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长期以来,美军以公海航行自由为借口,在中国家门口抵近侦察,并对我正常军事活动进行监视。近日,外媒曝出“中美军舰南海对峙事件”,报道称,12月5日,美海军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考本斯号”,在南海海域监视中国海军“辽宁号”航母时,与中国一艘两栖战舰“迎面遭遇”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1月13日文章]题:为什么讨论对中国的军事战略至关重要?(作者美国国防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员T·X·黑姆斯)

在1月6日一篇题为《空海一体战与封锁之争:一场无谓的讨论?》的文章中,扎卡里·凯克提出了证据确凿的论点:美国与中国之间爆发公开冲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断定,中国所带来的最艰巨挑战不是公开冲突,而是出现在斯卡伯勒礁(即我黄岩岛——本网注)的那种悄悄扩张,对此美国并没有作出有条理的战略应对。不幸的是,他随后离题万里地转向了另一个论点,认为当前有关正确的军事战略的讨论没有任何价值。这表明作者缺乏对军事战略的功能的了解。

军事战略是针对特定时间范围内处于特定区域的特定敌人所构思的。出色的军事战略为国家提供多方面的关键帮助。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个得到公开展示的有效的军事战略可以充当阻止侵略的强大威慑。正如凯克指出的,中国人的逐步扩张不可能仅仅通过诉诸军事力量来应对。

不过,一个得到有效军力支持的精心制定的战略对于防止这种扩张发展为军事冲突是必不可少的。把争端限制在非军事的范畴之内当然是有价值的。因此美国有必要针对与中国发生冲突这一不大可能发生的事件制定军事战略。这将是阻止中国侵略以及安抚我们地区盟国的一个关键环节。

还存在其他原因使这一讨论具有重要意义。正如凯克指出的。我们无法排除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由于要做最坏的打算,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正在影响我们的军购和军力结构。军事战略的缺失将使我们少一个可以用来衡量我们将要采购的昂贵武器系统价值的关键标尺。在国家财力有限的时候,把紧缺的资金拨给防务而不是国家基础设施,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影响。如果用这些国防资金购买的极其昂贵的系统不能对战略构成支持或形成持续的优势,那么这种投资甚至反而会削弱美国的国家安全。

凯克的基本观点是我们需要一项地区性战略来应对尚未演变成为冲突的中国扩张。我们当然需要一项这样的战略,五角大楼及多家智库正在研究各种选项。

这样的战略必须包括一个从属的军事战略,作为确保冲突不致升级的手段。但是军事战略只是辅助因素。地区性战略需要统一行动的外交、政治、经济和情报单元。正如凯克指出的,地区性战略应该成为讨论的焦点。但是他完全忽略了辅助性军事战略对于有效的地区性战略而言是一项绝对的必要条件。

此外,军事战略的讨论应该推动更为深入和重要的关于美国能否负担和实现我们自二战以来在亚洲海洋事务中所采取的优势战略的讨论。尽管美国显然渴望保持优势,但中国能力的上升,加上美国预算的减少和美国武器系统的日益昂贵,意味着美国决策者需要考虑保持优势是否仍然可行。如果我们负担不起,那么美国应该研究其他办法-一并且如何来执行这些办法。

最后,作为《离岸控制》一文的作者,我觉得有责任更正凯克文章中的一个事实错误。他声称,封锁战求的倡导者建议放弃第一岛链。这是错误的,因为这个地区的地理状况是离岸控制的卖点之一。 事实上,第一岛链的保卫是这项拟议的战略的必要和明确的要素。离岸控制不让中国使用第一岛链内的海域,对第一岛链予以保卫,并在该岛链之外取得优势。

本文内容于 2014/1/23 10:05:13 被hinatou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