,向他们行了脱帽礼。

目睹我军在与敌军拉锯式战斗中悲惨现场,也是电影史从未报道的我军失利画面。由于我军失利,天黑前攻克复和县城计划暂取消,改由我四八五团于次日佛晓攻克复和。

我部暂停一个几十亩的甘蔗林里,我连续吃掉五根甘蔗。换岗的时间到了,我部趁天不明就向复和开进,路途受阻,同班战友林锦波(广东佛山人)脸部中弹两处,我与战友把他送到救护车里,把他的海鸥相机放在他头边,里面摄过大量前期战况画面,战后归队相机早已丢失。

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很快拿下复和县城,尖兵分队英雄七连趁天未明迂回包围西山长形高地,全歼长形高地构筑坚固工事的强敌,战斗英雄王息坤(信阳人)就牺牲在长形高地与敌军拼杀中。天亮了,我部从县城撤出直奔长形高地,路旁越军尸体数不胜数,死于各种姿势的敌人千奇百怪。

密如竹林的步话机群后边,停下几辆北京吉普车,车内先后走出黄秋贵(四八五团团长)、李九龙(一六二师师长)合并后的首任济南军区司令员、韩怀智(五十四军军长)后任总参谋长杨得智助理,黄团长向他们举手敬礼,敌重炮弹据他们50米处连续爆炸。

我部防守长形高地两天一夜,后驱车高平方向,旨在围歼从柬埔寨调回的增援部队,经过一天汽车颠波,晚上离开公路。早4点,广西为我连配附民兵八十余人,负责弹药运送及单架救护。战斗部队穿越羊肠小道,消逝在密林中远去,后勤部队在后。行进一整天后,晚8点许,越军特工向我后勤部队袭击,行进中突然有几枚手榴弹爆炸,两名广西民兵身亡,前边山口有机枪扫射,香蕉林中有操着生硬中国口音喊话声:你们被包围了,举起双手跪下,缴枪!我和另一名军人信阳光山人宋世才藏在一块岩石背后,紧握班里仅有的一支冲锋枪看到惊吓的民兵陆续举起了双手,三枚手电筒向举手人群一步步靠近,距民兵三米地方停下电筒横扫,我顺势瞄准手电光,扣动连发扳机,两名越军倒下,另一名息灯逃跑。我俩和领队的部长商量,晚上敌情难测,决定放弃前进,半山腰隐蔽。

早4点,团政治处主任岳宣义(中纪委任职)带警卫一名电话一部在敌情严重,置个人安危不顾,周旋近六小时,终于收拢掉队人员,爱兵如子,不愧为当代的岳飞将军。

我部配合友军迅速攻克高平省府,我军几百辆坦克浩浩荡荡越过高平大桥,炮炮向市高层建筑守敌直击,被包围的越军及市民纷纷弃车路旁,逃向大山。

我部防守三天后,凉山也被我军攻克,上级命令我部回转消灭重庆之敌。经过数十次小规模战斗后,撤回边境,越方一侧,掩护友军在撤退。数日缺食的我们无奈到江中捞鱼,村子里杀牛杀猪,我与江西战友夏清华在抓鸡子的途中,夏被敌炮炸伤,我与战友把他送到停靠祖国一方直升机上,也是最后一名中国重伤员回国。

三月十六日下午5点钟,全线部队撤出越南。我营最后撤出,边防警察关闭了通往越南的铁丝网。

祖国父老高搭凯旋之门,列队两旁捧茶送食,欢迎我们这支携带满身战尘的部队归来。

排长夏传学触景生情地说:

战甲脱漆炮披花,卷起尘土绿树压。

千里高搭凯旋门,祖国父老捧热茶。

踏入国土仍回首,同去战友眠天涯。

中越战争打出了国威军威,中国军队洗雪了美国军队陷入越战泥潭的军事耻辱。一九八○年美国在华盛顿树起了美越战争纪念碑,战争亡灵进入阿林顿国家公墓,邓小平酝储的这场战争巩固了自身的政治地位。隆隆的炮声似春雷,荡起中国改革的春风,纺织了春天的故事,崛起了一代将星张万年、常万全、廖锡龙、许其亮、杨光烈、李九龙、胡永柱(485团政委)、岳宣义(485团政治处主任)、黄秋贵等等,战将林立的中国军队,使外国敌对势力望而生畏。

2008年卸任军委副主任张万年亲自接见桐柏籍战友李得亮、2010年河南省军区副司令黄秋贵亲赴桐柏苏区看望一同越战的老部下。

硝烟散尽三十年,国家逐步强大,牺牲南疆的年轻战友没有看到改革后的中国大好山河,眠睡南疆,永守国家南大门。指挥军队攻克凉山,欲攻河内被撤军的许司令已回到大别山与老母相伴,每当战争纪念日,退役参战老兵就去悼念,以示对所有那场战争中为国损躯烈士的祭拜。

幸存者年过半百,白发包裹着的大脑里是对那场战争的回忆,脑海常出现年轻战友的英容笑貌。安息吧,年轻的战友,你们的父母也是我们的父母,愿他们长命百岁,你们的英名将永远载入军事斗争史册,万古永传! (作者联系方式:15993198385 1359828119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亲切接见桐柏籍127师战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河南省军区副司令黄秋贵亲赴桐柏苏区看望一同越战战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85团受命炸堡的士兵

本文内容于 2014/1/15 11:04:41 被wlb33352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